第200章:主动效忠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镇国侯话一说完,根本不给面如死灰的柳姨娘,任何求饶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见他挥了挥手,就示意刘多山将人给撵出去。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着,柳姨娘被堵着嘴,强行拖下去后,她就知道对方从今往后是彻底失势了,已然对她再构不成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周笑笑却也不敢太过松懈。

    毕竟真正在背后,想算计她的人是镇国侯,还有苏信这个长兄,所以在府内她需要培养起自己的人手,才能羽翼渐丰,更好的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趁着今天她完全占理,而镇国侯府在嫁妆一事上,到底做的不光彩,算是亏欠了她们母女俩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说了什么话,就算逾越了镇国侯也不好和她计较的机会,立刻一脸关切的讲道:

    “难怪之前李安,对女儿诸多无礼,想来这背后也有柳姨娘授意的缘故。不过女儿一时气愤,做事也确实下手重了,现在李安被赶出了侯府,很多事情没了大管家的调度,可就显得有些乱了章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恰巧女儿院里的福禄,到是稳重妥帖,要不父亲先带在身边提点的,若他做的好就帮衬着您,料理府中事务如何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闻听这话,神色间就闪过一丝不悦,显然很不喜欢,周笑笑这明目张胆要往他身边安插自己心腹的做法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周笑笑,是一副要替他这个父亲分忧的口吻,说出的这个提议,镇国侯又不好回绝。

    所以思来想去之下,抬头瞧见恭顺站在一旁候命的刘多山,镇国侯立刻搪塞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才回府数月而已,身边难得有个稳重得力的下人,为父怎好调到自己近前差遣呢。而且这侯府内,有得是资历深的老人,就比如说刘管家就不错,而且他一直是副管家,对于府邸内外的事情也更加了解,所以为父准备晋升他为大管家,这内宅的琐碎事情,笑笑你就不用跟着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早就料到镇国侯会如此说的周笑笑,故意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之色,但随即她也没在强求,反倒话锋一转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这府中的事情,有父亲事事做主,女儿自然放心。但您忙于朝堂的事情,难免分身乏术,加上祖母身边,也没有柳姨娘能帮衬着打理后宅的事情了。所以女儿思来想去,很是担心父亲和祖母操劳过度,所以想恳请你们,将嫡母的禁足给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一两个月,可就到是除夕年关了,这府内外张灯结彩,筹备年货,后宅是一定要有人操持坐镇才成的。而且到时无论远房的亲戚,还是族中嫡出一脉的至亲,可全都会来侯府,给老祖宗请安讨个福包,一家子其乐融融的。若到时嫡母不出现,岂非要惹得旁人非议连连,这对于我侯府的清誉来讲,可不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如今,新宠在侧,对于齐氏更是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如今被周笑笑这一提醒,他也意识到,这个正室夫人,若是再禁足下去,到时除夕家宴时,确实就要被整个苏氏一族的亲戚们瞧笑话了。

    而且苏红兰当日,舍弃家门,背离双亲的事情,到底也过去一段时间了,镇国侯心里的气,也消散了不少,因此沉吟了一下后,他就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这点提醒的很好,但是你嫡母虽被禁足,却还为苏红兰那个不孝女,求情开罪个没完没了。所以不是为父狠心,而是你嫡母不知轻重,一会你代替为父走一遭,若是你嫡母不在替那个逆女了,她自然还是我侯府的正室夫人,一应的掌家诸事,当然也由她来管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你嫡母她,还不懂得收敛着些,在人前失态的话,那她还是继续禁足着算了。毕竟新入门的杨氏,别看年岁轻,却是个举止得体,落落大方的性子,本侯也不是不能抬举着她,代为打理府中事宜。”

    这杨氏就是镇国侯新纳入门的那个妾,名叫杨莺儿,具周笑笑所知,她父亲是个地方的七品县令。

    镇国侯前阵子去地方处理事务时,这杨县令便将自己的女儿送了过去,显然也是有意攀上镇国侯府的姻亲,在仕途上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所以这柳莺儿,别瞧也是个姨娘,但因为是官宦家出身的小姐,说起来可比柳姨娘的身份尊贵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柳氏都能代为掌家多年呢,柳莺儿除了入府时间短,根基未稳这一个劣势之外,若真得了镇国侯的抬举,把持内宅大权,还真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笑笑想到此处,心里不禁一沉,知道齐氏若再不振作起来,在这侯府内的地位,即便柳姨娘被她给扳倒了,仍旧是岌岌可危的。

    但是面上周笑笑却不露分毫,就很恭顺的向着镇国侯,以及老夫人福身施礼后,就退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当周笑笑眼瞧着刘多山竟然也寻了个由头,跟在从房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笑着望向对方停下了脚步,并出言询问道:

    “先要恭喜一声了,副总管晋升为大管家,刘多山我之前就跟你说过,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,还告诉你好事将近,如今看来我这话应验的到挺快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闻言,先是四下看了两眼,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后,这才恭敬的垂首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不必提醒,其实奴才虽说算不得聪明,可适才的事情,也知道是您有意成全,否则这府中的副管家不止我一人,侯爷也未必肯委以重任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虽说要对府中各院主子,全都尽心竭力,但若三小姐不弃,我刘多山却只想效忠您一人,还望您能成全。”

    能在李安不喜的情况下,稳坐副管家的位置这么些年,刘多山自然不是个蠢钝的。

    所以适才周笑笑明知福禄不可能被镇国侯允许到近前去效力,可她偏偏如此说的缘由,可不就是为了帮衬他刘多山一把,叫镇国侯话赶话的,就将大管家的头衔按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瞧过周笑笑,如何将横行府中,力压两任正室夫人的柳姨娘,都给收拾的丢盔卸甲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刘多山放眼整个侯府,他现在都觉得,即便跟着楚老夫人,或者是嫡长子的苏信,那都未必有跟着周笑笑有指望。

    对方三两句话他就做了大管家,只要忠心耿耿,他相信将来自己的路,还能走得更远,更有前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