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:中饱私囊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楚老夫人眼睁睁的瞧着,周笑笑从她手中夺了地契不算,临了还将空空如也的木盒子,原封不动的递回到了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简直叫楚老夫人觉得,她就像被人当众在脸上,打了好几个耳光似得,羞愤至极之下,眼前都阵阵发黑,踉跄间直接跌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三丫头你当真是好的很啊。既然你觉得这笔产业,你有本事自己去执掌,那祖母自然感到十分的欣慰。可前提咱们说好了,以后你如何经营老身可以不管,但绝对不能打着侯府的旗号招摇,罪臣之妹的东西,别污了我苏家的清誉。”

    沈氏这笔嫁妆,早就变成楚老夫人的私房钱了,可如今大把的金银从她的指缝里流走了,说不心疼那是假话。

    因此心里不舒坦,楚老夫人又不能真动手抢回来,自然就想嘴里逞强两句,稍稍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可偏偏周笑笑的性子,那典型就是属倔驴的,顺毛哄着什么都好说,可若真和她较真斗狠的话,那她是半步都不会退让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一瞧,本就不占道理的楚老夫人,自己做事不要个脸面,现在还不依不饶起来了。

    当即周笑笑神情不变,优哉游哉的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说的是,您放心好了,我母亲名下的这些产业,就算赔的底朝天,孙女也不会在外借着侯府的威望作威作福的。只是笑笑突然有点好奇,祖母一句一个罪臣之妹的称呼我母亲,还一副对这些嫁妆,鄙夷至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年可真是难为祖母,还肯将这些产业赚的银子收为己用。您老人家午夜梦回间想起来时,没恶心的作呕连连,还能好端端的心安理得花着这些银子,这份稳重的气度孙女可要向您老人家多学着点才行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话里讽刺的意思,可谓再明显不过了,本就是强压怒火的楚老夫人,这下气的连手中的杯子都给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苏信眼明手快先一步给拦下了,局面才没有变的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而镇国侯见此,有些头疼的立刻转移话题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嫁妆的事情,现在也算解决了,此事谁都不许再提了,否则就家法处置。另外柳姨娘这伤,究竟是怎么弄的,刘管家人到了的话,就叫他进来回话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趁着此刻,苏家人都围在楚老夫人身边,宽慰不已的时候。

    心眼本就极多,做事也一向很谨慎的周笑笑,马上压低声音对沈氏说道:

    ”母亲您快瞧瞧,这些地契的数量可都对。一晃十七年了,您当年陪嫁的珠宝首饰,确实寻不回了。但那都是小钱,这些地契才是最值钱的东西,祖母她连倚老卖老都做得出来,谁知道她会不会将其中,地段最好的铺子给私吞留下来,那咱们可就赔了,事后想再讨要都很难。”

    沈氏性格宽厚,可没这么多弯弯绕的心思,被周笑笑这一提醒,她才了然的连连点头,赶紧查验起了地契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暗中检查不要紧,沈氏还真发现了端倪,足足来回数了三回,她眉头紧锁的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还是你这孩子缜密,亏得你祖母也是侯府的老夫人,竟然真暗中做手脚,将我昔日嫁妆里,最大的一个庄子,外加最赚钱的一所银楼,一处客栈的地契给抽走了,根本就不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本来周笑笑也是抱着万事多个心眼准没错的想法,这才叫沈氏,将地契清点一遍的。

    可其实周笑笑心里,没觉得堂堂一个侯府的老夫人,又不愁吃穿的,应该不至于在地契上动手脚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听完沈氏的话,周笑笑就算不信,也不得不感慨一句,这位祖母还真挺贪财的。

    眼珠滴溜溜转了两圈,计上心来的周笑笑,就立刻来到楚老夫人身边,笑呵呵的恭敬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您息怒,孙女自小在乡野长大,嘴笨不会说话,若惹您生气了,孙女在这给您赔不是了。要不您看这样好不好,适才我听母亲说啊,这嫁妆里的产业,不是有一家银楼嘛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我就派人出府吩咐下去,叫银楼给您打造出一副精致端庄的首饰。都用最上成的珠宝加以点缀,算是孙女年关除夕,提前送您的贺礼了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今时今日的地位,其实她不缺金银,如此生气,还是因为觉得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如今周笑笑都亲自道歉了,当着镇国侯的面,楚老夫人也不好闹得家宅不宁的,那岂非显得她这个做长辈的太没肚量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楚老夫人,哪怕心里一百个不待见周笑笑,此刻却只能摆摆手,语气缓和不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算了,老身总是说,儿孙自有儿孙福,可事到临头呢,还是忍不住替你们这些小辈费心思量着。不过既然三丫头你有孝心,不想祖母过于操劳,一定要自己去管沈氏给你的那些私产,那老身我也就不便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老夫人忽然露出迷茫之色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三丫头你记错了吧,沈氏的嫁妆里,有两处庄子,三处粮铺,一个绸缎庄外加一个当铺,其余的就是些房子别苑的地契了,可这里面却无什么银楼啊。再说老身也不缺珠宝首饰那些身外之物,你就不用费心送来我跟前了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现在,真是巴不得,一辈子都别再瞧见周笑笑才好了,否则她觉得自己早晚得被活活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瞧着楚老夫人的神色,似乎确实不知晓那银楼地契。

    反倒是再旁扶着她的柳姨娘,却突然紧张的连声咳嗽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多精明的一个人,马上就意识到了这里面微妙的关系,就见她突然轻笑间,试探的说道:

    “怎会没有银楼呢,这些地契可是我母亲的嫁妆,每一样她都记得清清楚楚。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处客栈,并且庄子也不是两处,而是三处才对。可祖母代为保管了这些产业十七年,对此竟然浑然不知。那另外三张地契哪里去了呢,孙女可就想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听母亲说起过,当年将这些东西从她手中拿走的可不正是柳姨娘,莫非是姨娘一个不小心弄丢了,又或者是一时眼热中饱私囊,那你的胆子未免就太大了,竟然敢在祖母眼皮子底下耍花招。平日瞧你称呼我祖母一口一个姨母的,原来利益面前,柳姨娘也是只顾自己,旁的都顾不得了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