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:撞昏在地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柳姨娘那言语里,恐吓的意思,简直是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可对此周笑笑却不屑的冲着她一笑,颇为愉悦惬意的眯着眼说道:

    “我周笑笑不懂得什么是做事留后手,我只知道谁敢惹到我,那我必千百倍的奉还。而且柳姨娘与其有时间,在这里虚张声势的落下狠话,还不如赶紧回去将伤势好好的包扎下呢。毕竟在我看来,只有无用的人,才嘴里喊两句狠话,试图寻求片刻的痛快,可实际呢你却连我一根头发丝都没本事伤到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柳姨娘我若没记错,你今年也不小了吧,貌似比嫡母年纪还要大上几岁。说起来我可真是替你忧愁的很呢。你说说这腰上的伤势,好了又裂开最是容易落疤,你本就快要年老色衰了,到时又一身的疤痕难以去掉,你说说我父亲还能愿意去你的翠薇院几回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打人莫打脸,可周笑笑偏偏句句话,都直戳柳姨娘的心中痛楚。

    她虽然未动手,可却将对方的脸,当真是打的响亮至极。因此就见得柳姨娘被气得脸都白了,伸手指着周笑笑,愣是浑身直打哆嗦,可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周笑笑瞧着她那,还不肯服软的样子,当即也不客气,优哉游哉的继续戏虐道:

    “作为妾室,若失了宠爱,我真是替你的前路担忧不已呢。真不知道柳姨娘,你如今的张狂,甚至敢对我这个嫡出不敬的态度,究竟能撑到及时,又还有几年的风光可享。”

    气到说不出来的柳姨娘,她最在意的就是在侯府内的荣华,因此周笑笑这最后几句话,对她的打击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彻底失态之下,柳姨娘竟然什么规矩都给抛到脑后了,双手向前一伸,竟然对着周笑笑的脖子就要掐去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,哪里是个吃亏的性子,早就瞧着柳姨娘处于失态的边缘了,她便防着对方这一手呢。

    因此身形猛然向后退去,周笑笑不但轻松的躲开了柳姨娘伸来的手,临了还从容不迫的一伸脚,向着对方就使了个绊子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,气的都快发了疯的柳姨娘,一击没得手,就想着冲上前去,索性和周笑笑拼命,至于事后会不会因为尊卑不分而被重责,她浑然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但是人越是失态,就越是容易冲动不够冷静,所以完全就没注意到,脚下是个什么情况的柳姨娘,结结实实的被周笑笑给绊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结果就见柳姨娘,人没打到,自己到先站立不稳的飞了出去,她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,头就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地上,当即便人事不省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笑笑见此,那是强忍住才没笑出声来,并且马上对着柳姨娘的贴身侍婢吩咐道:

    “凝语,凝诗,还不赶紧扶着你们家姨娘回去,等她苏醒了,就说是我周笑笑告诉她的。以后没事啊,就在翠薇院养她的伤吧,别老出来瞎晃悠,平白无故的丢人现眼,也不怕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凝语,凝诗,适才在旁瞧得,那叫一个心惊胆战,更是都快被周笑笑给吓破胆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俩侍婢,没一个敢替柳姨娘鸣不平的,扶起自家这位主子,甚至连周妈妈都顾不得了,狼狈而逃的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命福禄,去账房将三百两子取来后,她便领着众人,向着金香院折返而回。

    而始终没有言语的吕青钰,这会激动得眼睛都亮晶晶的,更是难掩兴奋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简直太厉害了,要不是你早就嘱咐过,叫我千万别掺和,以免给相府惹来非议的话,姐姐我都差点大笑出声了呢。毕竟那个李安,还有柳姨娘适才可张狂得不了的,可现在呢一个被打断了腿,另外一个也是昏迷着被扶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这侯府由上至下都不厚待你,可笑笑你偏偏就能过的顺风顺水的,你这整治人的手段,当真是叫姐姐我大开眼界了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有些诧异的一挑眉问道:

    “我还担心,姐姐瞧过我如何对付这些人后,或多或少会觉得妹妹手段狠辣,铁石心肠,就此与我疏远了呢,如此看来到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先是一愣,接着就笑嘻嘻的上前,一下挽住了周笑笑的手腕,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道: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胡话呢,旁人不理解你,可我吕青钰打小,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,是在我小姑姑瑶贵妃身边长大的。这宫里妃嫔多,是非自然就多,包括我小姑姑在内,为了固宠,也为了稳住在宫里的地位不被动摇,哪一个不是费尽心机,若是没有些手段,真是怎么被人害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颇为感慨的吕青钰,不禁摇头晃脑的叹口气又说道:

    “你别瞧着姐姐我,大大咧咧的好像终日里,也没个烦心事是的。其实这是因为我看得开,一想等到将来,我必然也有一日要嫁入显赫之家,到时这内宅大院,女人间的勾心斗角是少不了的。眼下能多得几年轻松惬意的日子,姐姐只是不愿想那么多,更想多珍惜眼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并不代表,我不知道那些明争暗斗的事情。毕竟你姐姐我,再不济也是相府嫡出啊,这些东西老早就有人教的,所以笑笑你要立威,才能在侯府站稳脚,不被人轻视,这些做的一点都没有错。若真被人欺负了,还要一味的隐忍,换来的可不是化干戈为玉帛,往往是变本加厉的刁难,所以我岂会觉得你狠毒,更不会与你这个好妹妹疏远。”

    因为都是世家女的身份,周笑笑的这份不容易,吕青钰纵使是被娇宠长大的,但也十分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结伴回了金香院,正好撞见楚老夫人身边的岚霜姑姑,正领着沈氏向着院门外走来。

    眼见这一幕,周笑笑立刻迎了上去,一把将沈氏护在了身后,她就颇为警惕的说道:

    “岚霜姑姑不伺候在祖母身边,今儿个怎么有时间,前来我这小小的金香院了。而且您寻我母亲作甚,她身体一向不好,现在下着雪更是不能着凉的。青钰姐姐劳烦你扶着我母亲回院,至于姑姑这边有什么事情,只管同我说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