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:打断狗腿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沈氏这嫁妆的事情,也算是十七年前的旧事了。

    当时也不过十来岁的苏信,苏茂兄弟俩,也是听完镇国侯一番话,才知道楚老夫人竟然牵扯其中,如此一来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情到确实难办了。

    不过苏茂到是个忠正的性子,因此马上说道:

    “当年母亲生下我和长姐,就撒手而寰了,但到底不是沈夫人亲手加害的,并且儿子记得很清楚,沈氏入了侯府,对我们这些寄养在身边的子女,都很疼爱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祖母是长辈,可儿子还是想说句公道话,这沈家一失势,就逐沈夫人离府,这已然是咱们镇国侯府对不住人家了,结果嫁妆还被祖母夺走霸占了整整十七年。现在三妹来讨要本就属于她生母的东西,父亲你应该成全的。将心比心,若此事您视而不见,换成儿子我也会对您心存埋怨,对家门失望至极的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不满的瞪了苏茂一眼,出言训斥道:

    “你祖母的事情,也是你一个做小辈的能议论的事情吗。还不赶紧给为父住嘴,当真是越发没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一瞧镇国侯这态度,已然还是不肯给周笑笑出头做主的,苏信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利弊后,叹了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二弟一向说话直来直去的,父亲就算训斥了,他又改不掉,您何苦白白生这番闲气。不过要儿子我说的话,就因为二弟心思简单,所以他的话才恰恰最能反应出,三妹的真实想法,恐怕父亲的迟疑,已然叫她极为埋怨了。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父亲向来教导儿子们,为了家族的利益,不但要有果决与坚韧,关键的时刻,更要有舍弃的魄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镇国侯府,儿子甚至随时都能牺牲掉自己,因此我希望父亲您再好好的想一想,究竟是违逆祖母一次,被她老人家怒骂不孝来的糟糕。还是彻底叫三妹的心背离侯府,甚至将来与我们这些,本就不是自小陪伴在她身边的至亲,彻底反目成仇,埋下祸端更为棘手。想来儿子不用再多说,父亲心里也有思量了吧。”

    若说在这侯府内,谁的话是叫镇国侯最能听进去的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是作为生母的楚老夫人,更不会是第三任续弦正妻的齐氏,恰恰就是苏信,这个被镇国侯极为期许,自小亲自带在身边教导长大的嫡长子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本来左右为难的镇国侯,当即用手一拍桌子,站起身来说道:

    “信儿说的在理,为父承认对于你三妹,本侯总是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感受,甚至觉得为了府内和睦,她受些委屈也不打紧。但是眼下笑笑与太子这层关系,我们确实不能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为父这就动身,去宜安院寻你祖母将沈氏嫁妆的事情说清楚。至少在态度上,本侯确实要成为一个慈父,改变笑笑对我颇为根深蒂固的成见,将父女关系修缮和睦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这边,出于利益局势的考虑,相来不待见周笑笑的他,到是第一次为了这个三女儿奔走忙碌起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对于镇国侯,必然会出手,为她撑腰做主的这件事情,还是有上七八成把握的周笑笑,她其实把嫁妆的事情甩给这位父亲后,都懒得再去费心思量了。

    毕竟此刻,她重新回到账房,还有笔账,准备和李安好好的算一算呢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周笑笑的来者不善,浑然还没察觉到大事不妙的李安,当他得知这位三小姐,竟然去而复返了。

    当即还觉得,又有机会好好羞辱周笑笑一番的李安,他竟然忙不迭的自己往前凑的还从账房大门内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您怎么又来了,莫非是得了柳姨娘的允许,可是奴才这边怎么没被只会一声呢。不是奴才要以下犯上,若是没有当家做主之人的首肯,三小姐还是请回吧,账房重地闲杂人等也不好随便进进出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这话,到不是说想提防着三小姐,您是府中的主子,李安我自不敢多说什么。可是您身边的下人,保不齐哪个手脚不干净的,到时再顺手牵羊拿个十几二十两的,真出了亏空,还不是得我担着责任,因此为了避嫌您不能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李安就给了周笑笑好大一个难堪,账房内的伙计们,那是各个瞧得真切。

    眼下一瞧李安这回,竟然连门都不打算叫周笑笑进了,立刻伙计账房们,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瞧热闹的同时。

    更是有人暗笑的打趣说着,这回周笑笑是不是难堪到,都得被欺负的哭着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周笑笑冷冷的看了李安一眼后,下一刻她骤然挥手就是一记巴掌,干净利落的打在了对方的脸上,那声音真叫一个清脆响亮。

    这一幕是所有账房内的伙计,都没有想到的,有人惊呆的嘴巴大张着,有的手里的算盘也落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还有之前暗中讥笑,说着风凉话的,更是连连心虚的后退,就怕周笑笑听到,一会来同他们算账,这当众若也挨上一记大嘴巴,这以后哪里还有脸在府内当差。

    伙计们尚且嫌挨嘴巴丢人,那就更别提李安了,就见他捂着脸,神情充满憎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什么意思,就因为奴才不给你预支银子,您现在是恼羞成怒了不成。可我李安也是按着规矩办事,您凭什么打我,奴才再不济也是府里的大管家,我要去侯爷面前评理,您就算是主子,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。”

    李安话一说完,捂着脸就要去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却秀眉一挑,当即扬声说道:

    “来人啊,给我打断这奴才的狗腿,借着手里那点管事的权利,三翻四次刁难我这个府中的嫡出小姐不说,现在还想搬弄是非,叨扰我父亲的清静简直可恶。想去告状成啊,但若不凄惨点,如何能叫人对你生出侧忍之心呢,所以我周笑笑成全你,废了你一条腿,也好叫你在父亲面前将可怜的模样,演的更加绘声绘色。”

    随着周笑笑话音一落,这次来账房,福宝可是跑着回了金香院,将一众做杂务的小厮全给调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福禄的领头下,五六个小厮一拥而上,李安还没反应过来呢,人就被按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再瞧福宝,此刻也将一直掩在身手,足有半米来长,手腕一般粗细的木棍子,当即抡起向着李安被死死扯住的右腿,铆足力气的打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