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:伸手借钱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这手里没银子,万事都难办的滋味可是很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所以柳姨娘和李安的心思是一样的,都觉得周笑笑求到他们面前来了,就算讥讽两句,对方也只会忍着听着,但因为有求于人,根本就不好翻脸。

    可是柳姨娘哪里能想得到,周笑笑不但翻了脸,竟然还敢咒她会有报应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言语刁难,但看在周笑笑是府中嫡女的份上,也不想将事闹大的柳姨娘,她本意是再讥讽吓唬两句,出口心中恶气,五十两银子罢了,九牛一毛给了金香院她就当打发叫花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,被气得心口都隐隐发疼的柳姨娘,她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生母当年,害的侯府跟着她这个罪臣之妹丢人现眼。而且她在府中白吃白住那么多年,临了叫她拿出些嫁妆,再被休弃前,孝敬老夫人这位婆婆,那也是她应尽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替沈氏鸣不平,那就和老夫人说去啊,我柳琳琅又没花到沈家的钱,我凭什么给你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被气得不轻,这嗓门也骤然拔高,而周笑笑闻言,二话不说,只是包含深意的瞧着她笑了下,而后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出了房门,眼瞧着翠薇院内,就连扫雪的粗使丫环,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瞧着她。

    周笑笑仍旧没有言语,低着个头,快步走出了翠薇院。

    眼瞧着四下再无旁人了,假扮成松果的吕青钰,也不知那脸蛋是冻的,还是被气得竟然都通红一片了,她更是气鼓鼓的踢着地上积雪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区区五十两银子,笑笑你这都被刁难上第二回了,若再这般忍气吞声下去,你受得住,我都要被活活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回转过身,苦笑不已的拉住吕青钰的手说道:

    “好姐姐我知道你是心疼妹妹,但是我与你不同,在这侯府内,我想做成些事情,就必须步步为营,循循渐进,稍有不慎就得把自己给折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吧,这些人给我的委屈,很快我就会一一找补回来了,而且接下来我可就要请你看出好戏了,保证叫你同我一样,好好出了这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段,吕青钰就知道,周笑笑这是要反击了,忙不迭的点点头,她就赶紧跟在对方身后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回,周笑笑却未按柳姨娘的话,去寻楚老夫人,反倒是直接来了镇国侯的茂德院。

    等到她叫院内的小厮去通禀过后,得到了镇国侯的首肯,允许进去请安时,她就领着竹心和吕青钰直接进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书房,瞧见苏信和苏茂,兄弟二人也在。

    向着镇国侯还有这两位兄长,都见过礼后,周笑笑就欲言又止的站在那,好半响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周笑笑虽未说话,可那满脸都写着愁容的样子,镇国侯又岂会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月余来,楚亦宣这位太子,虽然陪着顺帝冬巡祭拜天地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竟叫苏茂亲自回来,给周笑笑送了地方的特产小食,以及讨巧精艺的把玩小件,这份记挂的心思,任谁都是瞧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越发觉得周笑笑这个女儿,必然能嫁入太子府光耀门楣,因此镇国侯露出些许笑容,和颜悦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请过安后,却不肯离开,可是有何事要对为父说啊。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苏茂,这会也凑起热闹来了,故意打趣的说道: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,三妹一定是知道我今天要启程,赶赴回太子身边随行护卫,所以你是有什么书信物件,要我转而交给殿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妹妹若真是如此,你也不用难为情,毕竟太子早就有交代了,为了顾全你的闺名,不给你惹来非议,所以才叫我给你送东西回来。如此旁人只当我是奉命回帝都办事,出入侯府更无人会起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府中除了父亲和大哥之外,旁人都不知道太子给你送东西的事情。二哥会替你们保密,把这个传信的苦差事做好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闻言,只是摇了摇头,就垂下了眼帘,竟然一副要哭出来的委屈样子。

    还是苏信心思缜密,马上察觉到不对劲了,更是上前关切的皱眉询问道:

    “别听你二哥胡闹,笑笑你做的对,身为我侯府的嫡出千金,就该有着女儿家的矜持怎能私下给太子回信呢。而且凭你的出身,加上为兄还有父亲从旁的助力,三妹你成为太子妃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太子妃的位置,不知被多少双眼睛盯着呢,太子殿下是真将你放在心里关心着。为了叫你免于被针对,一番心意都是叫苏茂悄然带回来送你。不过三妹你的锦绣婚缘就在眼前,为何你却郁郁寡欢,究竟出了何事,既然你都来寻父亲了,就说出来吧,如此我们这些至亲才能帮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适才周笑笑不言语,就是在努力的酝酿眼泪呢。

    低着头死劲眨了眨眼睛,又用指尖往掌心里狠劲一刺,吃痛下总算有点泪眼朦胧的周笑笑,抬起头抽泣间说道:

    “多谢长兄的关心,只是妹妹这次前来,实则是想向父亲借些银两的。可这话我委实难以开口,这才楞在原地,有些难以启齿。”

    任谁也没想到,弄了半天,这周笑笑竟然是伸手来管镇国侯借钱的。

    苏茂性子最直来直去,马上费解的挠挠头说道:

    “三妹你终日在府中,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吧,更何况每月不是还有月银能领,怎的你却如此囊中羞涩,还要特意管父亲借银子。再不济你去账房支些就是了,难道你所需数额很大,必须父亲点头同意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将眼角的泪,擦了擦后,就一脸委屈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二哥你有所不知,祖母亲自下的吩咐,说我母亲并非侯府的人了,暂住已然是开了天大的恩典。所以一应的补品,珍贵的药材,是不许走账房银子的。所以这数月以来,我都是从自己的份额里省下银子贴补母亲将养身体。但之前宁贵妃设宴募捐,委实一次性花的太多,这才周转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也和二哥想的一样,想去账房先将年关贴补各院的银子预支来用。可是我先是求了李总管,接着他又推脱说叫我去寻柳姨娘,结果五十两银子罢了,他们两个左推右拖,还给了女儿很多数落的话听,但这银子就是不肯批下来给我,无奈之下我也只能来寻父亲借钱过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