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:预支月银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等到吕青钰不住的点着头,认真的将周笑笑的一番附耳低语,听了个清楚明白后。

    就见吕青钰眼睛都越发的亮晶晶起来了,更是由衷的感叹道: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原来干娘的家底,竟然这般的殷实,可你们娘俩日子却过得如此紧紧巴巴的,说起来镇国侯府苏家人,当真是过分的令人发指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你放心好了,姐姐自然会帮你这个忙,将属于你和干娘的东西给夺回来的。那你且先等等,我这就去换换行头,省的露馅再坏了你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瞧着吕青钰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周笑笑也站起身,掩嘴轻笑间说道:

    “那成,姐姐去准备着吧,至于妹妹呢,我就先领着竹心往账房去了,你一会由福禄福宝引着,去寻我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和吕青钰约定好后,周笑笑就撑起伞,挡着落下的雪花,稍许后就来到了账房处。

    正在前堂打着算盘,核对这个月府中各项支出银子,是否都能与账册对上的刘多山,眼瞧周笑笑竟然来了。

    当即他赶紧放下算盘,快步迎上前来,躬身见礼后惊讶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,这雪天难行的,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,若真有何事,派院内的竹心姑娘来交代一声也就是了,我等必帮您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一瞧竟然是刘多山,周笑笑不禁客气的颔首间,有些难为的说道:

    “打扰刘管家算账了,怎么没瞧见李安呢,其实我今天来啊,还真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们账房这边了。这不是年关将近了嘛,我初回侯府还不到半年,这手里头也没别院那般,都积攒下不少的银子,所以为了能过个好年,我想提前将除夕时,府中贴补各院的那五十两纹银先行预支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也好叫竹心,福宝他们,出府去采办些年货。到底府中团圆饭是一回事,这各院每年我听说主仆间也是有小聚的,还要发除夕福包图个吉利,我若手头连打赏的钱都拿不出来,那岂非要叫人瞧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听完,那是连连点头,也知道周笑笑这位才回侯府的三小姐,确实很多事情上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但是犹豫了一下,刘多山就有些为难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按理来讲,这各院的主子,只要亲自前来账房,预支些银子那自然是可以的。但此事奴才却做不了主,必须李大管家亲自盖章同意了,我们下面的人才能把银子拿给您,这是以防各院养成骄奢之气,必须每笔支出都得记录的清清楚楚,此乃咱们镇国侯府祖辈上就定下来的规矩。即便是老夫人,夫人来预支银子,也是要走这个过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,奴才就再多句嘴,之前在侯爷的茂德院内,您和李管家多有不睦,甚至还打了他嘴巴的事情,小的至今历历在目。所以三小姐如今,也算求到李安那厮的面前了,我就担心他会借机刁难。要不三小姐,奴才再不济也在府里做了这么多年的副管家了,手里还是有五十两银子能拿出来的,您要不嫌弃,小的私下里先给您用着,等您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,再还给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刘多山到是一番好意,免她受小人羞辱,可是周笑笑转念一想,她这手头能用的银子,竟然连府中一个副管家都不如了。

    遥想过去她再不济,也素有大云第一皇商之称,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。

    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镇国侯府的三小姐,反倒要靠四周被人接济度日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周笑笑这心里,还真是苦笑连连,觉得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这风水轮流转,到真是应了这句老话了。

    但是面上周笑笑到是相谢的笑了下,而后就客气的回绝道:

    “刘管家你的好意,我就心领了,还是带我去见李安吧。毕竟你兢兢业业在府中做事,积攒些银子也不容易。更何况有些事情,若不见到这个李安,还真就难办下去了,不过你的这份好意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,我这个在府中,并不受待见的主子,你却没有丝毫怠慢,反倒肯在我有难处时,伸手帮衬一把。我周笑笑向来有恩必报,刘管家你就等着好消息吧,而且我相信这好事临门,也就是这一两日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周笑笑,这番话究竟是何意,但刘多山眼瞧她坚持要见李安,也只能将她向着内堂领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挑帘一进了内堂,周笑笑就瞧见,和外堂几个账房先生,外加两个副管家,忙的热火朝天的景象完全不同的是,作为大管家的李安,正无比惬意的嘴里哼哼着戏文,偶尔举起小茶壶,喝上两口茶水润润嗓子,别提多悠哉惬意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安感觉到有人进来了,他就有些不悦的睁开了眯着的双眼,当瞧见站在面前的人,竟然是周笑笑时。

    这李安下意识的,就将脸用手给捂上了,显然是上次挨了的教训,叫他记忆犹新到现在呢。

    周笑笑虽然瞧着李安那模样,心里暗笑连连,可面上却很可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李管家真是不好意思,我没知会一声就直接过来了,搅扰了你的雅兴吧。其实我这次来也没别的事,你不用这般紧张,我就是想预支些银子,还望你行个方便,帮我往写明预支数额的纸上盖个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安马上将手从脸上移开了,更是没个尊卑的,自行再次落座后,笑呵呵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三小姐今天,怎么不端着主子的架子了,原来是有事相求到我这个奴才这里了。可是真是要叫您失望了,虽说这印章啊确实归我保管着,但那也不是您一句话,这账房的银子,就能予取予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侯府家大业大的,哪里不需要银子使唤,将来若就因为这五十两填补不上,耽搁了正事,侯爷质问下来,挨罚受骂的还得是我李安。”

    李安这话不但说得难听,为了故意叫周笑笑没脸,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这位侯府的嫡出三小姐,竟然连区区五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,还得来账房预支,求到他这个大管家的面前。

    所以李安这话,喊的那叫一个大声,就连前堂忙着的下人,也都听得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有些胆子大,爱凑热闹的,更是忍不住,都往内堂这边,伸长了脖子,张望个不停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