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:接济度日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金香院的情况,就算竹心不说,周笑笑又岂会心里没数。

    就见她不愿浪费的,立刻将燕窝羹吃完后,却仍旧神情轻松,还笑得出来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这边少些滋补品不打紧,关键是母亲身体不好,这银耳燕窝,红枣人参的却是决不能断了吃的。所以竹心你叫福宝亲自走一趟,去相府替我约青钰小姐前来,就说今年初降瑞雪,我要与她一起赏玩,随便请她看出好戏瞧瞧。”

    竹心福身应下,可转身要出去时,却不料又被周笑笑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竹心,你再多嘱咐福宝一句,见到青钰姐姐后,告诉她帮我从相府内,务必多带来一些上好的补品。像什么鹿茸人参,当归首乌,还有银耳血燕的,最好这这些东西,算在一起银子能超过两千两,此事很是重要,千万别出纰漏。”

    这下竹心,到没应下立刻去办,反倒一脸难为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觉得这样不妥吧,就算青钰小姐待您,确实视若亲妹妹般,每次过府小聚,也是大包小包的带了一堆的东西。可恕奴婢多句嘴,人家自己带东西来是一回事,咱们张嘴主动去讨,这未免也太”

    竹心这话有些说不下去了,可周笑笑却没恼,反倒神情自若的笑着接话道:

    “也太什么,竹心你是想说,我如此做也太不知深浅,会遭人厌恶,觉得我占人便宜,半点分寸都没有,你是想说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竹心唯恐惹得周笑笑不悦,可是她那直来直去的性子,仍旧是忍不住点了点头,显然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眼瞧竹心那点完头,吓得双眼紧闭,都不敢看向她的样子,周笑笑忍不住,掩嘴直接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竹心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,你能如此规劝,也是一心为了我好。其实你作为我近前伺候的,就是该有这种敢说话,敢指证错处,并加以劝谏的忠正之心。若连你都一味的奉承,只懂得讨好,反倒算不得忠心耿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竹心,按我吩咐的去办吧,我此举可并非为了占人便宜,而是另有深意,稍后你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就算竹心满腹的疑惑,实在想不出一堆珍贵的药材,还有滋补品,除了拿来炖着吃,还能另有什么用处呢。

    可是竹心最终还是将周笑笑的话,原原本本的转达给了福宝。

    所以大约一个时辰后,福宝就将吕青钰给请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叫周笑笑没想到的是,吕青钰不但给她带来了许多上等的药材补品之外,竟然还拿来了许多的绫罗绸缎,甚至还有很多的木炭。

    眼瞧这一幕,周笑笑愣了下后,哭笑不得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姐姐你这是作甚,我只是寻你先拿些补品应急,给母亲调理身子罢了。可你到好,真觉得妹妹穷的都要揭不开锅了,需要你接济度日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连冬日取暖的木炭都帮我一并带来了,你是担心我在侯府内,被苛待到挨冷受冻不成,那些奴才还没这么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冒雪而来的吕青钰,虽然穿的很厚实,还披了个雪兔皮的斗篷御寒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冻得一进屋,就连连打了好几个寒颤,直到喝了半杯热茶后,这才觉得暖和了不少,并且马上关心备至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一听福宝说啊,你这院里连补品都快没得用了,姐姐我就想啊,这侯府那帮子人,是不是又难为你了。眼下年关将至,你们院里从主子到奴才,那也得添新衣备年货,否则除夕年夜,还要紧紧巴巴的过吗,那未免也太委屈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我也不知道,你这金香院还缺什么,就想到什么便给你都带来了。还有那木炭,是上好的菊花碳,我怕你们侯府的奴才,拿浓烟呛人的杂碳糊弄你,入冬最离不得的就是炭火了,我当然要给你多带来些好的。笑笑你还缺什么,只管和姐姐我说就是了,我下回来瞧你时,一并都给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正在那掰着手指头,小脑袋晃来晃去的想着,还能给周笑笑,下次带点什么东西过来呢。

    而再瞧周笑笑此刻,望着这个义结金兰的好姐姐,她心里只觉自己何其幸运,毕竟人活一世,能寻得一两个,真心值得相交的人,其实并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并且瞧一个人是不是真心待你,不是在于你们能不能相处得来,也不在于平日里有没有走动的频繁,而是在你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,对方又为你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不禁上前握住吕青钰的手,满含笑意的好奇问道:

    “青钰姐姐,我今天可是直接开口管你讨要东西,连我身边的竹心,都觉得我这是在占你便宜,认为我行事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姐姐似乎没有丝毫埋怨不满的情绪,我知道这些东西相府不缺,但你就当真不问问,妹妹我为何要如此做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闻言,愣了一下后,理所当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说什么傻话呢,咱们可是义结金兰的好姐妹,我又比你年长一岁,你这个做妹妹有事开口相求了,我自然是要尽力帮忙的,怎么会觉得你是占我便宜呢。而且你的性子,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,素日里就不是个爱麻烦人的,所以不是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,你不会和我开这个口的。而且笑笑你也知道,我打小生母走的就早,来了侯府几次后呢,我是真将你的母亲,视若我自己的娘亲看待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想到干娘还亲自下厨,给我做好吃的家常菜,对我嘘寒问暖,瞧着我喜欢你腰间佩戴的荷包,就马上连夜不顾身体欠安,给我也绣了一个出来,笑笑你都不知道我感动的回到相府,拿着荷包还哭了一场呢。所以这些补品啊,就当我给干娘尽孝心了,你若再同我客气下去,姐姐才是真的要生气了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知道吕青钰是个性情中人,凡事大大咧咧的,和她一直客气下去,对方反倒要觉得别扭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心意我全收下了,但若白占了你的便宜,那我成什么人了,你放心好了,我一会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姐姐要帮我个小忙,而且福宝也告诉你也了吧,我要请姐姐看出好戏呢,只要今天这出大戏真热热闹闹的唱起来了,银钱上的事情我就再也不会囊中羞涩了。姐姐你且附耳过来,妹妹说于你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