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:入不敷出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有福宝拦着,杨子贡就算想继续纠缠下去,也再难凑近周笑笑分毫。

    而送齐氏回了锦宁院后,嘱咐人好好照看着她,周笑笑便也回到了自己的金香院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时分,沈氏跟着岚霜姑姑等人,第二波从凌云观内回到了侯府,母女俩眼瞧彼此都无碍,到也算是安心下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出了苏红兰的事情,侯府从上到下,谁都知道镇国侯这段时间火气大,因此各房各院,就算谁有些小心思,也不敢在此刻犯了忌讳,唯恐落得个严惩不贷的下场。

    因此一晃,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,随着深秋渐去,严冬来临,当迎来今年的第一场小雪纷飞时,周笑笑倚在窗边,将手伸了出去,望着洁白的雪花,在她的掌心上渐渐的消融,她忍不住轻咳两声,但却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毕竟一晃从她上辈子身死,这都过去多少年了,她竟然还有机会,亲手去碰一碰霜雪,这种感觉不真切到,甚至让周笑笑觉得她就像在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恰巧此时,端着银耳燕窝羹走进来的竹心,算是将周笑笑这推开窗子,贪恋雪色的一幕,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就见竹心脸上立刻闪过焦急之色,将燕窝羹往桌子上一放,她就赶紧将窗户给关上了,并且一脸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,您前两日着了风寒,到现在才转好些,这冷风可是吹不得的啊。才多一会没盯住您,小姐就又不顾及身子了,奴婢给您熬的燕窝羹,趁热快喝了吧,多滋补着身体才好的快。”

    窗子一落,外面的雪是欣赏不成了,周笑笑苦笑一声,来到桌边坐下后,就打趣的说道:

    “竹心,这还没过年关长上一岁呢,你怎的到越发絮叨起来了,就和府中那些姑姑似得。这般的老气横秋,你也不怕将来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竹心臊得脸都红了,更是用手指搅着帕子难为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,你就知道打趣奴婢,我是个逃婚偷跑出来的女子,这辈子都没想过能再嫁个好人家了。只要您别嫌弃奴婢笨手笨脚的,我愿意一辈子伺候在您身边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吃了口燕窝的她,不免秀眉微微一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竟说胡话,你年岁与我相仿,年纪轻轻的难道就想孤独终老了。更何况你当我瞧不出来,福禄为人本分忠厚,对着院里的丫环,全都分外的避嫌,多说两句话都会脸红不已呢。但是唯独对你,不但事事上心,前两日我可听松果说了,他还给你买了个银簪子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像福禄这种本分人,除非是真的把你喜欢到心眼里去了,否则绝对做不出这样体贴讨好的事情,我瞧着他到不错,也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人,但就不知竹心你是何意了。若你也有意,我自然是乐见其成的,若竹心你没这个心思也不防直言告诉我,到时我替你回绝了福禄,也好不耽误你们彼此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不喜欢被人摆布,同理对待身边人,她也不愿将自己的想法,强加到对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挺看好福禄的,她也暗中答应了福宝替他兄长,和竹心将话挑明了说,看看她是何心意。

    但最终要不要选择福禄,周笑笑却不会替竹心做主,还是随着她自己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再瞧竹心,此刻是更加难为情了,但是周笑笑又一直等着她回话呢,因此犹豫了一会,她就声细如蚊的羞涩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其实福禄大哥挺好的,就像小姐说的,他本分肯干,也从来不会投机取巧,若真能和他在一起过日子,必然是很踏实顺心的。但是小姐你也知道,我之前有过一些不堪的往事,我是怕福禄他现在瞧着我好,将来越想越别扭就该嫌弃我了,那到时我可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奴婢心里,总怕之前那个大户人家,早晚有一日会寻到我,到时逼着我回去成婚,那我如何对得起福禄大哥。所以小姐你还是叫我待在府中吧,除了在你身边我觉得安心外,其实奴婢甚至有的时候,连侯府的大门都不想出,就怕在街上遇到熟悉的乡亲,泄露了行踪,被家里人纠缠不休,再把我带回去卖给哪户人家换钱使。”

    眼瞧竹心说着说着,这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了,周笑笑赶紧放在燕窝羹,安慰的规劝道:

    “好了竹心,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,再说了你把我这个做主子的,想得也太无用了吧。我再不济也是镇国侯府的三小姐,区区你那些凉薄亲人,还有之前逼你下嫁的那户富甲之家,我借他们十个胆子,哪一个又敢来我侯府强行掳人。若连你这身边服侍的人,我都护不住,那我周笑笑在这侯府里,早就被人欺辱的憋屈死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拍了下竹心的手臂,轻快愉悦的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你的心思啊,我也算是知晓了,既然对福禄你也有意,以后就别想着有的没的吓唬自己,该走的近些,就互相了解着。等哪一天啊,你们觉得时机到了,真想清楚要在一起了,随时来告诉我,到时我必然给竹心你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,让你风风光光的做回真正的新娘子,将你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疼她的这份心意,竹心岂会不晓得,可是她不免有些苦涩的笑了下,满脸担忧的说道:

    “嫁妆不嫁妆的,奴婢不敢奢求,而且小姐我也不想你为了奴婢破费银子。之前宁贵妃那次相邀,咱们金香院的银子基本都捐出去了。如今咱们院里,都快入不敷出了,账房那边向来燕窝银耳这些好东西,只算您这一人份的,大夫人掌家那会到是私底下会连咱们夫人的也备好。但现在大夫人被禁足锦宁院,掌家的换成了老夫人,这待遇自然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咱们院里的吃穿用度,很多都得自己拿银子贴补,就说今天这银耳燕窝吧,用的也是碎银耳,燕窝也远不比府中账房送来的好,在这样下去,奴婢真是担心会委屈了小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