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:尘埃落定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身为正室夫人却被禁足,这个惩罚已经算是很重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也知道,眼下镇国侯怒火中烧,过多的求情,只会叫她自己都折进去,,到时情况就更不妙了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并未多言,示意竹心帮忙下,扶起昏迷的齐氏,向着茂德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院门没走出去多远,却不料杨子贡竟然并未随着苏红兰马上离开,反倒就站在那里,似乎故意在等着周笑笑出来。

    福宝见此,直接挡在了周笑笑的近前,唯恐杨子贡怀恨在心,再做出伤人之举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望着,只是站在一旁,却并未对杨子贡进行驱逐的李安,她不免眉头一皱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李管家你是听不懂父亲的吩咐吗,怎么这个人还杵在侯府内,你若当不好差事,撵不动的人的话,那我会禀明父亲说你委实无用,这总管的位置你也甭想着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今晚周笑笑在镇国侯面前,那也是颇为得脸的,李安闻言也不好无动于衷,但他慢悠悠的向着杨子贡凑去的同时,更是一脸为难的说道: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三小姐,您这话说的到轻松,可我李安就是个奴才,人家杨公子到底是位郡侯,现在还是四小姐的夫婿了。就算侯爷一时生气,是下了吩咐撵人,可若来日侯爷又回过神来,舍不得四小姐受委屈了,那还能有奴才的好日子过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会规劝郡侯离开的,只是需要些时间,三小姐若觉得碍眼了,自行离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出去的路就一条,杨子贡横在那里,周笑笑想避开都难。

    而听完李安这番话,周笑笑不禁怒极反笑,伸手指向对方说道:

    “李管家你果真好胆色啊,不就是想借着杨子贡的手刁难我,甚至巴不得他因为怀恨在心,把我给伤了你心里才觉得痛快对吧。毕竟你是柳姨娘的人,还是子娟的亲爹爹,就凭这两样你心里恨透了我也是必然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直接示意福宝退下,而后向着杨子贡就迈步走了过去,并且接着刚刚的话又说道:

    “但是你当汝南郡侯这等最懂得明哲保身的聪明人,会叫你如意吗。他现在抱得美人归,正蛰伏自己,等着我父亲有一日原谅了四妹,连带着扶持他一把,叫他得以一飞冲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种情况下,他论辈分还得随着四妹,叫我一声三姐呢,你觉得他会伤我吗。他若敢动我分毫,已然渺茫的锦绣仕途就真的彻底毁了。不过李安你越发胆大妄为,针对于我的这些心思,我周笑笑到是记下了,咱们慢慢走着瞧,且看到底谁能奈何了谁。”

    李安多番针对,周笑笑也觉得碍眼,可向来府中的管家,那是最得主人器重信任的人,手里实权不小,府中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,说是奴才和半个主子那也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向来这世家贵族间,不受待见的妾室,庶出子,看管家脸色,被刁难的事情,那简直太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安这个人,周笑笑是容不得他,可是没到了一击即中的时候,却不宜擅动,这点耐性和隐忍她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而在瞧杨子贡,等周笑笑与他走了个脸对脸的时候,彼此不过半米之距的时候,对方果真没有任何冲撞的举动,反倒很是得体的主动鞠躬见礼后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说的是,如今我与红兰的婚事,也算是岳父大人亲自首肯过的了。即便眼下岳父大人震怒,但子贡相信,终有一日我和红兰必会求得他的原谅,而我说服李管家,留在这里也并非要因为昨晚的事情,与三姐继续争论个谁对谁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希望三姐,代红兰照顾好母亲大人,并且等母亲苏醒后,代为告知我杨子贡必然会好好珍爱疼惜红兰的。等来日可以再次登门时,我和红兰必跪地向母亲请罪,还请母亲不必过分担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嘴角不禁勾起一丝讥笑,直接从对方身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但交错开的那一瞬间,周笑笑脚步微微一顿,只以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李安恨不得逮住我的错处针对不休呢,当着他的面,你如此恳求,我就算心里不愿替你代为向母亲传话,也只能如实转达。否则事后李安跑去嫡母面前添油加醋,说我针对四妹和你,连几句话都故意不告诉她,那我们之间的关系,必然要出现芥蒂。”

    “杨子贡你可真是不死心,就你现在失德失贤的名声,这辈子都别想再有翻身的机会了。还想哄着嫡母,叫她在父亲面前替你和四妹说尽好话,你放心好了,有我周笑笑在这个如意算盘你打不响。另外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对待红兰,但你若敢给她委屈受,你是亲自试过我的手段究竟如何的,别逼着我再把你往死路上赶一回,到时可未必还有第二个苏红兰,犯傻到搭上自己的名节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的话,无异于在杨子贡,才泛起点希望的心上,再次狠狠的又捅了一刀子。

    强忍着活活掐死周笑笑的冲动,眼瞧着对方竟然那般气定神闲的就要离开,杨子贡还是快步追了上去,更是忍气吞声,近乎祈求的说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你为何一定要针对我,恨不得叫我身败名裂你才开心,就算我之前对你有意,后来又爱慕虚荣,巴结上了红兰,确实是我不对在先。可你已经把我害的这么惨了,难道你还觉得不够吗。”

    “适才听你话里的意思,也是很在意红兰这个妹妹的,不愿她受委屈。那我现在也叫你一声三姐了,看在我算是你妹夫的份上,三姐你就高抬贵手,别在继续针对我了成不成。毕竟我前途一帆风顺,红兰跟着我才能过上好日子,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,何苦如此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前行的脚步再次停下,冷冷的看向杨子贡,不屑的轻笑出声道: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的恩怨,早在你那晚,动了杀心的时候,就已然没有了回旋的余地。我是可怜红兰,因为我觉得她有眼无珠,和昔日的我太像了,都被你的花言巧语,道貌岸然的样子给骗了。但我周笑笑,不会为了任何人,委曲求全,该针对你的时候,我也断然不会手软,如今尘埃落定,一切都成定局,你再服软示弱也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福宝还等什么,杨子贡若还不肯走,马上寻人过来将他乱棍赶出府去,别叫他继续跟上来,否则我可为你是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