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:落井下石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其实苏红兰这个人心思很单纯,否则也不会一个冲动,为救杨子贡,连私下幽会这样的借口,都当众说出来,丝毫不为自己的名声清白着想。

    因此捧着小手炉,在如此无助的时候,周笑笑这一个关怀的举动,苏红兰还真感动的有点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可正当她有些后悔的反思,之前是不是自己太过分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哪成想一听见周笑笑,又说出诋毁杨子贡的话,苏红兰情窦初开,哪里见得心爱之人被说的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苏红兰,负气的一把将手炉丢在了地上说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你算我哪门子的姐姐,我姓苏,你现在都改名换姓,连族谱上都被去了名字,我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关怀我。还不是为了做戏给父亲瞧,叫他觉得你懂事嘛,至于说子贡,他什么为人,我相处的时间比你长,岂会心里不清楚。分明就和子贡说的一样,你是因为对方选择的是我,而不是你所以因爱生恨,这才设局故意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告诉你,这辈子我非子贡不嫁,更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,你少在这挑拨离间,我绝对不会改口的。今晚的事情就是我先约的子贡,错都在我,本小姐就不信,父亲一向疼爱我,还真舍得家法处置,将我活活打死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着苏红兰,分明是直到现在还没意识到,今晚她闯的祸,究竟有多严重。

    本想不在多管闲事的住了嘴,但是望着苏红兰那气鼓鼓的小脸蛋,分明还透着一丝单纯的憨傻。

    尤其是齐氏今天的那一跪,都叫性子其实是个外冷内热之人的周笑笑,没忍住的再次提点道:

    “虽说知道,就算劝了你也不会听,但是苏红兰你就是养尊处优的日子,过的太顺风顺水了,所以不知人心险恶,更不懂审时度势,为自己去考虑。适才你说我张狂,还叫我夹着尾巴做人,其实你说的一点都没有,我和你确实不能同日而语,但就是因为我在侯府内,朝不保夕,反倒叫我懂得事事要如何去保全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那个李安来讲,若我刚刚真任由他欺凌,要不了多久,这府中一个粗使的下人,恐怕都会给我脸色瞧,更加不把我放在眼里。可这种担忧,你作为正室夫人的嫡出女自然是从未体会过的,可若你今天,还将私下幽会的事情,硬往自己身上揽,父亲不会轻饶了你,而苏红兰你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。这番话我本不必说的,要不要听在你,我至少尽力拉你出火坑了,也算不辜负嫡母的殷勤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杨子贡的事情,到底是她设的局,苏红兰才被牵连其中的。

    虽说是苏红兰自己要往这个局里撞,但周笑笑向来做事只求问心无愧,她现在劝也劝了,若对方还不听,那她自然也不会一而再的好心泛滥。

    至于说苏红兰,可想而知她若真能听得进劝,此刻也不用跪在这里请罪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毫不领情的扭过头去,更是气鼓鼓的嘟囔道: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母亲到底瞧着你哪里好,竟然还放下身段去恳求你。我现在真不知道,在她眼中究竟是我这个亲生女儿好,还是与你更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周笑笑你为何要回来,我的母亲向着你,屡次为了你训斥我。我最喜欢的人,因为你也被打的遍体鳞伤,此刻还被父亲在正堂内训斥不休。这一切都是你的错,我苏红兰真是恨死你了,一辈子都不要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苏红兰越说越激动,甚至还站起身来,要对周笑笑动手打上两下泄愤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恰巧就在这时,正堂的门被推开了,镇国侯当先领着众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瞧见本该跪地认错的苏红兰,竟然没在那好好思过,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要去打人。

    已经十分恼怒的镇国侯,心里才压下去的火气,腾的一下算是又火冒三丈了。

    就见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向着苏红兰就走了过去,二话不说竟然一脚直接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瞧见镇国侯之后,还是有点心虚的苏红兰,低下头去,正琢磨如何央求镇国侯同意她和杨子贡的婚事呢。

    可是苏红兰哪里想得到,这个一向待她,还是很宽和宠爱的父亲,竟然会用脚来踢她,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讲,无异于是奇耻大辱了。

    所以跌倒在地,连掌心都蹭破了的苏红兰,她发懵的愣了一下后,当即就被吓的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而她不哭还好,这一闹起来,本来一脚下去还有点后悔了的镇国侯,这心里更烦躁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的不孝女,当着一众世家贵族的面,将我侯府的脸面全都给丢尽了。本侯都不知道明日如何上朝去见同僚,你到有脸在这里哭起来了,看本侯今天不打死你个混账东西,也省的你以后再出去给我镇国侯府丢人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话一说完,竟然真四下寻找起趁手的东西来了,而站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柳姨娘,她巴不得苏红兰被打,好好去刺痛齐氏的心呢。

    所以眼尖的瞧见,院内东北角放着个扫帚,她故意扬声说道:

    “哎呦,侯爷您息怒啊,四小姐年纪还小,就算做错了什么事情,那错也只在于教她的人,没有约束教导好。来人啊,赶紧将墙角那把扫帚拿走啊,别叫侯爷瞧见了,这若是抡起来打在四小姐的身上,这娇滴滴的姑娘家,还不得落个皮开肉绽的下场,那未免罚的也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这看似规劝,实则落井下石的话,当真是够歹毒的。

    而被她这么一提醒,被苏信苏茂,兄弟二人一并拦着的镇国侯,本来还没寻到趁手的东西呢,这下倒好马上就注意到那扫帚了。

    一把推开苏信,镇国侯上前就把扫帚握在了手中,而后大步流星,双眼含怒的奔着苏红兰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来就没见过镇国侯,如此震怒的苏红兰,她被吓得都不敢哭了,虽然有心想躲吧,可腿也发软了,手也不听使唤了,挣扎了半天愣是没从地上爬起身来。

    就在苏红兰眼瞧扫帚落下,只能尖叫一声,将脸绝望捂住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她忽然听到齐氏这位生母,悲切的大喊一声“不要!”

    而后苏红兰就感到自己,被齐氏给紧紧搂住了。

    而镇国侯那落势极快,已然收不回去的扫帚杆子,就结结实实,打在了齐氏的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