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:认错服软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福宝得了吩咐,他是金香院的奴才,自然唯周笑笑的话是从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他卷起袖子,上前就要狠狠抽李安的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可是李安到底在侯府,做了这些年的大总管了,楚老夫人,镇国侯面前也算是得脸的奴才,所以底气当然也足。

    因此就算是周笑笑亲自发的话,可李安竟然还敢躲闪,甚至与福宝纠缠到了一起,说什么都不肯老实挨下这巴掌。

    眼瞧这一幕,周笑笑不屑的一挑秀眉,望向了刘多山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刘副管家,我这个府中的嫡出小姐,下了吩咐这李安都敢反抗,难道你也想在旁干愣着,不打算上去帮忙吗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显然没想到,周笑笑如此说一不二,李安也算是府中,实权不小的人,结果这位才回府没多久,都没站稳脚的三小姐,说打就真的敢动手,他一时间确实瞧的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被周笑笑这么一问,刘多山立刻回过神来,并且马上恭敬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是主子,您的吩咐小人等自然是要听的,所以您只管放心好了,奴才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话音一落,趁着福宝扯住李安的胳膊,叫这位李大总管动弹不得的时候,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,结结实实的甩在了对方的脸上。

    而趁着李安不敢置信到,都被打懵了的时候,福宝多机灵啊,立刻腾出手来,对着他的脸又是左右开弓,足足甩了四五个耳光,这才算住了手,退回到了周笑笑的身边。

    望着李安那被气得双目圆瞪,嘴角溢血的狼狈样子,周笑笑却满意的颔首一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李管家你还不服气是吗,再瞪下去信不信我就叫人直接挖了你的眼睛,不服气就去寻父亲告状好了。反正我若没猜错,父亲现在正发着雷霆大怒呢,你若凑上去,恐怕除了再挨顿打,说你不懂分寸之外,任何便宜你都讨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识相点就赶紧给我滚,以后瞧见本小姐,也绕着点走,再敢不敬犯到我周笑笑的手中,你只会比这回,还要惨上千百倍,我这话听懂了吗。”

    李安丢了脸面,虽然恨不得上前活撕了周笑笑,可他到底做了多年的管家,这点克制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周笑笑底气这般足,李安也意识到,镇国侯这次的震怒,恐怕只是针对苏红兰,这个叫人憎恶的三小姐,还真就未必会有事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李安立刻老实了不少,低着个头就想快点走开,省得更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周笑笑一声轻咳,福宝马上拦住了李安的去路,嬉皮笑脸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安爷,我家小姐的话您没听清楚,那福宝在给您重复一遍。我家小姐问你,她说的话你听没听懂,怎的安爷尊卑规矩忘了,这耳朵也不大中用了是吧,您还没回话呢就想离开,难道是对三小姐仍旧心里不敬,那恐怕适才那顿打,小的我下手还是轻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一听这话,下意识就将自己的脸给护住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正院内,出出进进的丫环小厮,是越发的多了,李安更觉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可是望着周笑笑站在那里,不为所动的样子,他知道不表个态,今天想走是难了。

    当即李安低着个头,强忍着不甘,来到周笑笑近前,就给了自己两个嘴巴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,适才是奴才昨夜喝了酒,一大早的酒没醒,做了混账事,说了逾越的话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千万别生气,您说的话我都记下了,奴才保证下次绝不敢犯。”

    李安话一说完,就赶紧把落在地上的紫铜描金玉竹纹饰的手炉,捡起来用袖子擦干净尘土,就恭谨的弯腰递给了周笑笑。

    接过手炉后,周笑笑都懒得废话,直接摆摆手,示意对方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碍眼的人狼狈离开后,周笑笑就饶有兴致的瞧向刘多山说道:

    “刘副管家你到是不错,该忍的时候能控制得住脾气,眼瞧有出口恶气的机会,毫不胆怯抓住时机就直接果断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内敛又不失魄力,确实是难得的可用之人,反观那李安年纪渐长,却越发没个规矩了,你被这种人欺压一头,还真是可惜。好好当你的差,想来你做的出众,早晚有出人头地,取而代之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是副管家,平日里都是负责府外的杂务,事情繁重,又都是跑腿的累活,远比不上李安待在府中来的惬意。

    所以刘多山早就听闻过,新回府的三小姐可是个了不得的,连府中老夫人,一家之主的侯爷都不惧,关键是顶撞数次还能全身而退,这事早就在下人间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但是刘多山今天,到是头回瞧见周笑笑,尤其亲眼瞧见对方,不动声色间,就将李安治了个服服帖帖后。

    哪怕刘多山三十好几的人,却不敢对周笑笑这个十七八岁的嫡出小姐,生出丝毫轻视慢待之心。

    甚至于得到周笑笑的赞许后,刘多山还隐隐有种自豪感呢,当即就见他忙躬身谦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承三小姐吉言了,若来日奴才真能有那一日,必会更加倍用心当差,绝不辜负您的这番期许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话一说完,就也退下去忙自己分内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跪在地上,也有一会的苏红兰,此刻不禁哼笑出声的讲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瞧把你给得意的,别忘了你母亲就是个下堂妻,你这个所谓的嫡出女,和本小姐根本不能同日而语。所以要换成我是你,早夹着尾巴做人了,还敢责打父亲身边的李管家,你还真是不懂收敛,越发张狂了。”

    苏红兰此刻恨透了她的这种心理,周笑笑自然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她两世为人,实际心里的年龄,那都二十多岁了,自不会和个情窦初开到,连自己都心甘情愿牺牲的小丫头片子计较过甚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甚至将怀里捧着的手炉,直接塞到了苏红兰,跪在地上冻得通红的手里。

    瞧着对方,那一脸惊讶的样子,她不禁淡淡的笑了下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你姐,照顾你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四妹你用得着这般惊讶嘛。我知道你瞧不起我,现在更是恨上我了。但说实话我很佩服你,为了所爱之人,什么都豁得出去的这片真情实意,毕竟这世上如你这般真性情的人可不多了,只可惜那杨子贡却不值得你如此待他,四妹我把话撂这,你早晚有后悔的那一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