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:出言不敬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有苏信这位嫡长兄肯替她做主,说上一句公道话,周笑笑就知道,她今晚不会再受到波及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周笑笑,要坐上苏信为她单独准备的马车时,却不料齐氏竟然避着众人,很谨小慎微的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到了近前,齐氏竟然向着地上就要跪去,周笑笑对这位嫡母,虽然情分没有与沈氏亲厚,但也是很尊重对方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赶忙,将齐氏又给强行扶起身来,而后叹了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知道你这一跪,全是为了四妹对不对。那笑笑也和你交个实底,今天的事情,确实和四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,她是莽撞胡闹了些,但绝对没有与杨子贡私下幽会。因此她在宴席上的一番话,就是为了维护那个登徒子。”

    “您一片慈母之心,女儿都能理解,但现在四妹自己不肯松口,我又向来遭祖母,父亲的不待见,就算我说了一遍又一遍,此事和四妹无关,他们恐怕也根本听不进去。所以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再针对杨子贡讨要个说法,这次就先放过他,如此才不至于将事情闹得更僵,影响四妹的闺名。除此之外,若嫡母想叫我揽下所有过错,说是我故意栽赃陷害他们,我周笑笑从没有委屈自己,成全别人,这般大公无私的善心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快人快语,能做的,还有原则上绝对不会帮忙的事情,算是说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也是个痛快人的齐氏,她忙摆摆手,并且露出感激的笑容,哽咽间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嫡母真是后悔,当初怎的就没听你的规劝,还认为那杨子贡是个斯文有礼的人。是我害了红兰,她现在陷得太深了,纵使我这个亲娘的话,她都不肯听,我只盼着你父亲别搬出家法来,要了这孩子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叫你担下所有的过错,我齐明欣还不是那般为了自己的子女,就能憋着坏水,去迫害旁人的阴毒之辈。只是红兰之前,就因为杨子贡与笑笑你多有不睦,嫡母确实担心你那恩怨分明的性子,会借机落井下石。眼下瞧着到是嫡母小人之心了,只要你别针对红兰,今晚这一关她能不能熬过去,就是这孩子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也难怪齐氏,要眼巴巴的过来,亲自得到周笑笑的一个承诺,她才肯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齐氏是亲眼瞧着,柳姨娘母女,段姨娘母女,是如何在周笑笑的手上,接连栽跟头的。

    一次还能说是巧合,两回也能说是运气,可是连楚老夫人,都在周笑笑这个孙女面前,讨不得半点好处,齐氏又岂敢再小觑了这个三女儿。

    唯恐周笑笑针对之下,断了苏红兰今晚本就岌岌可危的活路,齐氏这才亲自来求,甚至都不惜下跪了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,安抚的送齐氏离开后,这才上了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夜路难行,更觉颠簸,周笑笑模模糊糊间,始终也难以睡上一会。

    而到了第二天,车厢外面蒙蒙亮的晨起十分,她困意正浓,总算熬不住的就要睡着时。

    哪成想福宝掀开帘子,虽然也是一脸的不忍,但还是轻声唤道:

    “小姐醒醒,咱们回府了,侯爷那边吩咐,请您到茂德院去一趟,说有事询问。”

    早就料到,这一回府,必然又是有着一番风波等着呢,周笑笑伸了个拦腰,揉着眼睛就在竹心的挽扶下,前往了镇国侯所住的茂德院。

    一进了院门,她就瞧见苏红兰已然是跪在那的了,而侯府内的副管家刘多山,一瞧是周笑笑来了,连忙迎上来请安后歉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见谅,侯爷吩咐了,叫您和红兰小姐在院内先等着。这一大早的,又是深秋了,您必然觉得冷吧,奴才早早的就把暖手炉给备下了,您拿着也能觉得暖和些。”

    这镇国侯身边当差的人,周笑笑自然也是礼待三分的。

    微微颔首笑着道谢一声后,可哪曾想,周笑笑的手才伸过去,要将暖手炉给接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侯府大总管李安快步上前,一下就把暖手炉给夺了过去,更是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刘副管家,有这闲工夫,去殷勤讨好个有罪之人,还是多把心思放在府中诸事上吧。说你蠢,你还真别不乐意听,没瞧见这一趟出行回来,连四小姐这样大夫人所出的嫡女,都跪在这里请罪以平息侯爷的愤怒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是一个不受待见的,恐怕今天一过,能不能在府中待下去都是两说的事情了,你上杆子巴结这种人,难怪熬了这么多年,还只是个副管家,只配给我李安打下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多山闻言,虽然脸上闪过一丝怒容,但下一刻他却什么都没说,只是对着李安鞠了一躬,好像对方适才讥讽的人,就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周笑笑,她素日里可以不管这府中的下人,彼此勾心斗角,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可这李安夺了手炉,看似在嘲笑刘多山愚钝,实则句句话可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这股子歪风邪气若是打压不住,她周笑笑在侯府里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威信,瞬间就得荡然无存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的脸色,不禁冷了下来,更是微微一仰头立刻吩咐道:

    “福宝,给我掌嘴这个出言不敬,以下犯上的狗奴才。熬了这么多年,不过是个府中的总管罢了,也就只配给我们这些各院的主子鞍前马后罢了,李安你莫非还真将自己当成个人物了不成,不过是跳梁小丑,让人瞧着只想发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四妹主动下跪请罪,那自然是因为她做了糊涂事,你因此妄加揣度,已然失了本分。现在还以为,我必然会被严惩,立刻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。别以为我不知道,李安你是因为子娟这个女儿被我发落去做粗使丫环,而始终怀恨在心。那你信不信,若你再敢言语无状,早晚有一日我把你直接打断了腿,将你们一家子都赶出侯府去,所以你最好给我注意点态度和言词上的分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