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:关怀备至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宁贵妃知道楚老夫人,今天丢了脸面,而镇国侯府又是大云百年世家,门第显赫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是对苏红兰的任性妄为,搅扰了宴席心里诸多的不满。

    可是宁贵妃却还是带着三分的尊重,笑着对楚老夫人讲道:

    “适才本贵妃就说了,原就是本宫不好,这守卫的事情没布置妥当,否则今日的事情又岂会闹到如此地步。既然老夫人要提前离开,本宫虽觉遗憾,但自然是不会相拦的,您老自便即可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宁贵妃就满眼爱怜的看向苏清君,对其招了招手,示意对方来到她近前后,这才又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本宫有个不情之请,清君这孩子端庄稳重,和本宫甚为投缘。我知道清君也最得老夫人您的欢心,日日都要陪伴在您的身边。但本宫还是想她留在宴席之上,事后再多陪本宫几天,到时我会亲自叫云宸送她回侯府的,就不知老夫人肯不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何尝看不出来,宁贵妃这是在给镇国侯府维护颜面呢。

    毕竟只要苏清君留下,宁贵妃就是想告诉众人,她并未迁怒镇国侯府,而这位苏家的嫡长女,与楚云宸的婚事,更不会因为两个府中的妹妹,闺名有损而受到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番好意,楚老夫人自然是心领的,当即对着宁贵妃感激的笑了下,她就嘱咐苏清君留下,而后领着侯府一众女眷,在所有赴宴之人的注目礼下,强忍着愤怒与羞辱,迈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没脸多待在道观内一刻了,所有楚老夫人是叫办事稳重的岚霜姑姑留下,领着一众丫环小厮,自行收拾侯府女眷带来的一应东西,明日返回侯府即可。

    至于领着众人,此刻脚步不停,一鼓作气走出道观的楚老夫人。

    眼瞧着侯府的马车,就停在观门出,而四周也总算再没了,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的围观之人了。

    当即忍了多时怒火的楚老夫人,这下是彻底无需在顾忌了,猛然回身她就一把将苏红兰,从齐氏的怀里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顾这个嫡孙女,那满脸泪痕,正哭得伤心的模样,扬手就是两记巴掌,甩在了苏红兰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家门不幸啊,我镇国侯府苏家,怎么就出了你这个不知廉耻,丢人现眼的小畜生。苏红兰你可是我侯府的嫡女啊,你怎能如此恬不知耻,做出主动相约男子幽会的事情,你不要脸面,老身还要脸呢,跟你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苏红兰是嫡出,就算往日胡闹些,但在府中那也是被娇宠着养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捂着脸颊,被一向慈爱的祖母,这突然变脸的模样,确实吓得心惊胆战,都不敢哭了的苏红兰。

    她足足愣了好一会,这才满脸悲愤的看向周笑笑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,孙女是有错,但千错万错最该怪的人就是周笑笑了。若非她指证子贡,哪里会闹到这般无法收场的地步,我也不会为了救人,跑出去当众说出与人私下幽会的事情啊,孙女也是被逼无奈,就算您老要罚,也不能轻饶了三姐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本就不待见周笑笑,加上这会又怒火中烧的。

    所以听了苏红兰这话,她老人家就厌恶的看了周笑笑一眼,那眼神好似要将对方生吞活剐了似得。

    但对此周笑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神情自若间,更是无比坦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为何如此看着我,难道四妹不懂事,您老也被气糊涂了不成。我被人欺辱,莫非你们是让我默不作声的忍着受着,事后还得像没事人般,继续赴宴饮茶说笑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看在齐氏待她素来不薄的份上,很多事情她可以不和苏红兰计较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,对方蛮不讲理的言语,她会逆来顺受的认同。

    而听完周笑笑的话,楚老夫人明知道,对方在这件事情里,确实没有任何的过错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不喜,自然就会迁怒,就见楚老夫人的巴掌再次举了起来,更是一脸嫌恶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无论这事对错与否,那都是三丫头你先惹出来的,现在你不知反省,却还在这巧言令色的争辩不休。依老身看来,若不打醒你,你还真以为自己多能言善道,偌大的镇国侯府,已然没人镇得住你了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真是越说越气,本来她还只是扬手,想震慑下周笑笑,因为她厌恶透了,这个三孙女的伶牙俐齿,每每都叫她觉得困窘难当。

    可是这说着说着,心里的怒火一上来,楚老夫人这巴掌,就真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却不成想,竟被一旁的嫡长孙苏信,给伸手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祖母还请息怒,今晚的事情,容孙儿说句公道话,错确实不在三妹,难道我侯府的千金贵女,受人欺凌连反抗都做不得了,那杨子贡又算什么,区区一个小小的郡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真染指了三妹,我镇国侯府今晚就不单单是丢了脸面,那就将是彻底的威严扫地。所谓的世家之首,竟然连自己府邸内的嫡出小姐,都护不住被人轻薄了,那些素来与父亲政见不合的同僚,岂会放过如此针对挖苦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信别瞧也是晚辈,可他长子嫡孙的身份,注定了是偌大的侯府内,唯一能代替镇国侯,直接发号施令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苏信的话,楚老夫人是听得进去的,当即这手讪讪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规劝住了楚老夫人,苏信就和颜悦色的看向周笑笑,关怀备至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今天受惊不小,为兄单独给你准备了一辆马车,你快进去坐着休息会吧。另外你也无需担心沈夫人那边,为兄知道她身体不好,这个时辰早早就休息了。所以我没派人去惊动她,等明天叫她随着岚霜姑姑等人,第二波回侯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等一会归了家门后,你也无需担心父亲责罚,今天的事情,你才是险些受了委屈的。为兄都看在眼里,必会在父亲面前,替你说个清楚明白的,三妹你只管放心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