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:打道回府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杨子贡立刻跪求赐婚,说到底自然是要将苏红兰迎娶到手,如此就算他的清誉有损,只要能攀上镇国侯府这棵大树,他的锦绣前程,终究还是有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至于说宁贵妃,一面是周笑笑言辞凿凿的控诉,说杨子贡就是登徒子,这里面没有苏红兰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外面却是杨子贡与苏红兰,一副苦命鸳鸯的悲情模样,还真是叫宁贵妃,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置此事,才能叫人信服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犯难之际,就见得始终未说话,而是一直带着玩味笑意,暗中留意周笑笑一举一动的楚云宸。

    此刻收回视线后,并马上慵懒的笑了笑说道:

    “母妃可是觉得犯难了,您啊就是太过悲天悯人了,要我说这杨子贡无论是认错人了,还是故意欺辱,说到底不还是个登徒子。毕竟私下幽会,那苏家的四小姐,一个闺阁女子,年纪轻轻的没分寸也就罢了,可是汝南郡侯,你年纪不小了吧,若真心喜欢人家姑娘,正大光明上门求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私下里偷偷摸摸,毁人清白,这是个男子汉,大丈夫该做出来的事情吗。还振振有词的有脸说,是四小姐先约的你,毫无担当,还推卸责任,不但不是男人,还是个废物孬种,要本王说,直接阉了做太监,处以宫刑是最适合这等无耻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这话说的,可有些粗鄙了,宁贵妃眼瞧着在场女眷众多,不禁轻咳一声,无奈的看了这个养子一眼,摆摆手示意他说话要注意分寸。

    可是楚云宸却浑不在意,反倒优哉游哉,无比惬意的换了个坐着的姿势,接着刚刚的话又说道:

    “本王呢,这叫话糙理不糙。而若不是私下幽会,这不过是四小姐揽下过错,救人心切的糊涂举措。那本王觉得,杨子贡就更该被处以宫刑了,堂堂侯府千金都敢染指,没瞧着我那太子堂弟,为求佳人心,都是循循渐进,体贴备至。你杨子贡又算什么东西,周笑笑那小妮子,也是你能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影羽马上将人带下去行刑,本王到想瞧瞧,这汝南郡侯被处以宫刑了,这以后会不会规矩着些。”

    宫刑加身,那这辈子就算不得是个男人了,想到他自己都还没传宗接代呢,杨子贡真是被吓得,脸色都白了,更是一把握住苏红兰的手,满脸哀求的说道:

    “红兰,你要救我啊,若我被处以宫刑,咱们还如何双宿双飞,你不是说这辈子心里只有我一人,那你就不能见死不救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针锋相对了半天,不得不说,还是楚云宸做事果决狠厉。

    宫刑二字一说出来,当真是瞬间就吓得杨子贡,再也不想着狡辩了,只想着保住自己一个周全,至于声名狼藉,被人耻笑他吃软饭,当众哀求女人救命,这些他全然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再说苏红兰,她确实心疼至极,孤立无援下,当她瞧见陪站在宁贵妃身边的苏清君时,当即就重燃起希望的大声恩求道:

    “长姐,你可怜可怜妹妹吧,我与子贡是真心两情相悦的。你同王爷求个情,就饶了子贡吧,到时我叫他给三姐姐磕头赔罪,立刻返回郡侯府还不成嘛。你从来都很疼爱我们这些弟弟妹妹的,这次长姐你一定要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正站在宁贵妃身边,关切的小声询问着,周笑笑一切可好,有没有被吓到的苏清君。

    闻听得苏红兰求到她面前来了,那声音也是无助可怜至极,当即苏清君就无奈的叹了口气,望向楚云宸说道:

    “王爷,其实今天的事情,涉及我的两位妹妹,所以及扰了贵妃娘娘的设宴,同时也辱了我镇国侯府的清誉。清君厚颜,希望贵妃娘娘还有云宸你,可以将此事交由我侯府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“毕竟当着众人的面,红兰再这般闹下去,只会叫我镇国侯府丢尽脸面。清君在此保证,必会给娘娘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宁贵妃喜静,待人宽厚,她正觉得楚云宸的处理,未免太狠了些。

    毕竟杀人不过头点地,这叫杨子贡好端端的活着,堂堂一个郡侯却被处以宫刑,这辈子岂非都要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觉得,苏清君的处理,更为稳妥的宁贵妃,立刻做主的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这汝南郡侯,本就与你父镇国侯是师生关系,所以侯爷代为惩处,也最是恰当合适。而且事关清君你的两位妹妹清誉的事情,自然是你们侯府关起门来,自行处理这流言蜚语,才能降到最低。此事本贵妃允了,人你们随时都可以带走,这事就如此办吧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谢过宁贵妃后,眼瞧楚云宸到也没提出异议,当即她赶紧来到长兄苏信近前,压低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兄长此事就有劳你费心来办了,切记一定要顾全我侯府的百年清誉,断然不能因为四妹妹的胡闹,被人耻笑诟病。还有笑笑与红兰之间,若只能牺牲一个,那定然要先确保三妹的闺名,你也该瞧出来了,太子殿下对三妹妹很是属意。”

    “而四妹出身虽然不俗,可经由今晚这么一闹,她是自毁前程,咱们做长兄长姐的就算想帮衬着,也架不住她自己不懂事啊,若真护不住了,也只能舍弃她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嫡出长子,长女的苏信以及苏清君,自小根深蒂固的教导下,他们凡事的出发点,都会以侯府利益为重,为此必要时连自己都能舍弃掉,更何况是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呢。

    而苏信在点点头,示意他都明白后,就马上命人架着浑身是伤的杨子贡,先行退出了宴会。

    他这边一走,楚老夫人也领着侯府女眷,极力保持着端庄沉稳的气度,对宁贵妃施礼后,也歉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都是老身没管教好这些小辈,扰了贵妃娘娘您的雅兴了,老身汗颜就先行带着侯府的女眷离开了,也好回去约束教导她们一番,省的下次又出来闯祸,还望贵妃娘娘务必见谅才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