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:跪求赐婚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红兰这突然横插一杠的举动,不但叫杨子贡都惊呆了,连为自己辩解都忘了接下来的话,究竟要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而一直默默催泪,将委屈者的身份,扮演的淋漓尽致的周笑笑,也是暗叫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她千算万算,也没料到,苏红兰别瞧素日里大大咧咧的。

    但她到真是难得的有情有义,换成旁人,杨子贡身败名裂就在眼前,别说没许下婚约呢,就算事情定下了,都恨不得立刻撇清关系呢。

    可苏红兰到好,竟然还眼巴巴的自己凑上前去了,不但亲口承认私下幽会的事情,还大有将过错,全往自己身上揽去的架势。分明就是为了保全杨子贡,彻底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被苏红兰推开,险些摔倒的齐氏,等到她站稳身形,想要再拦的时候,显然已经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看着宁贵妃,越发严肃的面容,齐氏不禁也快步走了出来,跪于地上叩首后强忍哽咽的说道: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息怒,小女年幼无知,若有冒犯之处,还望您切不要与她计较。至于幽会一事,更是子系乌有,红兰整个宴会上,可都好好的待在臣妇身边,哪里都未成离开过啊。”

    齐氏话一讲完,扯着苏红兰的衣袖,就要将她领下去。

    可怎奈苏红兰铁了心的待在杨子贡身边,说什么也不肯走,只是倔强的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此尴尬的一幕,自然惹得议论纷纷,而齐沁又忍不住尖酸刻薄的哼笑了声说道:

    “就算做了正室夫人又能如何,庶出生的孩子,到底就是上不得台面。这等主动相邀男子私下幽会的事情,如我等这般的大家闺秀别说做不出来,就是想都不敢去想的。我说红兰表妹啊,你还真是勇气可嘉,叫人佩服呢。”

    如此困窘的局面下,齐氏得不到来自娘家人的帮衬也就罢了,竟然还被齐沁这个亲侄女,如此的讥讽连连。

    齐氏心里虽然恨得牙根痒痒,但她此刻,再难听的话,也得忍着受着,否则连她都失态被贵妃严惩的话,那苏红兰就更没人护着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齐氏,有些六神无主,焦急却无可奈何的时候。

    作为今晚,受了最大委屈的周笑笑,她本就无意牵连无辜,如今虽说是苏红兰自己卷入是非之中的。

    可就算看在齐氏,对她照拂有加的份上,周笑笑也不至于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所以迈步上前,在魏玲兰的陪伴下,被允许直接走到宁贵妃近前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她刚要跪下请安,却不料宁贵妃,却很是宽仁的托起她的手臂说道:

    “好孩子,叫你受委屈了,今晚这夜宴是本宫布置的,可我却疏忽了守卫问题,叫你险些被人轻薄。万幸卿卿那丫头,武功好,恰巧又陪着青钰去寻你,这才没发生更恶劣的事情。所以你有什么话想对本宫讲,只管这般说就是了,你受了不小的惊吓,就免了跪拜大礼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离着近了,周笑笑才有机会,更好的一睹宁贵妃的容貌气韵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方虽位列贵妃,身份极为尊贵,但是却无雍容华贵的气度,反倒周身都透着一种,朴实无华,很平易近人的感觉,叫人一瞧之下就很想亲近。

    而且宁贵妃的容貌,也绝对不算多叫人惊艳,甚至只能用面容端正来形容,但那容貌上透出的温婉娴静,却别有一番美感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在福身施了平礼后,就马上说道:

    “回禀贵妃娘娘,其实汝南郡侯无礼一事,到底我也没被真伤到,许是他吃了酒的缘故,这才一时冲动险些做了糊涂事,所以要不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还是我妹妹,贵妃娘娘可不要迁怒她才好,之前我嫡母,也不知汝南郡侯是如此孟浪之人,确实曾有意将四妹妹属意下嫁进郡侯府去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我四妹红兰有情有义,明明与她无关的事情,却偏偏为了相救未婚夫婿,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汝南郡侯,适才在衔草堂,口口声声叫的都是我周笑笑的名字,他由始至终何来认错一说。而且小女相信经过此事后,嫡母必会慎重思量这段婚事的,因此四妹一时糊涂,还望贵妃娘娘给她一个自省认错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齐氏一见周笑笑,竟然肯替苏红兰求情,当即感动的险些没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毕竟这段时间,因为一个杨子贡,苏红兰如何挤兑敌视周笑笑的,齐氏心里岂会不清楚。

    可就在齐氏,也要立刻当场表态,她的女儿自然不会下嫁一个无耻之徒,将苏红兰和杨子贡,彻底划开界限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杨子贡此刻就如同溺水的人,催死挣扎之下会紧紧攥住,最后那一根救命稻草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丁点希望都不肯放弃的杨子贡,他眼下的救命稻草,正是苏红兰,所以他先一步争着说道: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适才我是不想连累红兰,这才自己想扛下一切,也不愿把她相约我幽会的事情说出来。但眼下红兰自己都主动把什么都讲明了,那小侯也不再隐瞒了,而事实的真相,的确就是我在等着四小姐,结果却把三小姐误认为了红兰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杨子贡又极为悲愤的看向周笑笑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维护妹妹的心情,小侯都能理解,可我在衔草堂时,分明唤的就是红兰的名字,你怎能不承认这件事情呢。我和四小姐确实是两情相悦,还望齐夫人,三小姐你们就成全我们这对苦命鸳鸯吧。若非你们从中阻挠,红兰又岂会为见我一面,如此的费尽心机,还闹出这般大的误会,你们为何会如此铁石心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贵妃娘娘,小侯在此恳求您做主,为我和红兰赐婚。子贡愿散尽家财,募捐到雍州救济穷苦百姓,只要能娶到红兰,为她的清誉负责,小侯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站在高台上,望着杨子贡那一脸痴情不悔,神情悲愤的样子,若是可以,她真想大骂对方好生的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这私下幽会虽然被人讥笑,可也比欺辱世家千金的名声,可要好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加上苏红兰的表态,又叫人觉得她是自愿的,甚至是主动相约的人,更多的非议只会落在她的身上,反倒是杨子贡仕途必然是没了,可郡侯的身份却很难被动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即便不甘心,却也只能暂时作罢,不便二次出手,以免惹人怀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