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:私下幽会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本来杨子贡区区一个地方郡侯,他甚至连帝都内,一些世家贵族府邸内的庶出子弟,都无法相提并论,所以闹得丑态尽出,众人也只当看个热闹罢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楚亦宣这当众,牵了周笑笑的手,还直接扬言要守护她,只要不是个睁眼瞎,谁瞧不出来这位太子殿下的心意,显然是落在镇国侯府,这名不见经传的三小姐身上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杨子贡,竟然意图欺凌的,是当今太子属意的名门贵女,这事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。

    就见得受邀而来的一众世家子弟里,作为周笑笑二哥,又是太子侍卫统领,与楚亦宣私交极好的苏茂,当即第一个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步流星的一来到近前,苏茂是个习武的,本就做事容易冲动易怒。

    因此他可不管杨子贡那一身的伤,抬腿直接将人踢出去一米多远后,接着满脸怒容的拔出佩剑说道:

    “好你个卑鄙无耻之徒,我父亲念在与你的那点师生情分,许你经常出入我镇国侯府。可是杨子贡你竟然敢对我三妹,生出不该有的歹念来,我这个做二哥的,今天非活劈了你,给我妹妹出气做主不可。”

    有苏茂这一领头,那些世家子弟里,和楚亦宣走得近的,意图巴结上太子府的,那是纷纷声讨杨子贡,一副他今天若是不死,都难平众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苏茂这一剑,被赶忙上前的楚亦真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在皇宫内所设的学堂,自幼结伴长大的,彼此都很熟络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楚亦真,也没皇子的架子,搂住苏茂就往一旁扯去,更是连连保证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愣头青,打小就是这般的暴脾气,今天可我是母妃设宴,你若闹起来了,我母妃的颜面情何以堪。而且你妹子,那不就和我楚亦真的妹妹一样嘛,自家妹子我岂会不护着,苏茂你赶紧退下,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母妃明断吧。”

    齐氏虽是女眷,但她也是苏茂名义上的嫡母。

    而现在周笑笑清誉险些被毁,镇国侯府的威望已然受到折辱,若苏茂再闹起来,旁人得怎么编排侯府。

    所以等到齐氏也赶来近前,和苏信这位侯府的嫡长子,一通生拉硬拽,又是规劝连连后,苏茂这才愤愤然的,强行被劝下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混乱的场面,总算平复下来后,珠帘后的宁贵妃,显然也是被这出闹剧扰了清静,声音里带着一丝震怒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宫原本是想着,提前相邀各府夫人,千金们来欣赏枫叶。而所有的世家子弟,你们要勤勉读书,有的身居要职,自然是今日设宴时,前来赴约捐善,本宫看在眼中就觉得极为欣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此善举之时,竟然闹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,简直是可恶,更加可耻。汝南郡侯你本不在本宫相邀之列,是镇国侯府允你随行赴宴,可你却罔顾与镇国侯的师生之情,更加不知感恩,还妄图做出欺凌侯府千金的事情,这一桩桩,一件件你可知罪。”

    宁贵妃训话之时,楚亦真早命人往杨子贡的脸上,泼了几瓢凉水。

    被水一激之下,模糊的意识,立刻清醒不少的杨子贡,他赶紧翻身跪在了地上,大声喊冤的说道: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明鉴啊,小侯岂敢在您的夜宴上,做下如此糊涂之事,小侯再不济也是名门望族之后,这点礼法规矩自然还是懂得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杨子贡眼神怨毒的看向周笑笑,气的手指都发着颤的指向对方又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一切,全都是周笑笑蓄意设局陷害。因为她之前对我纠缠不休,可小侯心中真正爱慕之人,却是四小姐苏红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周笑笑怀恨在心,就想叫我身败名裂,这心思何其歹毒,还望贵妃娘娘明察,还我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这下倒好,一出欺凌世家女的闹剧,先是牵扯进了当朝太子,现在杨子贡又说周笑笑,是因爱生恨。

    眼瞧这出大戏是越发的热闹了,围观的众人全是窃窃私语,也是各有各的看法。

    而当吕青钰,隐隐听到有些女眷,言辞间说着周笑笑是自幼在乡野长大,毫无礼义廉耻可言,必然是她先勾搭的杨子贡,又和太子暧昧不清,乃十足十的狐媚子。

    在场女眷之中,很多未出阁的贵女,那也是很属意下嫁进太子府的。

    所以适才楚亦宣对周笑笑的维护,可就叫这些世家千金们,眼热妒忌至极,嘴里说出来的话,自然编排的好听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而这里面,说的最欢,声音也最大的,就要属之前,毒糕点一事时,围观在侧却丢了脸面的那位齐沁小姐了。

    吕青钰向来瞧不惯她的做派,当即更是直接火了,冲上前去一拍齐沁的桌子,她就满脸鄙夷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亏得你们左武将军府齐家,和镇国侯府还连着姻亲呢,你的亲姑母齐夫人,就是笑笑的嫡母。可是齐沁你这嘴未免也太损了,什么叫毫无礼义廉耻可言。那你呢,一个大家闺秀连狐媚子这样的词都从嘴里蹦出来了,我也没瞧见你的规矩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齐沁的父亲,那是正房嫡出,齐夫人虽说现在是镇国侯夫人,但当年不过是个庶出。

    加上左武将军夫人,不待见齐明欣这个庶出女,现在也不大来往,所以齐沁作为嫡出一脉的子女,当然也不把齐氏这个所谓的姑母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受到其祖母左武夫人的影响,她对齐氏这个姑母,是有敌意轻视之心存在的。

    所以齐氏膝下的子女出了事,齐沁比谁瞧得都津津有味,一时得意,这才言多必失,被吕青钰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就在杨子贡百口莫辩,吕青钰,魏玲兰,甚至是董卿卿,这三个身份极其显贵的女子,又全都扬言,肯为周笑笑作证,眼瞧事情就要尘埃落定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苏红兰,竟然不顾齐氏的阻挠,推开这个生母,眼含热泪的冲到了杨子贡的身边,跪于地上后,豁出去的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容禀,子贡并非想轻薄我三姐,这全都是误会。其实其实真相是我约的子贡,趁着这场夜宴人多眼杂,想私下与他幽会,一解相思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知道铃兰公主的衔草堂,平日无人敢前去打扰,所以就叫子贡去那里先行等着。可哪成想小女还未抽身前去,他却将三姐误认为了我,这才闯了祸。还望贵妃看在子贡是无心之失的份上,就饶了他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