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:意图不轨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若是周笑笑提及别的借口,杨子贡还未必会信。

    但是楚云宸是何须人,手握兵权,身份显赫,他可是整个大云,唯一能和顺帝抗衡周旋的人。

    说他暗中行瞒天过海之计,叫人易容假冒,杨子贡就算嘴上不说,心里却信了三分,更是有些拿不住之前自己瞧见的苏含笑身死一幕,究竟是不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杨子贡神色上的犹豫迷茫,周笑笑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知道再推波助澜一把,杨子贡这个知道她最大秘密的人,就能彻底被蒙骗住,再也不会将借尸还魂这种事情说与任何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故意露出懊恼之色的继续讲道:

    “说起来姐夫也真是过分,打赌赢了,害我改名换姓,连苏家族谱都进不去了。我要真是你说的那个周笑笑,我恨你都来不及呢,怎么会轻易放弃镇国侯府千金的身份,没了这个倚仗,怎么寻你报仇雪恨。再说了,我若真是周笑笑,早拔刀杀你了,还能在这同你心平气和的讲话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夜无论你瞧见的血,还是外伤全都是假的,易容成我的女暗卫,不过是闭气假死罢了。杨子贡毕竟你当晚杀了人也心里慌乱的很吧,加上天色漆黑,你再好好想一想,那天的一幕幕,你真的就能确实,自己没有看走眼。”

    这人有的时候,笃定的事情最怕的就是反复去琢磨。

    尤其心里起了疑惑后,甚至就会开始怀疑,自己之前的想法,是不是真的错了,而杨子贡眼下,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稍许之后,就见杨子贡长出一口浊气,冷着脸说道:

    “云亲王神通广大,我小小一个郡侯,在他面前跌跟头,我杨子贡认栽。既然三小姐已经对我失望至极,那你还千方百计引我过来作甚,难道就不怕我再杀你一次灭口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会选择相信,一来是他对楚云宸的实力,只有仰望的份,一听说是对方布的局,他下意识就是信服,生不起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加之一体双魂,冤魂复仇这样的鬼话连篇一比,就连杨子贡自己,也更相信他是看走眼,掉进人家设计的局中局里了。

    将那夜的事情,总算圆谎过去的周笑笑,瞧着杨子贡被揭穿了自私阴损的真面目后,再也不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反倒直接摊牌,她不禁鄙夷的笑了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向着厅堂外瞧了一下后,周笑笑瞬间欺身上前,对着杨子贡的脸就是两记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巴掌落得太快,而且毫无征兆的,所以等杨子贡反应过来时,脸上已经是火辣辣的泛着疼了。

    但也被周笑笑这举动,彻底激怒的杨子贡,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,满脸狰狞的喊道:

    “我再不济也是个郡侯,三小姐你又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个没从娘胎里爬出来,就被赶出家门的侯府弃女罢了。当晚的事情,想来云亲王也是顾全你的名节,事后才不了了之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这个哑巴亏你就得认,现在来寻我麻烦,还敢动手打人,就凭你根本不配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因为强烈的窒息感,觉得脑袋都嗡嗡作响了。

    但她却仍旧不忘反抗,甚至伸出指甲,对着杨子贡的手背,就是狠狠的挠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几条血淋淋的伤痕,赫然落在手背上后,杨子贡更加被激怒了,手下的力气又重上三分。

    其实杨子贡还不至于真失了分寸,要了周笑笑的命,他只是想吓住对方,摆脱纠缠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本该惊惧交加的周笑笑,神情虽然痛苦,可嘴角却勾起,对着他极为诡异的笑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杨子贡弄明白,这一丝笑意,究竟是何意的时候,周笑笑竟然不再挣扎抓挠,反倒向着自己的衣领处,直接用力扯去。

    杨子贡反应也不慢,几乎是周笑笑衣衫不整的瞬间,他就意识到大事不妙,今晚他就不该过来。

    可等到他立刻松开周笑笑的手,转身想走的时候,却不料背后一声清脆的皮鞭划破长空的声音传来,接着杨子贡就觉得后背挨了一记软鞭,疼的他险些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杨子贡这边,踉跄间险些没跌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没了他在前挡着,周笑笑的身影立刻暴露出来,就见她此刻,头发乱了,脖子间也是被掐的指印分明。

    尤其那衣衫不整的样子,任谁瞧了,都会觉得适才杨子贡,必然是对她意图不轨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周笑笑,更是失声大哭,手捂在衣裳撕开处,向着厅堂门口就跑了过去,更是啜泣间无助的说道:

    “董四小姐救我,青钰姐姐我好怕,万幸你们是来寻我了,否则这登徒子真就要对我,对我妹妹没脸活了,还不如索性一头撞死,也好过受到这等羞辱。”

    一见周笑笑话说完,向着一旁的柱子就要撞去,吕青钰和魏玲兰赶紧将她拦下。

    接着就见吕青钰气的,一张俏脸都白了,更是对着董卿卿说道: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是斗嘴不睦,可董卿卿咱们也都是女子,清白有多重要,流言蜚语又是如何会将人逼死的,你心里比我还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汝南郡侯好大的胆子,既然敢欺凌笑笑妹子,就算为了咱们女子争口气,董卿卿你也不能轻饶了他。你只管往死里揍,这登徒子真有个好歹,我吕青钰担下此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哪里还用吕青钰多说,董卿卿为何年过二十嫁不出去,她的母亲和长姐又是如何死的,这一切不都是因为女子的清白被损,流言蜚语重伤所致。

    因此瞧着周笑笑那衣衫不整的样子时,董卿卿仿佛就在她身上,瞧见当年她奋力之下,也只能保全住自己,眼睁睁看着母亲和长姐被先一步虏走,却无法成功突围去救的悲痛回忆。

    就见董卿卿,恨的眼睛都红了,更是声音里都带着一丝杀气的狞笑说道:

    “吕青钰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教我,这等对清白女子,意图不轨的登徒子,真杀了又能怎样,我董卿卿还怕了他不成。你们这种无耻败类,就活该去死,留在世上也是多余,本小姐今日就好好的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董卿卿话一说完,手中的软鞭那是一点都不客气,向着杨子贡的身上,就狠狠的抽了过去,直打的对方,在地上狼狈翻滚躲避着,却是毫无招架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