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:表明心意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人活在世,有时候争得不就是这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笑笑也理解楚云宸的愤怒,毕竟拱手相让是一回事,被人从手中强行夺走,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毕竟都是皇家的事情,所以眼瞧都涉及到顺帝了,周笑笑不禁住了嘴,很有分寸的,没有将话接下去。

    而屋内这片刻的沉默,也叫楚云宸意识到,他今天说的确实有些多了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后,就见楚云宸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你这妮子的好意,还有这瓶外伤药,本王都收下了,也领你这份人情。说起来你我之间,彼此都相帮相救数次,加上你是清君的妹妹,我也确实把你视若自家人看待。因此在侯府受了委屈,你大可以遣人随时来找我,你一声声的姐夫叫着,我自然不会对你不闻不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咱们单独共处一室,到底对你闺名不好,还有太子那边,记得我同你说过的话,他确实是个难得的夫婿人选。至少这次你的眼光,可比对汝南郡侯心生好感那次要强太多了。而且不妨和你交代一句掏心窝子的实话,你长姐一心期盼的皇后之位,本王恐怕难遂她的心愿,但是笑笑你不同,傻人有傻福,以你的身份若真与亦宣被赐婚,必然是嫡王妃无疑,将来这大云朝最尊贵的女子,必然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若真从一个乡野长大的侯府弃女,一跃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,那这的确堪称一段传奇了,后世也定会脍炙人口,一代代的述说下去不可。

    可对此,就见周笑笑却没丝毫的激动之色,反倒很平静的说道:

    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,苦头吃的多了,就更看得明白,显赫一时都是过眼云烟。一旦身死什么都带不走,你还会发现,一辈子被这些身外之事所拖累牵绊着,当真好生无趣。所以我与姐夫一样,对这些权势都不热衷,一切随缘就是了。既然姐夫这边,药也收下了,我的心意也算送到了,那笑笑就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周笑笑就伸手要将屋内推开,却不料门竟然被人,从外面先行给打开了,接着苏清君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瞧见周笑笑竟然也在房内,苏清君明显愣了一下,但并未有丝毫的不满,反倒淡然轻笑间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笑笑也在啊,你是来给王爷见礼请安的吗,瞧你们关系好的,若对外说是亲兄妹,恐怕都会有人信呢。本来我相约王爷,前往道观后山观赏枫叶的,既然三妹你也在,要不咱们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哪里会如此不懂分寸,人家郎情妾意的去游赏枫叶似火的美景,她一个做妹妹的跟着,那算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赶紧摆摆手,笑着婉拒道:

    “长姐就别打趣我了,妹妹最近时运不济,总是麻烦缠身呢。前两天在山上遇到恶猿,险些没丢了小命,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呢,哪怕各家随行的护院,都在山上大肆驱赶了一番野兽猛禽的,现在各府千金们也络绎不绝的上山游玩去了,但妹妹还是有些后怕,因此还是你们去吧,我就不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话一说完,施礼间就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转身前,她隐晦的看了楚云宸一眼,又用手碰了下自己的肩膀,显然是在提醒对方,凡事多加注意,别再叫伤口崩裂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楚云宸,心里了然之下,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,显然是将周笑笑的嘱咐,都给记下来。

    总算放心下来的周笑笑,当即脚步轻快的,就准备去看望下沈氏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才在观内的林荫小路上转个弯,眼瞧前面就是一众女眷下榻的香客房舍了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楚亦宣的身影,竟然从旁边一棵足要四个人,才能环抱住树干,极为高大的老柳树后面,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早就是周笑笑做生意那会,潜移默化间,形成的一种习惯了。

    毕竟做生意的人,就是要圆滑,还得多听多看,心里多琢磨着点子,所以楚亦宣才一冒出来,周笑笑眼角余光就瞧见他了。

    虽然和楚云宸一番交谈下,周笑笑也没那么生气了,可这不代表,她就真的全都释然了。

    而楚亦宣,别看是堂堂的太子殿下,一见周笑笑目不斜视的,只是一味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他竟然放下身边,主动来到周笑笑身边,迁就着她的步子,一边往前走,一边歉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我知道适才你在云宸堂兄那里,算是将我说的话,听了个一清二楚。但是我希望你知道,一瓶玉露膏,我楚亦宣没那般无聊,就算真能惹得堂兄气愤交加,可对于我来讲又有什么好处呢,只会叫本来就针锋相对的关系,更充满了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多此一举,全都是为了笑笑你,因为我不愿看着你和堂兄走的那般亲近,所以我的确有私心,我想叫堂兄疏远你,如此如此你就”

    楚亦宣这话越往后说,神色间越是羞愧自责,向来稳重淡然的他,竟然吞吞吐吐间,话说到一半就讲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听到这里,哪里还不明白,对方会做这种,恶心人又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,竟然只是因为在意她和楚云宸走的太近,心里不安罢了。

    从未想过,在楚亦宣的心里,竟然在意她已然到了如斯地步的周笑笑,一时间她气也消了,人也愣住了,竟然半天不知该如何去接这话才好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平日里,绝不是个花言巧语之辈的楚亦宣,这回却极为主动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我不知道,自己究竟哪里做的还不够好,叫你始终对我若即若离。就如同之前我为救你而负伤,你赠我玉露膏,也表现出的很关心,可事后你却一次都未来看过我,反倒是今天肯为堂兄亲自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可知道,在教习你礼仪的那段日子里,瞧着你心不在焉的偷懒发困,总是想尽办法的偷偷溜走,我只觉得你憨傻可爱。后来你莲池旁遇到危险,却临危不乱,更叫我对你刮目相看,再难从心里将你忘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感情一事强求不得,但我在你面前,不是太子,不是皇亲贵胄,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关心你的机会,若最终笑笑你还是觉得我们不合适,那我楚亦宣绝对不会死缠烂打,我会选择祝福你觅得良缘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