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:皇家子弟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楚亦宣告辞一声后,再转身之前,眼神复杂的看了周笑笑一眼,但终究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楚云宸再次将房门虚掩上后,竟颇为闲情逸致的打趣道:

    “若是心里真放不下我那堂弟,你这妮子就赶紧追上去吧,毕竟这心结一旦有了,再想解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亦宣这小子,虽然性子一板一眼,凡事都恪守礼数规矩到,近乎古板严苛,好像恨不得叫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如何德行堪称众皇子典范的样子,确实不叫我待见。但比起旁的皇亲贵胄,一众世家子弟,咱们这位太子爷,还是很出众的,加上身份显赫,算是个好个归宿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忍不住眉头挑了下,没好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姐夫不是和太子殿下,向来不对付嘛。怎的今天到替对方说起好话来了,我平生最恨背叛,其次就是道貌岸然之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意赠药,他却转脸就把我给卖了,这与背叛有何区别。至于道貌岸然嘛,这就更不用说了,本来以为瞧见的太子,是个温润如玉,儒雅有礼之辈,却不料这背后耍起的手段,那也是层出不穷的很呢,当真是叫人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哪里听不出来,周笑笑言语还这般尖酸刻薄的,分明就是心里的气没消。

    忍不住摇头苦笑了一下,就见楚云宸的神色,忽然露出些许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要本王说,周笑笑你就是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你扪心自问,就连你这区区的侯府千金,尚且因为想在家门站有一席之地,不知人前人后,都有多少张面孔呢,哪一日又不是小心筹谋,步步为营的。所以就更别提,皇家子弟了,虽说一出生,看似含着金汤匙长大的,但这份尊贵背后的不易,却比你在侯府,还要难上千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喜欢楚云宣这个堂弟,因为本王觉得,他若有朝一日,真继承大统,太过想留下个好名声,事事叫人称赞,却浑然不知恩威并施,没有雷霆之怒的一国之君,如何能肩负起我大云的江山社稷。但将心比心,我父皇若非早早驾崩,本王还是嫡皇子,并且晋封为太子,在无数兄弟的窥探敌意下,本王也不可能真是个清心寡欲,一心向善的人,否则哪天怎么被人弄死的都不知道,直接做了糊涂鬼。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楚云宸,一向和楚亦宣不对付,因此他的话才显得更中肯,周笑笑自然也是能听进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心里的气愤,不禁也释然了大半,就见周笑笑不禁自嘲一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,姐夫说的一点也没错,太子殿下本就不是寻常人,我却盼着他这种身处皇权朝政漩涡,最中心的人,真是个表里如一,温和如玉的人,到底是我自己钻了牛角尖。不过今天姐夫的一席话,也确实叫我对你过去的一些看法,大为改变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从你的言语里,笑笑我并未听出,对皇位的执念有多重。而且你还劝我和太子解开心结,又说他是个良人,你要知道若我与他真有什么牵绊,到时镇国侯府可能就成了太子的倚仗,姐夫这对你的处境,可算不得什么好事呢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,眉眼间又带上三分笑意,并且言语打趣起他来了,活脱脱又变成了一只狡黠小狐狸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云宸不禁心里松了口气,也不知为何,与周笑笑谈天说地,就是会敞开心扉的他,到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反倒很坦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整个大云,人人都道本王不甘心,将本该属于我的皇位,拱手让给皇叔父一脉的人继承大统,代代相传下去。可若本王告诉你这妮子,其实由始至终,我都没觉得做皇帝,是什么好事,反倒只觉得这是一副久困宫中的枷锁,恐怕这话我说了,你也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周笑笑却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,反倒很认同的点点头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干嘛不信呢,姐夫你这个人呢,喜怒无常,性子漠然,这都一点不假。但你也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向来有什么说什么,和你讲话特别轻松,从来不用在心里去揣摩,你言语的背后,究竟真正的意图是什么。说句你恐怕不爱听的话,就你这性子,比起太子殿下,要我说更不合适做皇帝呢。并非说你没这个能力和资格,只是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,高处不胜寒,更是不能由着性子,活得洒脱随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若是姐夫真有心一争皇位,你就不会远离皇权中心,跑去边疆领兵作战了。人人都说你是想用战绩功劳,威逼陛下就范,可是你有先帝遗诏在手,继承皇位顺理成章,用得着如此麻烦,毕竟战事一起,刀剑无眼的,你犯不上用九死一生,换来只是锦上添花的战功赫赫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闻言,不苟言笑的他,竟然难得露出一个很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都看傻眼,以为自己眼花了的时候,楚云宸却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你这小妮子,竟然会是本王的知己,不但如此了解我心里的想法,还将我的事情,全都分析的这般精准无误。这皇位我的确没多大兴趣,之所以和顺帝父子相争不下,可能更多的还是来源于不甘和恼火吧。毕竟再怎么说,我才是父皇的嫡子,手握遗诏继承大统乃顺理成章之事。可是皇叔父趁着我在外征战的时候,一句话都没交代,便以恐我安危有变,国之根本不能动摇为由,将我那堂弟册立为了太子,意图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下来,明里暗里皇叔父对我的提防加害层出不穷,可他越是如此,本王就越不想叫他称心如意。其实说到底,亦宣无错,但他既然坐在太子这个位置上,那也怪不得本王去迁怒他了,所以这兄弟情分是越走越疏远了。他们父子既然想争,那本王就奉陪到底,就算这皇位我可以不坐,但最终谁去继承,必须我点头应允了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