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:多此一举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虽说周笑笑知道,楚云宸把她往屏风后面塞,那也是出于好心,顾全她的闺名。

    否则楚云宸如今,上衣都脱了,就算肩膀上是有伤,和她同时关着门,待在房间里,这话传出去,恐怕不知道要多难听呢。

    说不定连亲妹妹,满心妒忌,故意借着包扎为由,勾引亲姐姐未婚夫婿,想要取而代之,成为王妃的话,都能被编排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领情的点点头,示意楚云宸,她保证不会出声的。

    但是瞧着楚云宸,放心去开门的背影,周笑笑心里又是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毕竟她只是好心来送药,没法对一个,因为救她而负伤的人,不闻不问,良心过不去罢了。

    结果她哪里想得到,楚云宸疑心那么重,两人斗嘴拉扯间,对方的伤口还崩开了。

    如今她平白沾了一手的血,没来得及清洗呢,还得在这屏风后面躲着,好像她真做了亏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在心里告诫自己,以后还是离着楚云宸远一些,毕竟和自己的未来姐夫,真闹出不清不楚的闲话,对她还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间楚亦宣,那熟悉的声音,竟赫然传来了:

    “我听身边的小太监说,瞧见堂兄这屋里,昨日傍晚,影羽很隐晦的,送出去了一盆盆的血水,猜测你可能受伤了。本来堂弟也是不信的,毕竟我大云皇室,论起能征善战,武功卓越,说又能与云宸堂兄相提并论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进屋后,虽然堂兄披上了锦袍,但满屋浓重的血腥味可没散开。加之这大白天的,堂兄为何衣衫不整,想来不会是才换了药,重新将伤口包扎好吧,那堂弟我来的到很是时候,因为我是前来送药的。”

    躲在屏风后面的周笑笑,她也没想到,这叩门而入的人,竟然是楚亦宣。

    而且透过屏风,她是依稀能瞧清楚,楚亦宣随后,取出的那个小瓷瓶,竟然就是她那天,给对方留下的半瓶雪露膏。

    周笑笑脑子多灵活,一想到这药是楚云宸送她的。

    而这位云亲王向来不喜楚亦宣这个做太子的堂弟,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她周笑笑,将楚云宸的一番好意,转送给了对方最厌恶之人,现在楚亦宣还亲自把雪露膏,又转手物归原主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彼此转赠下来,将心比心,换成她周笑笑是楚云宸,心里也是会极为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当即一道屏风之隔下的周笑笑,脸色就冷了下来,若说楚亦宣不是故意恶心人,完全是无心之举,这话骗鬼去吧,反正她是断然不信的。

    而那边还浑然不知,周笑笑也在房间内的楚亦宣,眼瞧着楚云宸只是盯着那瓷药瓶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就见楚亦宣,眼眸深处,却露出一丝笑意,也不在意,自顾自又说道:

    “瞧瞧我这记性,知晓堂兄可能受伤了,就立刻赶来了。却忘了这雪露膏,旁人手中没有,可堂兄府中不恰巧也有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这到奇怪了,具堂弟我所知,宫中的那一瓶是应对皇室中人,突然受伤而备着的,根本不可能赏赐到镇国侯府。那笑笑这送我的雪露膏,又是从何而来呢,总不至于是堂兄王府内的那一瓶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楚亦宣意有所指的话说完后,正等着看,楚云宸有何反应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屏风后面,忽然一声讥讽的冷笑传来,接着周笑笑的身影赫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她出来了,楚亦宣自然是满脸的错愕,心里更是慌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眉头皱起,语带轻斥,却也难掩关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不是叫你待在屏风后面,怎么你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不可置否的笑了下,而后就优哉游哉的说道: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这太子殿下,话里话外,都涉及到我相送雪露膏的事情。所以太子有所疑问,我自然要亲自解惑才成。哪怕我明明记得,之前就同殿下说过了,这药乃亲王姐夫你相赠的。”

    “许是太子当日负伤,疼痛难忍下没听清楚,这才会眼巴巴的又跑来询问姐夫,此药的来历了。毕竟太子同姐夫你,可是堂亲兄弟,总不至于是存心拿着这药,明知故问,存心给人添堵吧,那未免也太居心叵测了,咱们太子可向来是最温文尔雅的,岂会是个佛口蛇心之人。”

    也难怪周笑笑这番冷嘲热讽,说的如此毫不客气,半点面子都没给楚亦宣留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,她一心一意,担心着楚亦宣的伤势,明知暗中将雪露膏给了对方,事后若楚云宸知晓了,心里定然不快。

    可为了楚亦宣的伤势着想,周笑笑还是没藏私,将苏含笑随身带在荷包里的玉露膏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反之楚亦宣呢,就为了存心给楚云宸添堵,转身就把她给卖了,竟然拿着玉露膏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心里,总觉得楚亦宣,相救过她好几回,与旁人是不同的,所以周笑笑就更无法接受,对方这近乎是在坑害她的做法。

    结果这下倒好,本来是刺激楚云宸的,结果楚亦宣现在,却成备受打击最严重的那一个了。

    而在瞧楚云宸,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玩味笑意,更是从桌上,将玛瑙药瓶拿起来,故意叹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要我说,亦宣你今天,到是多此一举过来了。我肩膀是受了些小伤不假,但却并无大碍,你没瞧见我如今,活动自如,丝毫影响都没有吗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笑笑这妮子,早就给我送来了一瓶,比玉露膏还要好上百倍的外伤药,简直是敷上就能止血,三天便能愈合伤口,因此那瓶玉露膏啊,你自己留着用吧,就不用再往我跟前送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就算是伶牙俐齿的了,尚且还总被楚云宸气的半死呢。

    所以换成楚亦宣,这番挤兑挖苦的话听下来,他哪里还待得下去,立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: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到是堂弟多事了,既然堂兄这边无碍,还有笑笑照顾着,那亦宣就先告辞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