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:亲自包扎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但是反观周笑笑,好心好意不被领情就算了,临了还被怀疑是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这换成是谁,恐怕都是要恼了的。

    眼下手腕又被扯住了,走还走不了,就见瞧着柔弱,实则性子别提多要强果决的周笑笑,直接一脚向着楚云宸的墨色银丝祥云纹的靴背上,就狠狠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饶是楚云宸武功高强,铮铮铁骨的,可也被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但是打又不能打,骂又不能骂的情况之下,他也只能忍不住的嘟囔道:

    “在你家那帮子亲人处受了委屈,我瞧着你这妮子,现在是将火气,也全发泄在本王的身上了。周笑笑你适可而止,赶紧把脚移开。”

    “踩两下得了,你还真打算把本王的脚也给弄伤不成,那我到时可真就是新伤加旧患,明日母妃设宴都甭想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被冤枉的滋味不好受,但周笑笑也不是个没分寸的人,所以又狠狠对着楚云宸的小腿,踢了一下后,她到也收回了脚,挣扎着手腕说道:

    “我哪敢朝着您发火,只要云亲王你将我给放了,那我周笑笑立刻转头就走,一刻都不会多待的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哪里哄过女子,周笑笑这挣扎不休,一脸恼火的样子,确实叫他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只当是拿瓶药,他没收才惹下的矛盾,当即楚云宸赶紧将玛瑙小瓶,又给强行拿回到了手中,迁就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刚刚都算本王说错话了,误会了你的一片好意,这下你这只恼羞成怒的小狐狸,总该消气了吧。影羽替我去办事了,等他回来我就将药敷上,本王肯信你,不会帮着楚亦宣暗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对于楚云宸这种,三天两头就会遇到刺杀,暗中险些被害的次数,更是数不胜数的人来将,这一句我肯信你,已然是他表示歉意的最大诚意了。

    可对此自然不得而知的周笑笑,一瞧楚云宸竟然又把药瓶夺走了。

    站在她的立场上,对方想冤枉她就冤枉,现在还想用她的良药,世上哪有这般霸道的人,她自然是不肯的。

    伸手就要去将药瓶给夺回来,可是哪曾想楚云宸抬手一躲,肩膀本就没愈合好的伤口马上被牵动了。

    就见他闷哼一声,脸色都白了一下,并且下一刻,他身上暗黄色的锦袍,肩膀处就被鲜血晕染开了。
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瞧见楚云宸伤口分明是崩裂开了,周笑笑自然不敢再乱动了。

    虽说今天楚云宸疑心太重,她恼了也是情理之中,但对方这伤到底是为了救她才落下的,所以就见周笑笑,立刻担忧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就是活该自己找麻烦,偏偏要眼巴巴的来给你送药,结果自己惹了一肚子气不说,到也害的你伤口又裂开了,赶紧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敷药止血。”

    这一着急,周笑笑就忘了自己现在,是侯府嫡女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毕竟以前走南闯北的,身边跟着的,又是账房又是伙计,外加还会雇佣镖师。

    所以在男女大防上,遇到意外时,可顾不得那么多忌讳的周笑笑,此刻知道影羽不在,楚云宸又不愿叫人知道他受伤的事情,所以就想着亲自为对方重新包扎下伤口。

    周笑笑到是爽快,但是楚云宸为人本就严谨正派,昔日嫡皇子出身的他,更是将规矩体统学了个扎实。

    所以眼瞧周笑笑,见他半天不动,竟然上手就要去扯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还真有点被吓到的楚云宸,一把甩开周笑笑的手腕,脚下接连后退,堂堂武功卓越的云亲王,竟然楞是被逼到了茶桌旁了。

    眼瞧这一幕,就算周笑笑适才心里再恼,也被逗得一时没忍住,直接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楚云宸可不愚钝,他哪里会不知道,周笑笑是在笑他举止惊慌失态呢。

    顿觉没了面子的楚云宸,轻咳一声稳了稳心神,也是豁出去的一边解开衣扣,一边闷声说道: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周笑笑,你自小究竟是在什么环境里长大的,再不济沈夫人也是名门闺秀出身,竟然会教导出你这么个,满腹心机,对着男人也敢直接上手的疯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适才可不是本王慌了神,我只是怕你我共处一室,到时你的闺名受损。既然你这妮子都不在意,本王又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强行解释的楚云宸,周笑笑不禁撇了下嘴,知道只有真正心虚的人,才会旁人一句都没问,自己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但确实没想到,楚云宸也就是看着凶,面皮还挺薄的周笑笑,她也没在打趣下去。

    反倒从屋内取来纱布剪刀,一边裁剪着,一边慢悠悠的说道:

    “您这位亲王殿下的住处,哪个不开眼的,会轻易来打扰。更何况我叫你姐夫,你又快和我长姐成婚了,咱们也算是一家人,就算平日走的亲厚一些也是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有姐夫护着我,谁敢乱嚼舌根,您还能轻饶了去,我周笑笑有什么可怕的,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问心无愧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前几年,为避免身处帝都内,无休止的算计迫害,在外可是领了多年兵的人。

    边疆苦寒的大营生活过的久了,他的骨子里,可就带着几分大开大合的豪放刚毅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这凡事,大大方方,在他面前不拘束,反倒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性子,确实叫楚云宸瞧着,可比那些所谓笑不露齿,吃个东西也要用袖子挡来遮去的大家闺秀,不知要顺眼多少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眼神清明,楚云宸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可放不开的,当即宽衣解带,就脱下上衣,将肩膀崩裂的伤口给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以前经商的时候,难免也会遇到些山匪绿林的,镖师,随从受伤也偶有发生。

    人手不够的时候,周笑笑也会帮着包扎伤口,所以动作尚算熟练之下,将药膏敷上去后,她就帮楚云宸从新裹上了纱布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瞧着楚云宸,更衣不便,想好事做到底,从旁帮帮忙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忽然一阵叩门声传来,不禁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的反应更快,马上将周笑笑向着屏风后面藏去,并压低声音嘱咐道:

    “你我虽只是寻常包扎伤口,但怎奈人言可畏,你这妮子又是未出阁的世家千金,传出去什么闲话对你没好处。别发出任何声响,估计是你长姐等的久了,派人来催,本王将人打发走了,你再出来也不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