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:上门送药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神情凝重,知道她在侯府苏家的日子不好过,只当她确实有急事的吕青钰和魏玲兰,自然也不好多加挽留。

    提醒她一定要自己多加小心后,就起身相送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周笑笑,其实她所谓的要紧事,就是回到住所,从首饰盒子最下面,取出了一个红玛瑙做成的小药瓶。

    这药名为白骨生肉,听着挺骇人的,却是当初她通过水滴印记,从宝库里取出来的一瓶,稀世罕见的外伤药。

    这药涂抹在伤口上,就算是深可见骨的伤,不但立刻止血,最多三天就能开始长出新肉,极为的神奇。

    当初周笑笑额头划破,若非担心好的太快,被有心人察觉端倪,这药她一早就拿出来用了。

    后来她额头上,还是落了淡淡的一个小疤痕,私下里这白骨生肉,不过涂抹了一回,疤痕就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所以将药小心的用锦帕包好,以防被人瞧见后,她就马上奔着楚云宸的住处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稍许后,到了对方的门前,稍微犹豫了下,周笑笑还是叩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不过叫她没想到的是,亲自来开门的人,竟然是楚云宸。

    而瞧见周笑笑,显然也很惊讶的楚云宸,他愣了一下后,立刻询问道:

    “莫非是清君叫你来的,本王适才有些事情要处理,因此更衣慢了,如今我这就去赴你长姐相邀,陪她登山去赏枫叶,你这妮子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身份贵重,并且她是楚云宸的未婚娘子,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打从来到凌云观后,她就被宁贵妃接去同住了,毕竟这位贵妃娘娘也算是楚云宸的养母,与未来的儿媳想走的近些,多提点相处着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周笑笑,这两日都没瞧见苏清君的缘故。

    不过一瞧着楚云宸,迈步就要往外走,周笑笑却立刻伸手就将他的去路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给楚云宸,反应的时间,她就强行推着对方,直接进了房间,甚至顺手还把门给关好落了栓子。

    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,饶是楚云宸一向镇定,却也退后了两步,双眉紧皱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妮子,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,找本王求救来了。我可听说你被逼的,都改名换姓,还被从苏家的族谱上除了名。莫非你家那位老祖宗,做到这步还嫌不够,非要了你的小命才肯罢休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却直接耸耸肩,一脸轻松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改名换姓我巴不得呢,苏家一群凉薄之人,我也根本没把他们视若至亲看待,此事我另有深意,就不劳姐夫费心了。不过你对我的事情,到还真是了解的很清楚啊,但有这功夫,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闻言,掩饰尴尬的轻咳一声后,就漠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还不是清君,也不知你哪里好,她总是喜欢提及你,听得多了,你这妮子又闯了什么祸,做了哪些惊世骇俗的事情,本王自然是知道些的。至于说我自己,又有何可担心的,你到底要讲什么,把说赶紧说清楚了,我还要赴约去找你长姐,不能叫清君久侯。”

    眼瞧楚云宸话一说完,起身又要往房门外走去,周笑笑再次一把将他给推了回去,而后将锦帕里包着的小药瓶,往对方手里一塞说道:

    “我自然也不想拦着你,同我长姐风花雪落,做那碍事之人了。只是你知道我改名换姓,我何尝不知道你伤势不轻。这是极好的外伤药,就算伤可见骨,最多三天就能开始愈合了,你赶紧叫影羽进来,帮你敷在伤口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伤势没将养好前,还非要逞强去登山,如今枫叶似火,去观赏的诰命夫人,世家贵女,这两天也是络绎不绝的。你若当着她们的面,真的伤口崩裂开了,到时你想隐瞒伤势的事情,可就彻底演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此刻,双眼已经微眯了起来,语气里带着一丝警惕的说道:

    “果然是只既奸诈,又狡猾的小狐狸,你是何时瞧出本王那日负伤的。你与太子走的一向极近,是不是也将此事告知给他了,还有这药膏,若真如你说的这般有奇效,此物绝非你该拥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楚亦宣给你的,而后叫你代为转交给我,那本王真是怀疑,这里面是不是被添了什么,本不该出现在药里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又不傻,她哪里听不出来,楚云宸这是怀疑药膏被动了手脚,生出了疑心呢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将压箱底保命的东西都拿出来了,好心好意,眼巴巴的前来送药,对方竟然觉得她周笑笑是给楚亦宣做马前卒,存心前来卑鄙暗算的。

    当即被楚云宸的话,直接气乐的周笑笑,就见她二话不说,将玛瑙药瓶直接夺回手中后,自嘲不已的说道:

    “若我和你说,再未回到侯府前,我有幸结识了一位云游的神医,彼此有缘下,他见我身世可怜,这才在弥留之际,将自己的一些珍宝转赠给了我,想来这话你也是不信的吧。所以当初石洞内的相遇,不是偶然,我就是太子楚亦宣的细作,故意去打探你的情况,还将护心镜送给你博取信任,虽然一时帮你克制住了寒毒,没叫你备受煎熬的活着,但我此举也是心存恶念,为的是放长线钓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再到今天,我将压箱底保命的药拿出来,那也是楚亦宣授意的,为的就是在得到你的信任后,用毒悄无声息的害死你。不过云亲王您简直太睿智了,一眼就将我的把戏看穿了,所以这被掺进去剧毒的药膏啊,您自然是不必用了,我这就带走好毁灭证明,以免啊连累我的主子太子殿下啊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话里话外,那讥讽嘲弄的语气,楚云宸又不傻,他哪里听不出来对方这分明就是恼了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两人第一次相遇,周笑笑能拿出护心镜,确实就叫他倍感意外。

    若说对方真有一番奇遇,而得到了一些稀世之宝,这话是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马上意识到,似乎是自己提防的心思太重了,伤了这妮子的一片好心。

    当即楚云宸眼瞧周笑笑,就要走出房门了,他立刻伸手,就将对方的手腕给扯住了。

    轻轻一用力,就将愤愤然,生着闷气的周笑笑,又给拽回到了自己的身前,不许她负气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