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:性情大变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董卿卿的话,不但泼人冷水,言语间的讽刺,更是极为的刺耳,委实算不得多中听。

    但对此周笑笑却只是淡淡一笑,甚至还冲着董卿卿,当先福身见礼,毕竟之前对方替她说过话,这个人情她是记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至于魏玲兰,虽说有着公主的封号,但到底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,反观董卿卿,当朝皇后的亲侄女,对方话说的就算再难听些,她也是低着头,不愿惹下是非的全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可是吕青钰论身份,可一点不比董卿卿差,两人可谓是半斤八两,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加上现在吕青钰,已经在心里认定,她是三人里年龄最大的,那就该护着其余两个妹妹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吕青钰,老鸡护小鸡似得,张开双臂就将周笑笑和魏玲兰,全都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小巧的下巴,不服气的一扬,吕青钰就毫不客气的唇齿反击道:

    “董卿卿,你自己性格孤僻,与人难以相处,那是你自家的事情,少在这里对我们姐妹三个指手画脚的,凭你还没这个本事。我吕青钰的事情你管不着,看在咱们自幼也有些交情的份上,这次本小姐就不同你计较了,可若再有下回的话”

    不等吕青钰说完,就见董卿卿,漠然的眉眼间,竟然升起一丝逗弄之色的抢先说道:

    “不然下次你又待如何,毕竟你吕大小姐会的那点花拳绣腿,还是我打小的时候教给你的呢。你打又打不过我,争执起来呢,嘴又一向不是个伶俐的,要我说啊吕青钰你简直蠢的都快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被这番话,气的直跺脚的吕青钰,正干瞪眼,却又不知如何反驳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站了出来,神情从容间,又不失礼数的浅笑说道: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谁也预料不到,今后的路究竟会是怎样一番光景。但至少眼下,能觅得三两个志同道合的好姐妹,这在我看来就是种幸运。至于董四小姐,为了还没发生的事情,就处处提防着旁人,可你须知,没有真心待人,又岂会换来真心以对,凡事都是相互的,你有的只是提防,那旁人待你的何尝不是疏远与伪善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在旁,虽然周笑笑的一番话,她就听懂了个七七八八,但觉得对方说的话,很是在理的她,当即得意的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怎么样董卿卿,我吕青钰承认,自己文不行,武也不如你,整天的就喜欢胡闹贪玩。但我这二妹,却是个不简单的,侯府苏家人那般步步相逼,笑笑都能应对自如,不落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你还是别在这自取其辱了,毕竟你若举止有失,到时可是会清誉尽毁,给你们将军府蒙羞的。”

    魏玲兰别瞧不说话,但她始终都在察言观色,董卿卿的神情。

    当瞧见这位董四小姐,表情彻底阴沉了下去,显然心里是恼了的,魏玲兰吓得赶紧去拉扯吕青钰的衣袖小声劝道: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,你就别在说了,何苦往董姐姐忌讳的事情上提呢,你这不是往对方心里捅刀子呢嘛,算妹妹求你了还不成,咱们这就走吧,等回了衔草堂我给你最糕点吃可好。”

    被魏玲兰这一提醒,吕青钰后悔的眼睛转了两下,也意识到自己一激动,话说的冒失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有些心虚的,拉着周笑笑就要离开时,却不料董卿卿却在此时开口了:

    “吕家那个娇生惯养长大的蠢货,日日活在无忧无虑里,没见识过这世道人心的狠毒与险恶,那是她的福气,也是她的幸运。可是周笑笑你呢,至亲的欺凌不好受吧,适才我在一旁听得真切,你现在连姓氏都被褫夺了,还从族谱上被除名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你竟然还认为,真心对人,就能换来旁人的善意,这全都是瞎扯。愿来本小姐以为,你与那些俗人不同,看来还是我高估你了,不过也是个蠢货,和你再多说一句话,我都觉得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董卿卿这骤然出现,又负气自行离开,如此唐突的举止,看得周笑笑还真是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而吕青钰,直到董卿卿彻底走了后,适才针锋相对的神色没有了,反倒露出一丝怜悯的叹了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笑笑,别在看了,咱们去衔草堂吧。至于董卿卿吧,她说话是难听,但你也不用和她计较过甚。其实打小我和她就经常出入皇宫,因此总在一起玩闹,加上后来入宫被宁贵妃养在身边的铃兰,咱们三个年纪相当,关系还很要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董卿卿比我们都大,打小又是练武,颇为仗义的性子,所以我们都跟在她后面,姐姐长姐姐短的,玩闹嬉戏,那还真是一段值得人回忆的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适才,董卿卿和吕青钰之间,那针尖对麦芒的架势,说她们两个昔日竟然是至交好友,这话真是太叫周笑笑感到意外了。

    而她那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,惹得魏玲兰掩嘴笑出了声,并且她更是立刻点点头,作证般的忙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青钰姐姐说得全是真的,当年我七岁入宫的时候,这二位姐姐都比我大,对我很是照顾。加上董姐姐又是个四五岁就开始习武的人,性格爽朗,爱说爱笑,为人也最是仗义,别看是个女子,却是再英气不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后来,自从那次的变故,董姐姐就像变了个人似得,若一定要形容,她就像刺猬似得,靠近她的人,无论是好意还有关心,都会被刺的遍体鳞伤,久而久之也就无人再与她走的亲近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都会有好奇心,周笑笑自然也不例外,尤其是董卿卿,那一柄软鞭在手,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,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那般显赫的家世,周笑笑委实想不出,董卿卿会遇到什么变故,竟然导致她性情大变,因此她不免追问道:

    “董四小姐,是宣威将军府的嫡女,又是皇后娘娘最疼爱的侄女,我实在想不出,谁敢给她委屈受,这岂非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闻言,却无奈的一耸肩说道:

    “在帝都内,自然是无人敢欺凌她董四小姐了,可是那年她外祖父病重,她和长姐,陪着母亲离开帝都去探望。谁知道在路上遇到了山匪,最疼爱的母亲,姐姐全都被迫害死了,若非董卿卿命大,恰巧被去地方办完要务,折返回帝都的云亲王半路撞上给救了,恐怕她也没命活到现在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