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:义结金兰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柔婉一听,柳姨娘竟然叫她侍奉皇帝,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,她的脸马上就红了,更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的顺帝陛下,五十有四了,比父亲都要大上几岁,就算他是九五之尊,可女儿心里却是不愿求得这份恩宠的。毕竟现在宫里上有后宫之主的董皇后,下有宠冠六宫的瑶贵妃,女儿就算入了陛下的眼,哪里能有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现在炙手可热的,乃是当今太子,还有云亲王,凭什么长姐能下嫁亲王府,就算将来成不了皇后,那也是尊贵无人能及的,娘亲你想想办法,哪怕去给太子为妾,也比侍奉老皇帝强啊。”

    一见苏柔婉,到现在还没弄明白,自己的处境,早就没了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柳姨娘心里也清楚,这个女儿早就被她惯得太好高骛远了,当即就见她脸色一冷,强硬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答应也好,不答应也罢,这是你眼下唯一的出路了。本来你被禁足在这,连我也没法前来探望,我是趁着你祖母,还有齐氏都去了苏含笑那,这才冒险给你送些吃的用的东西过来,所以我没时间,耗在这里听你诉苦发牢骚。”

    “柔婉你只要记住,一旦成了妃嫔,你就是皇家的人了,彻底能摆脱庶出的卑贱身份不说,就连你那几个嫡出的姐妹,看见你都要行礼请安,对你的话唯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扬眉吐气,就算稍微做出点牺牲也是值得的,娘亲我真的得走了,以后我会叫周妈妈,抽空给你把锦缎华服,还有胭脂水粉都带来,柔婉你要记得,作为女子无论身处何处,都要好好打扮自己,如此才能吸引得男子为你情动心醉。”

    其实无论苏柔婉愿不愿意,柳姨娘早就把路给她指好方向了,除非她甘愿在山上待着,否则哪里有她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柳姨娘这边,苏柔婉都被禁足了,她还不死心的,暗中布局筹谋着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明面上她却不敢兴风作浪了,所以接下来的一两日,到是难得消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明天,就是宁贵妃设宴的日子了,周笑笑一边手里捧着本杂谈典籍,看得津津有味,一边瞧着竹心帮她用茉莉花香,熏着明天要用的罗裙,绣鞋,到也怡然自得,颇为的惬意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她难得摆脱侯府一帮人的算计迫害,享受下悠闲的晨起时光。

    却不料吕青钰,这位相府千金,竟然领着魏玲兰,横冲直撞的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都没给周笑笑反应的机会,吕青钰拉起她的手,就往屋外扯去。

    人都出了屋门,才从错愕里回过神来的周笑笑,连忙苦笑连连的问道:

    “吕小姐,你怎么一大早的就过来了,这般急匆匆的,可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,需要我帮忙不成。”

    一听周笑笑这话,就见自来熟的吕青钰,竟然伸手就在她的脸颊上,轻轻的捏了下说道:

    “好啊,含笑你果然都忘了,要和我与铃兰结为姐妹的事情,难怪我左等右等,也不见你去寻我呢。不过你不来没关系,我这不是亲自来找你了,走吧,一应结拜的东西我都备好了呢,就在铃兰住着的衔草堂内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当初吕青钰说要结为姐妹,周笑笑只当她是一时兴起,根本就没当真。

    可如今她才知道,吕青钰还真将这事放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相府嫡出的千金,外加一位公主,前来主动相约结拜,虽然对这小女儿家之间的姐妹之情,确实有点兴趣缺缺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但她自然也不会做那扫兴之人,平白得罪两位贵女,那她未免也太不识时务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立刻点点头,福身谢过后说道:

    “瞧瞧我这记性,最近这两天,出了很多事情,都是妹妹不好,到是将义结金兰的事情,给抛诸脑后了呢,当真是该罚。不过青钰姐姐以后,就莫要叫我含笑了,我如今改名换姓叫做周笑笑,从今往后也只会叫这个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一听,当即来了兴致,马上追问周笑笑,这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当她得知周笑笑改名挡灾,还被楚老夫人,借机将名字都从族谱上剔除掉后,吕青钰不禁愤愤不平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镇国侯府真是奇怪,明明都是至亲家人,却闹得和仇人一般。我祖母是当朝丞相,人人都怕他,可是他若惹我不高兴,我打小就揪他的胡子,也没见祖父将我如何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笑笑你放心吧,若苏家人真敢把你扫地出门,那你就来姐姐的家中住着,我今年十八,比你正好大上一整岁呢,咱们结拜后你就是我妹子,做姐姐的当然要照顾着你,有我吕青钰在,看谁还敢欺负了你去。”

    始终默默无声,乖巧的跟在一旁,只是静静听着的魏玲兰,她也觉得周笑笑摊上这样的祖母,还有一家子凉薄的至亲,的确挺可怜的。

    所以魏玲兰,虽然很怕生,但因为同情,都主动拉住周笑笑的手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咱们俩同岁呢,我是十月初九的生辰,就不知你是几月的呢。以后咱们姐妹相称,若侯府真给你气受,你也可以来凌云观的,到底我姨母是宁贵妃,有她庇护着,苏家人绝对不敢闹上道观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在周笑笑眼里,吕青钰和魏玲兰,不过都是俩小妮子罢了。

    但这俩小姑娘,那眼中真挚的关切,还有想要帮忙的善意,确实是没有丝毫的作假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着,如同过家家般,敷衍着结拜了事的周笑笑,到真有点被她们给感动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也握住魏玲兰的手,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那如此说来,铃兰公主你到要叫我一声姐姐了呢,我是五月十五的生辰,可比你要虚长几月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们三人,其乐融融的时候,却不料董卿卿,竟然走路无声的,忽然在她们身后出现了,并且语带嘲弄的笑道:

    “这亲姐妹之间,尚且勾心斗角的不少,就更别提异姓姐妹了。要我看啊,你们也别废时间义结金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女人之间,些许小事就会闹得不睦,与其早晚还是有相见成仇的那一日,何苦现在腻味在一起,做出这副姐妹情深的样子,着实叫人瞧了,就觉得可笑至极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