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:为妃为嫔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福身恭送走楚老夫人的苏红兰,一扭头眼瞧着,自己的生母齐氏,竟然还在为周笑笑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她赶紧上前,一把挽住齐氏的胳膊,边将她向房门外拽去,边撇撇嘴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,你瞧清楚了,我才是您的亲生女儿,旁人的事情,你管那么多作甚。更何况这个苏含不对,现在该称呼人家为周笑笑,改名换姓都算不得我苏家的人了,她自己乐意的,母亲何苦替她着急上火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赶紧走吧,省的祖母一会知道了,又该心里不痛快了,女儿可不愿你被个外姓人,连累的又挨迁怒训斥。”

    齐氏对待一双儿女,还是很疼爱有加的,所以苏红兰的话虽然难听,但她除了轻斥两句,到也无奈的被强拉硬拽走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站在房门口,福身目送齐氏离开后,眼瞧四下再无旁人了,她未转过身,只是清冷一笑的嘲弄说道:

    “周半仙,适才我只说,要借你的姓氏一用,就此改名换姓,叫你帮我把这事,办的妥当不着痕迹。可你倒好,临了竟然自作主张,还来了出认我为干孙女的把戏。我知道,你是想借机,和侯府攀上关系,可如今你的如意算盘可全都打错了,我这个人都被剔除在苏家族谱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纵使认我做了干孙女,以后也甭想捞到任何的好处,所以就此一别后,你我之间就不用再联系了。想要赚笔银子的话,就赶紧去寻我那祖母,叫你训练出来的所谓神鸟,给她叼出来几封,写着吉利话的卦文,保证大把的赏银准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这是事情一办妥,直接就要和他划清界限了。

    周老道不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而后就摇头晃脑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女娃娃,确实有趣的很,你甭管老道我是不是装神弄鬼,但我也是活了一把年纪的人,自问一个人站在我面前,贫道打眼一瞧,也能看出个七七。但是你这丫头说话做事,怎么就这么邪乎呢,好好的侯府千金不当,竟然一门心思的改名换姓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承认,自己确实想借着你,和镇国侯府扯上点关系。但是你这女娃娃,别瞧有家有亲人的,但你那祖母,适才可是巴不得坑死你呢,这样的至亲想来你也依靠不上吧。正巧贫道我也是无儿无女,连个承欢膝下的小辈都没有,所以你就算真的有一日,被侯府扫地出门了,干爷爷到时收留你如何,再不济我也是远近闻名的周半仙,养活咱们爷孙俩三餐管饱,那还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也没想到,自己算不得苏家人了,这周老道反而挺仗义的,还真如个长辈般,对她照顾有加上了。

    想到能恢复本来名字,也得益于周老道的姓氏,反正这干孙女的身份,也算当着齐氏等人的面认下了,以后当然也不能轻易反悔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不禁一乐,随即点点头,半开玩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孙女我,就谢过干爷爷了。你快去给我祖母占卜吧,最好多从她那搜刮些银子,也好等到孙女我落难了,去投奔你啊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爷孙关系一确定后,周老半仙,还真是越看周笑笑瞧着端庄稳重,实则一肚子坏水的小模样,是越觉得和自己挺像的。

    被对方一声干爷爷,哄的高兴到,都快找不到北的周老道,乐呵呵的就赶忙,去楚老夫人那,给他才认下的乖孙女,多弄些银子积攒着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这边,不但恢复了本名,还捡了个便宜爷爷,到也算是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但是众人却都忽视了,向来关于周笑笑的事情,极为上心的柳姨娘,这次竟然没有落井下石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到并非是柳姨娘转了性子,只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。

    就见得此刻,道观后山静修的石屋内,苏柔婉正扑在柳姨娘的怀里,可怜至极的哭求道:

    “娘亲,你才来多久,这就要离开了,那你带着女儿一并回去吧。我真是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了,你是不知道,刚刚一只好大的老鼠,竟然都爬上桌子了,女儿何时受过这般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一想到入夜后,这深山老林的还不得蹿出一头野兽来,女儿真是死了的心思都有了,省得留在这活受罪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是被娇宠着长大的,所以委屈至极下,自然瞧见柳姨娘,就忍不住的大吐苦水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就见柳姨娘,推又推不开她,劝也劝不住苏柔婉的泪水。

    下一刻柳姨娘的脸上,闪过一丝极度的失望之色,竟然毫无预兆的,扬手一记巴掌,就狠狠的打在了苏柔婉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个没用的废物,瞧瞧苏含笑那个小贱人,还没出生呢,就被赶出了侯府,整整十七年,她都活在乡野山村,如今一朝得势,人前人后何等得意,连你祖母都快镇不住她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能忍住十几年的寒苦,可我柳琳琅所生的女儿呢,竟然连山中的清苦,一日都熬不过去,你真是太叫为娘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挨过打的苏柔婉,捂着肿起来的脸颊,愣愣的看着柳姨娘,被吓的到确实不敢哭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你别生气,女儿只是觉得委屈,而且我这辈子算是全毁了,以后我该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亲生的唯一女儿,打了苏柔婉后,却又忍不住心疼的柳姨娘,不禁忙把对方又搂在了怀里,强忍泪水的安慰道: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好女儿,你放心吧,有姨娘在,岂会不为你把将来的路铺好呢。可恨那小贱人,毁了你大好的婚缘,以后柔婉你想高嫁,恐怕是不成的了。从前为娘总觉得,当今陛下年纪不小了,若你入宫纵使得宠,也未必能怀上子嗣,将来一辈子老死宫中难免凄凉,这天家富贵委实不是那般好求取到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今你落下个陷害亲妹,心肠歹毒的名声,除了入宫侍奉皇帝,博个一朝飞上枝头的机会,否则好女儿,你恐怕不是给人做续弦,就是如同娘亲一样,给人做妾,那未免也太委屈你了。具姨娘所知,每年宁贵妃设宴募捐后,陛下感念善举也会来观内探望的,只要你抓住这个机会,虏获帝王心,就此得了恩宠,那自然是能就此入宫,为妃为嫔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