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:族谱除名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真正的苏含笑既然已经逝者远去,借尸还魂,顶替了对方的身份,周笑笑也实属无奈。

    可若叫她,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办法用,这是她完全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所以适才,震慑住上门妄图讹钱的周老道,周笑笑说对方有点用处,所指的就是这老道的姓氏。

    如今借助周老道那套江湖骗术的把戏,周笑笑也算将不可能,彻底一步步筹谋得当的变为了可能。

    有此也不难瞧出,周笑笑为人,只要是她想做的,千方百计,她也会将事情给促成。

    并且她耐得住性子,只要机会一出现,便会立刻迅猛出手,一击必中,这才是最叫人忌惮之处。

    而齐氏眼瞧着,这换名改姓的事情总算是敲定了,她不禁也松了口气,并且立刻对四下的丫环婆子,沉声的告诫道: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本夫人听好了,三小姐为家门兴盛,这才做出如此大的牺牲,连本家姓氏都不再用,我这个做嫡母的真是心疼万分。所以这改名换姓之后,无论三小姐姓什么,都不许你们在背后妄加非议,笑笑仍旧是府中的小姐,你们所有人的主子,这话都听清楚了吗。”

    齐氏如今掌家做主,手中握着实权,这做下人的自然都很会见风使舵,谁敢不将她的话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就连楚老夫人身边,对周笑笑一向偏见很大的秦妈妈,都恭敬的连忙躬身应是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幕,却深深刺痛了楚老夫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过去这对着侯府上下,发号施令,训斥教导的人,可是她老人家。

    现在大权旁落在齐氏这个儿媳手中,纵使对方没有怠慢不孝过,但楚老夫人就是觉得,浑身难受,感到处处受到了辖制。

    而一想到,向来性子直来直往的齐氏,之所以能有眼下的风光,那还不是周笑笑再旁,明里暗里相助的缘故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的楚老夫人,就见她沉着一张脸,又生出刁难心思的讲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?这名字到也好记顺口,虽说跟了周老道爷你的姓氏,也算我这三孙女是个有福气的。但是既然姓了周,笑笑你以后还可以住在侯府内,但却算不得我苏家的人了,为了你能彻底挡劫,不连累家门,祖母觉得就连你的名字,也该在宗族的家谱上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后代子孙,若有一日翻阅家谱,却发现苏家之中,竟然跑出来个姓周的名字,这未免也太荒唐了。我镇国侯府乃名门望族,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,那可是万万不能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大云国,相比起临近的诸子百国,其实民风还是很开明的,并且女子是有一定地位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楚老夫人,按理来讲,她下嫁到了镇国侯府,就应该被称为苏楚氏,对外也该被唤做苏家老夫人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繁文缛节,在大云朝却是没有的,女子是入母家族谱,嫁人后也不必缀夫家姓氏在前。

    甚至女子过世后,若不愿葬入夫家祖坟,回到本家安葬都是被允许的。

    所以一个女子,若被母家从族谱上除了名,那就等同没了倚仗和退路,将来就算可以将名字,记在夫家的族谱上,终究容易被人小瞧了去。

    这女子一辈子,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有段好婚缘,若选错了,那就是一辈子难以翻身的苦难。

    齐氏是过来人,她比谁都懂,这其中的艰辛和不易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齐氏,马上皱起眉头,不忍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,这从族谱上被除名的,向来都是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被家门再难容得下的忤逆不孝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笑笑虽改了姓氏,但她是为了苏家的兴衰才做出如此牺牲的,说不定过上几年,灾劫过去了,咱们再找周老神仙看看,到时笑笑或许就能用回自己的名字了,您又何苦如此苛待一个晚辈呢。”

    也难怪齐氏如此激动,毕竟她太身有体会了,这镇国侯府,对她这个续弦的正室夫人,就算不得多厚待。

    但是从老夫人起,再到镇国侯,几十年过去了,她齐氏这正室夫人的位置,还稳稳当当的坐着,说到底不就是因为,她有个好娘家的缘故。

    周笑笑再不济,那也有侯府嫡女的身份在,将来的婚事根本就不用愁,必会嫁入显赫人家。

    但若是名字从族谱上被除去了,周笑笑实际上,就不算是镇国侯府一脉的人了,这可是会影响她一辈子的大事。

    而楚老夫人,她现在对周笑笑的厌恶,简直觉得这个孙女,就是个丧门星,专门回来就是为了克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有齐氏求情,但在这件事情上,却怎么都不肯让步的楚老夫人,当即顽固的摆摆手,耍起无赖的讲道:

    “我说媳妇,你也讲了,笑笑以后还是有机会,重新用回本名的。那眼下先将她的名字,从族谱剔除有何关系,大不了以后再添上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身是侯府的长辈,就算你现在当家做主,难道我的这点为家门清誉着想的心思,都不被允许了,媳妇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字剔除容易,再想填上去,到时指不定要闹出多少风波呢。

    而就在齐氏,实在看不惯楚老夫人那针对晚辈的做派,想要再据理力争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,却将她的手腕握住了,并且摇头笑了笑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疼我,笑笑感激不尽,但是祖母说的也对,我既然现在已经姓周,自然也算不得苏家人了。能继续留在侯府,没直接将我扫地出门,祖母已经算是厚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因此嫡母你也无需再因为我的事情争论下去了,这个结果女儿很满意,就按祖母的话办吧。”

    总算觉得,拿捏了一回周笑笑的楚老夫人,眼瞧一切成了定局,立刻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而齐氏在叹了口气后,就忍不住用指尖,轻戳了下周笑笑的额头,既心疼又生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一向伶俐,怎的偏偏今天,却接连犯起糊涂来了。先是答应改名换姓,现在连族谱都同意除名,你到底还是年纪等将来你嫁人了,就该知道没有母家的倚仗,该有多艰辛不易了,嫡母我真是都不知该说你什么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