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:寻回本名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这单凭算命之人,嘴里说出来的卦文,无论准不准,那自然比不得,看起来灵性十足的小动物,能给人占卜来的神奇了。

    所以亲眼瞧着,那金翅雀果真抽出一个信封,而周老道更是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纸卦文。

    这内容还没听上一个字呢,楚老夫人,还有齐氏等一众人,就已然心里先信了大半。

    再瞧周老道,此刻也将卦文,眯着眼睛,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摇头晃脑的念了出来:

    “有女含笑,家门大凶,为保周全,以死求生。”

    本来对这些神神鬼鬼,将信将疑的齐氏,一听完这卦文,就满脸震惊的说道:

    “真是神了,这卦文里不但有笑笑的名字,还真预示了家门不详。可我听着怎么这话,就像提前写好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不过是个闺阁女子,怎的就会因她一人连累苏家满门了,还以死求生,难道你这老道,莫非是想说,要杀了我这女儿,才能破此劫难不成,那你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陪站在侧的周笑笑,眼瞧着齐氏,在这种情况下,还强压下心惊护着她。

    心里深觉感激的同时,她却苦涩的叹口气,满脸惆怅的福身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,您莫要难为周老神仙,还是叫他继续说下去吧。毕竟女儿始终与他老人家,品茶交谈,确实没看见老神仙,暗中在那卦文上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卦文就算是备好为了陷害我的,那又如何操纵金翅雀,准确无误的将此卦叼出来呢,看来这都是天意,咱们凡夫俗子又岂能勉强半分。”

    齐氏闻言,赶紧连连向周笑笑使眼色,示意她别在说了。

    齐氏就想不明白了,这个三女儿不是一向聪明的很,怎的今天却犯糊涂了。

    这若顺着周半仙的话,难道周笑笑还真想,用自己的一条性命,去给侯府挡灾不成,那岂非叫某些人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就在齐氏正想着,怎么点醒周笑笑,叫她快住嘴别讲下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见得楚老夫人,已然是迫不及待的看向周笑笑,伪善至极的露出慈爱笑容说道:

    “难得三丫头你如此深明大义,甘愿牺牲自己,也要成全整个家门的兴旺。其实你是老身的亲孙女,就算自小没养在身边,我又岂会不疼你呢。但如今你命数活该如此,但为了你的体面,这样好了,我叫秦妈妈即刻陪你回侯府,将我供奉菩萨的小佛堂给你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你呢,就静坐其中,就此断水断粮,为我侯府祈福免灾。等到你用自己的一条命,抵了灾劫,老身到时会对外说,你是为了给我这个祖母祈福,气血两空,累到在小佛堂内,被人发现时已经气绝。如此你的仁孝之名,必定流传帝都,谁提起你啊,都会赞许你是个大孝女,你也算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是嫡出,但她的母亲是罪臣之妹,这个嫡出的身份,本就是有名无实。

    加上自幼也没养在老夫人身边,没瞧着长大,当然祖孙女间,算不得有多深的亲情。

    而且很得老夫人喜爱的苏柔婉,现在一辈子算是毁在了周笑笑的手里。

    现在借着周老道这卦文,老夫人明显是动了杀心,反正她不缺后辈孝敬,更加不心疼一个,本就不待见的孙女,所以竟然直接就想借机弄死周笑笑。

    至于周笑笑死后的事情,老夫人这不都安排好了,对方是为她尽孝,过于虔诚才昏死佛堂的,传扬出去又不会有损她的名声,因此她老人家下起手来,当真是一点都不犹豫。

    在一旁都快听傻眼的周老道,他也没想到,楚老夫人这么狠,亲孙女说推出来挡劫,就直接要往死里去对付。

    震惊的咽了下口水后,强压下忐忑,就见周老道忙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您视乎误会了,这卦文上虽说,三小姐有一劫会连累侯府,这确实不假。但最后一句,以死求生,这便是转机啊。所以真的不用三小姐搭上一条性命,只要改名换姓,就算前尘往事,身死过一回了,自然应了卦象上的那一缕生机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听到这里,可有些不大乐意了,甚至不死心的又追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周老道爷,你果真确定,我这三孙女不用拿命挡灾,只要改个名字,就算应劫完了吗。若事后我侯府,还是被影响了,那这个后果是不是你来担待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等周半仙说话,就见周笑笑,淡然自若的看向楚老夫人讲道:

    “若祖母还不放心,孙女一死,用性命保住家门兴盛,那我又有何惧。只是孙女我,死也要死的坦坦荡荡,不是我的虚名,我死后也没法心安理得的受着。因此大孝女的称呼,您还是留给别人吧,我这就立刻去观内供奉三清的正殿跪着,断水断粮直到咽气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人问起,我也会如实禀明,是祖母您,唯恐我改名换姓仍不够给家门挡灾,所以一定要用我的命,来解了这一劫。到时我对家门的牺牲,旁人会不会说我孝感动天,孙女的确无法预料得到。但我知道,祖母您这片为了侯府兴旺,不惜大义灭亲的凛然之气,必定会广为流传,被世人敬佩称赞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一本正经,损起楚老夫人的样子,真是瞧得周半仙,都赶紧扭过头去,止不住的偷笑了两下。

    而齐氏眼瞧着楚老夫人,那被气得太阳穴上的青筋,都隐隐凸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唯恐事情又难以收场,到时丢的还得是镇国侯府的脸面,当即忙打起圆场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息怒,笑笑你也别说傻话,我侯府的嫡女,怎会落得个活活饿死挡灾的下场呢,那传扬出去也太不像话了。所以周老道爷,您神通广大,那就替我这女儿改个名字,化了这一劫吧。”

    周半仙闻言,赶紧点点头,想到周笑笑之前的嘱咐,他忙装出一副掐指算命的样子,而后就大喜的说道:

    “贫道已经算过了,含笑二字,确实不好,正所谓含笑九泉,你们听听这多不吉利。既然三小姐的小名是笑笑,不如从今往后就改为名字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贫道索性好人做到底,认她为干孙女,叫她跟着我的姓氏,加持庇护着,天大的灾劫也再难近身了。周笑笑,便是我这干孙女以后的名字了,诸位觉得意下如何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