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:神鸟问卜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这边,将那上门寻衅的周老道,一通吓唬震慑,瞬息间就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了。

    所以真等到苏红兰,扶着楚老夫人,以及跟在后面,满脸无奈的齐氏,一并赶到的时候。

    预料中周老道和周笑笑的争执不休,根本就没有发生,就见这两人,竟然在屋内,有说有笑,氛围别提多轻松和睦的吃着茶呢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简直想了一肚子,训斥周笑笑的话,好得以泄愤的楚老夫人。

    这到了嘴边的怒斥,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呢,就硬生生的又给憋回去了,可想而知,她此刻的心情该有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充满疑惑,并带着不满的看向苏红兰,楚老夫人显然是在无声的询问,对方究竟在搞什么鬼,说好的争执不休呢。

    至于苏红兰,她此刻也震惊不已,眼珠子差点都快瞪得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尤其被楚老夫人,盯得心虚之下,苏红兰直接冲上前说道:

    “周老神仙,你不是来责问苏含笑,为何要杀你神猿的事情吗。明明你刚才,都因为我这三姐,迁怒整个镇国侯府了,可你现在怎么同她还喝起茶来了,你可别说,适才的一幕幕都是本小姐眼花瞧错了。”

    周老道终日里,就和这些达官贵人打交道了,忽悠起她们来,那简直是一套套的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老道,马上摆了摆手,故弄玄虚的半眯起双眼说道: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四小姐切勿动怒,你天生命中火气极旺,越是动怒,越不利于你自己。至于说适才,贫道的确是来寻三小姐,询问神猿一事,可是世间万物皆有生老病死,经我给三小姐看过面向后,才知道那神猿自知寿命将近,羽化前这才自愿坠谷,替三小姐挡下灾劫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皆是定数,贫道乃化外修行之人,岂会连这点生死顿悟都看不透呢。所以我此次前来,主要是想帮神猿,将它未尽完的遗愿给完善好。毕竟三小姐有一大劫难,不但自身应劫性命难保,甚至会牵连整个镇国侯府,家门就此衰落不振。”

    在听到周笑笑有一劫的时候,楚老夫人的心里,竟然半点都不为这个亲孙女着急,反倒幸灾乐祸的在想,对方死了才好呢。

    可是一听到,侯府也会被连累,家门都会衰落,楚老夫人马上紧张起来,更是气急败坏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三丫头,打从第一天瞧见你,老婆子我就瞧出你骨子里的晦气。你这个丧门星,你死了不打紧,却还要来连累侯府。当初就不该叫你进这个家门,周道爷你到是说说,可有破解之法,你道法高深,这是帝都内外人尽皆知的事情,老身可全指望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将我这晦气的三孙女,赶出侯府,这一劫苏家就能避开了,只要你帮着破了这劫难,老身事后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周老道半眯着个眼睛,嘴里念念有词的同时,心里却是乐坏了。

    适才周笑笑叫他帮忙时就说了,只要事情办妥了,不但会帮他,将恶猿伤人的事情压下来,并且还说了,到时自然侯府会有人,争着抢着往他手里送银子的。

    眼下一瞧楚老夫人,不就是那送银子的冤大头,对于周笑笑的话,这老道是更信服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周笑笑这位小姑奶奶,连自己府里的长辈,都给耍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周老道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的同时,更是告诫自己,一定要把对方交代的事情,天衣无缝的演好了,否则周笑笑一个不满意,他到时恐怕就有苦头要吃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老道,在一段咒语念完后,就立刻从身上挂着的一推杂七杂八的东西里,翻出来个巴掌大的黑木匣子。

    打开后里面整整齐齐,码放着一个个信封,周老道将这小匣子放到桌上后,又立刻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不明白,他在做什么的时候,忽然一只金翅雀,竟然应声欢愉的鸣叫着,从敞开的房门处,直接飞了进来,落在了周老道举起的手掌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,对于常年待在府邸内宅的一众女眷来讲,简直觉得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而周老道在享受了会,众人崇拜的眼神后,当他的眼角余光,却瞧见周笑笑那一副兴趣缺缺,看着他卖弄的神情时。

    马上又觉得备受打击的周老道爷,也有点不服气起来了,就见他马上扬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周老道不才,能与天地万物沟通。那昔日被陛下亲封神猿的山间野兽如此,如今这神雀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周老道能糊弄住达官贵人,趋之若鹜的前来寻他求神问卜,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。

    而这其中,神鸟问卜,就是他被传得,最神乎其神的一个手段。

    所以周老道都不必解释,就见得对这神雀,早有耳闻的楚老夫人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老身早就听人说,道爷你有只神鸟,能根据求卦者所求,自行去叼取卜文。

    “老身之前也想叫这神雀入侯府占卜下福寿命数,却不料周道爷却云游去了,这一耽搁就是数年,如今竟在这种机缘巧合下见到这只神鸟。就不知一会道爷,是否肯为老身也卜上一卦。”

    周老道聪明着呢,深知越是装出不惧权贵,视金钱如粪土,这些达官显贵,反倒更信他道法高深。

    因此如镇国侯府这般显贵人家,相邀过府,他都是婉拒后,云游潇洒去了,但他越是如此,旁人看不出深浅,就越觉得他很神。

    而如今楚老夫人上杆子要卜卦,这可是财神爷进门,周老道哪有拒绝的道理,马上笑着应允道:

    “这都好说,老夫人稍后,待我先将你孙女这一劫给解了在说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心满意足的点点头,也不敢再出言搅扰。

    而周老道,在嘴里念念有词后,就立刻对那金翅雀,笑呵呵的说道:

    “神鸟,神鸟,如今有苏氏女,名曰含笑,命数里将有一劫。虽有神猿舍身挡灾,但此劫凶险,究竟该如何彻底破解,还请你代为传达上天,愿三清祖师赐下破解之法,叫小老道我救化无辜世人,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真是神奇,周老道话音才落,那落在他手中的金翅雀,就径直向着那一匣子信封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上面灵巧的蹦了两下,就将其中一个信封用喙给叼了出来,重新飞回了周老道的手掌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