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:有点用处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别看周笑笑是借尸还魂,得以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她对诸天神佛,冥冥之中的定数,也确实心存敬畏。

    但是这可不代表,周笑笑会被一个犹如江湖神棍似得老道给糊弄住。

    眼瞧这周老道,一直在拿那恶猿说事,还总是将冤魂报仇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周笑笑被吵的委实烦了,想到苏红兰这个落井下石的,要不了多久,就会把楚老夫人给请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祖母因为苏柔婉的事情,此刻正愁逮不着她的错处,揪着不放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老道,再任由他撒泼下去,委实是个麻烦,周笑笑秀眉一挑间,似笑非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亲封的神猿,却反手一爪子,将当朝太子殿下,抓成了重伤。并且那只畜生,最后将它一剑杀了,踢下山谷的人,更是我大云王朝,能征善战的云亲王。反倒是我这个侯府千金,若非这二位皇室贵胄相救,此刻早就被你那神猿推下谷底,摔的粉身碎骨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也是今早才出的事,因此大家伙都知道,她是被一只恶猿所伤,那猿猴最终跌落山谷。

    但是这其中的细节,因为楚云宸和楚亦宣,都是身份尊贵之人,自然也不喜被人窥探,所以流言蜚语很多,但大多都是猜测,没几个真能把当时那惊险一幕说个清楚明白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老道一听说,那恶猿伤的是周笑笑,直接就将猿猴的死,也和她牵扯在一起,这才闹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他才知道,这里面竟然连当朝太子,还有帝都内无人敢惹的云亲王,都牵扯其中了,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心虚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此刻,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一步步逼近那老道,嘴边笑意更浓的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这个险些命丧那恶猿利爪下的人,还没找你讨个说法呢,你这老道竟自己送上门来了。给你三钱银子,已然是我看在你年老的份上,不想和你多做计较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竟然还想拿只死了的畜生来吓唬我,有本事你就叫那恶猿所谓的冤魂,今晚来找我索命好了,活着的时候没能杀它泄愤,死了之后,我不建议亲自斩杀它一回,叫这畜生彻底魂飞魄散,也好一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本来人畜无害的脸上,忽然露出的那一丝坏笑,叫周老道看得,那是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心里更是一百个后悔,没事起什么贪念,这下好了,本来以为世家贵女,娇气胆小,就是只待宰的肥羊,还不是任他讹诈诓骗。

    可转眼羊羔变成狼,被周笑笑那双眼睛盯着,简直如坠冰窖的周老道,顿时就生出了溜之大吉的念想。

    就见他本来趾高气扬的神情,立刻换成了点头哈腰,并且笑呵呵的拱手说道:

    “误会,这都是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啊,那看来真是贫道自己弄错了,如此我不耽搁三小姐您休息了,这就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现在他养的猿猴,都将当朝太子给抓伤了,周老道又不傻,他现在才是最不想,将事情闹大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否则陛下震怒,到时再把他也丢下山谷,那他真是哭都没处哭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周老道,脚底抹油般,转身就要离开时,周笑笑却阻拦道:

    “道爷怎么忽然走的这样急,你与我之间误会尽消,还平白拿了我三两银子。如今我那四妹妹,都去祖母她老人家面前告我的刁状了,你说走就走,事情没解释清楚前,你敢迈出这个屋子一步试试,信不信我下一刻,就叫人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并非周笑笑不懂得尊老,实在对于周老道这种,刁滑的老泥鳅,不出言吓唬吓唬,对方就根本不会老实。

    都快迈出房门的周老道,被周笑笑这话还真给吓住了,脚悬在那半天,终究是默默的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心里又一次狂骂自己,没事跑来,招惹这位姑奶奶作甚,眼瞧恐吓无用,道歉人家也没打算接受。

    立刻又换上一副可怜模样的周老道,还用袖子抹了抹眼角,哭丧个脸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说说你,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啊,我养的那个畜生,确实不对,竟然还趁我不察,跑到山上,做出伤人的事情了。等我回去以后啊,立刻开坛做法,叫它魂魄被困七七十九天赎罪后,再许它投胎转世可好啊,这样您总该消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大人有大量,难道因为一只畜生,还真想叫小老道我赔命不成。再说了,我一个修道之人,一穷二白的,对您也没什么用,所以还是叫我离开吧,我保证以后不出现在您这位贵人面前瞎晃悠,碍您的眼还不成嘛。”

    瞧着对她作揖不断的周老道,周笑笑却忽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,并且喃喃低语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江湖神棍啊,说起来是真招人恨,那所谓的神猿不就是被你驯化的一只猿猴。今早这畜生,一上来就将我的发簪耳坠夺走了,那动作简直一气呵成。你被传的神乎其神的,很多世家千金,官家夫人都去寻你问卜摇签,这珠宝首饰你看着眼热却不能自己去拿,这时叫所谓的神猿出手,被它夺了珠宝的人,或许还觉得自己有福气呢,自然不会多做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恶猿,久而久之,得了珠宝你就给它点甜头对不对,因此这才瞧见我,扑上来就抢我的首饰珠钗,我打小可是在侯府外长大的,这种把戏骗不了我。你们这些装神弄鬼之人,虽说可恶吧,但往往用的好了,或许还真有点用处。觉得太子受伤,事情闹大了就想溜之大吉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,除非你帮我办成件事情,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,非但不怕神鬼一事,还将神猿背后的把戏也给揭穿了。

    瞬间如被泄了气似得周老道,纵使满心的不愿,还是只能强颜欢笑的问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,一切好说啊,老道我若知道,那畜生有一日会伤了当朝太子,我早早就将它关起来了,岂会闯下今天的祸端。只要您肯给小老道我一条活路,那小姐只管吩咐,我能办到的,必然全都答应还不成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