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:吃里扒外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回到茶桌旁,端做好后,就扬声说道:

    “门只是虚掩着的,你和竹心一并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得了允许,福宝在门外应了一声,而后就手里提着一只公鸡,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瞧小的拿回来一只公鸡,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心意,若这只不行,我这就回厨房,在换成鸭鹅这类家禽,给您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立刻笑了,眼睛没抬,只是盯着手中的茶盏,声音里透着一丝寒意的喃喃轻语道:

    “不必了,其实只要是个活物就成,如此我一会将那包,并未用过的砒霜给这公鸡灌服下去后,它一命呜呼了,才能叫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知道知道,我这个做主子的,究竟有没有在糕点里投毒,暗害自己的生母啊。”

    本来脸上带笑,抬手将公鸡高高举着的福宝。

    再听完周笑笑这番话后,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住了,整个人就像被定了身似的,一动都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抬起双眸,冷眼看向对方的时候,就见得福宝与之四目相对间,如梦方醒的回过神来,当即就跪在了地上,满脸焦急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在说什么啊,小的根本就听不懂,我哪里会知道二小姐,为何会说您做的糕点里有毒呢。许是她记恨着,之前因为小姐您,而被禁足的事情,这次纯属蓄意陷害,为的就是报复您啊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嘴角勾起一丝,讽刺的讥笑,而后就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当天我在小厨房做糕点,连道姑都屏退了,还叫你守在外面,福宝你到是说说,为何苏柔婉在小窗户处窥探许久,你却没有发现呢。所以真相就是我那二姐在说谎,分明是你暗中窥探,在将我做糕点,往里面放了一小包东西的事情,说与苏柔婉知道的,她由始至终都没出现在厨房外面。”

    福宝跪在地上,擦了擦额头被吓到,溢出来的冷汗,死劲摇着头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真的是错怪小的了啊,奴才不是早就说了,许是上了道观后,水土不服,所以一直腹痛拉肚子。因此当天您叫我守在厨房外面,是小的不好肚子又犯起了毛病,所以就离开了一段时间,想来二小姐在外窥探,必然是钻了这个空子,这才有机会窥探一二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奴才当差不得力,让小姐受扰还险些蒙冤,您要打要罚都可以,但千万别说福宝吃里扒外,这个罪名奴才担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都是同一时间被选入金香院当差的,所以私下里,竹心,松果,还有福禄福宝兄弟俩,彼此相处的就极好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竹心,忍不住也皱起眉头,赶紧求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息怒,其实这福宝,在您身边当差,也一晃个把月了。他平日里,虽然油嘴滑舌些,又总爱耍点小聪明,戏弄下院内的众人,但心却是不坏的,更绝非大奸大恶之人。因此奴婢也觉得,他应该还不至于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一瞧竹心都替福宝说起请来了,周笑笑不禁掩嘴,忽然笑出声的玩味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适才我赏你糕点,可你不肯吃还说肚子痛,除了是推脱之语外,原来还在这里等着我呢。福宝你确实有些小聪明,察觉到我有意赏你们糕点吃,就是一种变相试探的时候,你马上将退路都给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谎称腹痛没在厨房外守着,虽说是当差不利吧,那也比背负上,吃里扒外这个罪过要轻太多了,这就是你心里的如意算盘对吧。”

    眼瞧着福宝,一脸无辜的想要辩解,周笑笑却摆摆手,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别说我冤枉了你,当天做完糕点,我的确顺手把那张纸,丢进了炤台里。但我记得清清楚楚,那里面未燃尽的木炭,还冒着火星子呢。试问我出去时都未瞧见苏柔婉,她纵使真的暗中窥视,后来又折返回厨房,怎么可能有时间,将那必然被燃尽的纸给捡出来,还将上面残存的粉末拿去找山下的郎中看过,确定是砒霜无疑,这话漏洞百出,可笑至极,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真实的情况,就是你福宝在我离开后,马上进的厨房,在炤台里瞧见,快要燃尽的那张油纸,觉得和你给我从山下拿回来,那个包着砒霜的纸一模一样,因此才有了我在糕点里投毒的猜测,并且还将这事告诉给了苏柔婉。毕竟我那二姐,恨不得致我于死地,她手里若真有砒霜的残留,这样的证据岂会不拿出来,这就更说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别瞧着周笑笑如今,好像终日里,所有的心思,都拿来和侯府内宅的那些女眷们,用来勾心斗角上了。

    实际这完全是因为,她那在商海上,叱咤风云的手段城府,被困居内宅,完全没了太多的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可如今福宝在她面前,敢耍心眼,周笑笑都没有暗中调查,马上就通过整件事情,不合理之处,将这身边告密之人,给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等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,还有直到事后,才出手揭穿福宝的沉稳耐性,这都非等闲女子,能具备的手段和老辣。

    而再瞧福宝,本来极力辩解的他,终究被周笑笑质问的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最终他苦笑一声,豁出去似得看向周笑笑说道:

    “没错,小姐当真是好本事,竟然这么快,就将怀疑对准了奴才。我承认,向二小姐告密的就是我福宝,但是我并非要吃里扒外,我只是不忍见到沈夫人,这般待人宽厚,对我们这些下人,也从来都不苛责,反倒事事照顾的大好人,被你这个不孝女给害死。昨天晚上就是我提醒宝珠,糯米是粘性的食物,晚上吃了不易消食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奴才是想着,晨起一早,想办法去将那盘糕点弄出来,暗中给处理掉的。可是小姐你突然失踪,我们所有下人,都得立刻去寻你,奴才没有去拿走糕点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将事情写在字条上,秘密的丢进二小姐房里,因为她记恨你,知道此事怎肯放过这个大好时机,必然是要当众揭穿的,到时糕点有毒的事情,所有人都会知道,沈夫人就不用死了,而你这个不孝女也要为自己做下的恶事受到惩罚。所以奴才是背叛了你,但我却不后悔,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因为我只是为了救人,这又何错之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