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:绝世良药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沈氏始终活在,自责之中,当年的事情她根本不愿多想,因此也是直到周笑笑今天一提,她才忽然察觉到,镇国侯府当年在迎娶她的这件事情上,确实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至于周笑笑,她是什么人,商海之中摸爬滚打出来的,每天玩的就是心机,耍的就是手段。

    因此都不用细琢磨,她就鄙夷的哼笑一声,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是名门贵女出身,这权势里的弯弯绕绕琢磨不透,这也确实怪不得您。要叫女儿说啊,我那个凉薄自私的好父亲,在发妻身死一事上迁怒于母亲这确实不假,可他又舍不得我舅舅手中的大权。要知道镇国侯府号称世家之首,可父亲年轻那会,科举未考上,入仕也没捞到实权的官职,不过是顶着个贵族的尊号,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迎娶一个娘家有实权的续弦妻子,是他迫在眉睫的事情,可我那好父亲,还有好祖母白白享受着沈家权势上的助力,却还要苛待你,将楚夫人的意外身死,责怪到母亲你的身上。并用这个理由,肆无忌惮的折磨你,苛待你,直到现在还不肯放过你,当真是无耻至极。”

    沈氏听到这里,甚至震惊的连眼泪都顾不得落了,就见她仔细想了半天,最终沙哑的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,你舅舅一失势,镇国侯府就马上翻了脸将我赶出家门,其实当今陛下都未下旨连我一起诛杀,所以你舅舅那谋逆案,更谈不上牵连到苏家满门了。所以归根结底,是因为母亲没有利用价值了对不对,因此你父亲才翻脸无情的那么决然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现在的齐夫人,她的娘家是左武将军府,也是手握兵权的显赫家族。所以侯爷是将自己正室夫人的这个位置,当成是种筹码,一次次的联姻只为了巩固他在朝中的地位。笑笑,你父亲是不是由始至终,根本对我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情可言,他是在利用我,欺骗我,临了在将我一脚踢开,真相是不是这样,你快告诉为娘啊。”

    沈氏太激动了,甚至周笑笑都觉得,她被对方紧紧握住的双臂,都传来阵阵的痛楚感了。

    但是脸上的神色不变,周笑笑强忍着手臂的疼痛,安抚不断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,不是女儿心狠,一定要在你的心窝上戳一刀。只是你不看清镇国侯府内,那些人的真正嘴脸,你就要一辈子活在自责里,忍气吞声被人欺凌。真正对不起楚夫人的根本不是你,而是连三年孝期,都不肯为她这个结发妻子守完,就急切迎娶续弦的父亲,以及默许了这件事情,却暗中又拿你泄愤出气的我那位好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希望你振作起来,毕竟你还有我啊,女儿会孝顺你的,不会再叫娘受委屈。因此母亲你一定要解开心结,然后好好的休息,将身体将养好了,那才是最要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纵使沈氏心里,对镇国侯的那份情,太过真挚一时半会没法彻底放下。

    但是为母则刚,沈氏一想到若她有个闪失,这唯一的爱女,就要孤零零的独自活在世上,彻底变成没娘疼,没爹护的野孩子了。

    当即沈氏就强打起精神,挤出一丝笑容的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笑笑,娘这一辈子,锦衣玉食的日子享受过,吃苦受罪的日子也熬过。所以我没那么容易被打倒的,只是我现在心理确实很乱,你先出去吧,叫为娘单独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有些不放心,但这心结,不是旁人能帮得上忙的,确实还需沈氏自己去将它给解开。

    因此等到周笑笑退出房门后,就将宝珠和松果,叫到近前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轮流一刻不停的守在这里,但凡屋里有任何响动,马上进去瞧一瞧,一定要照顾好母亲。”

    这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有个万一,周笑笑为人谨慎,她是担心沈氏想不开,再做出什么傻事,这才对宝珠和松果,有了刚刚那番交代嘱咐。

    而后她又望向竹心,还有福宝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这身边只有福宝,到底很多近身的事情服侍起来不方便,所以竹心你还是回到我近前伺候吧,闹了一整个上午,我确实乏了,这就回房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再不怕性格起伏不定,露出破绽了,因此竹心这个心腹侍婢,周笑笑自然是要调回身边的。

    等进了房间,周笑笑才挥挥手,示意竹心和福宝都退出去,她想自己小憩一会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周笑笑却又出声,将福宝给叫住了:

    “你且等等,福宝你去厨房一趟,我大云朝修道之人,与寺庙和尚不同,是可以吃荤腥,甚至是允许娶妻生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这一众世家千金,诰命夫人进观赴贵妃娘娘的约,想来为了招待如此多的人,观内必然囤了很多鸡鸭家禽吧,你去给我寻一只过来,我等会自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话,虽说叫竹心和福宝,全都心里直犯嘀咕,不知道自家这位小姐,究竟要这些家禽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而等到两人应声,赶紧出了房门去办后,独自留在屋内的周笑笑,就将随身带来,半米来高八格梳妆盒子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将最下面的暗格撬开,就见这里面,竟然整整齐齐,摆放着好多各色的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要么是解毒,疗伤的良药,要么就是效果极强的迷药,毒药。

    全都是当初闲暇避开旁人,周笑笑通过那个掌心上的水滴玉佩,暗中从宝库里,取出来的药,为的是以防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如今印记彻底消失,周笑笑虽说没了家族传承的宝库做倚仗了,但她不是个贪心不知足的人。

    那玉佩救了她数次,现在还给了她一个借尸还魂,重获新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能保留下这几瓶绝世难得的好药,她觉得已经很庆幸了,对于失去不能强求的东西,虽然觉得可惜,但她也不至于耿耿于怀,为这等改变不了的事情多去费神劳心。

    等到她在梳妆台前,鼓弄了一会后,外面也传来福宝的叩门声:

    “小姐,您要的东西,小的给弄回来了,是否要现在拿进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