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:一误终生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喝了一口茶,总算情绪缓和了一些的沈氏,就见她摆摆手,眼中闪过一丝追忆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想当年,你舅舅沈安,原是在帝都任刑部侍郎,后升任二品闽浙总督调离帝都的。我和你舅舅,父母双亡的早,年轻时就是相依为命长大,所以他调任先行,母亲我则是在家丁护院的陪同下,晚上半个月,和你舅妈将家安置妥当,启程也赶赴的闽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哪成想,在半路上我们遇到了山匪,护院几十人无一生还,那满地都是尸体鲜血的一幕,就是现在回想起来,为娘的脑海里都是历历在目,永生无法忘记。你舅妈当时身怀三个月的身孕,与我被拖下马车,正陷入无助之际,却不料代天子巡查地方,政务结束返回帝都路上的侯爷,恰巧在当时路过。”

    虽说如今的周笑笑,承载了苏含笑的所有记忆。

    但这段过往,沈氏显然深埋心底,就连苏含笑这唯一的女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此也没想到,镇国侯对沈氏,竟然还有这英雄救美的一段缘分,周笑笑吃惊的眼睛都瞪大了,更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: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我那绝情刻薄的爹,竟然还救过母亲你的性命。难怪凭母亲当年,闽浙总督亲妹妹的身份,就算我那父亲是镇国侯,你给他做续弦也算是委屈了。想来这其中,也有母亲想要报恩的心思在里面吧。”

    沈氏闻言,不禁无声的苦涩一笑,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,谁能想到,现在对我厌弃至此的昔日夫婿,竟然还是我沈静辛的救命恩人。其实当初与你父亲初识那会,他并非如现在这般横眉冷对,反倒是个俊逸儒雅,彬彬有礼之人。一见之下误终生,后来再得知他早就娶妻生子后,为娘也年少倔强过,甚至告诉你舅舅,我甘愿给他做妾,这辈子非侯爷,我绝不下嫁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舅舅心疼我,哪怕宁愿叫我恨他这个唯一的亲哥哥,也将我关在闺阁内,不许我出来,更不许我在给侯爷写一封书信。为了叫他同意我的决定,母亲绝食过,自尽过,因为当时我真的就以为,再多的困苦阻挠,都是我与侯爷之间的考验,为了和他在一起,就算做出再大的牺牲,豁出这条命只要是为你父亲而死的,那我这辈子就不算白活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如沈氏这般,事事替人着想,什么都不争不求的人,她能以绝食自尽,去做抗衡,也要坚持自己的心意,周笑笑也知道,对方如此做实在太傻了,但是沈氏的这片真情实意,也的的确确叫听者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,母亲如愿了对吗,你当初为了父亲连命都能豁的出去,那女儿若没猜错,父亲对你也是情根深种吧,否则你如何有动力和勇气,做下这样执拗到,近乎疯狂的举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是娘你亲口对我说,女儿是万万不敢相信,您这般娴静性子的人,竟然年少也有轻狂的岁月。可后来为何父亲对你,却相看生厌,甚至连祖母都对你厌恶至此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往事,已经是潸然泪下的沈氏,面对周笑笑的询问,她将眼泪擦了擦后,就哽咽间露出自责之色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你父亲危难时刻,救我一命,抱我上马,一路疾驰送我去就医诊治外伤,彼此确实种下了情缘。可当时年轻无知,我的这场任性胡闹,虽说叫你舅舅也妥协了,告诉侯爷只要许我平妻身份,和当时的侯府夫人不分大小,平起平坐,那他就成全我这个妹妹的一片痴心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我这边,虽说不计较妻妾身份,欢欢喜喜的准备嫁妆了。可是这话传回了镇国侯府,当时身为正室的楚夫人,正身怀龙凤胎,更因为这个消息动了胎气。虽说早产,顺利生下了你二哥苏茂,大姐苏清君,但楚夫人却因为气虚亏损,血崩难以止住,最终撒手人寰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望着,哽咽强忍着眼泪,总算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算是说了个清楚的沈氏,此刻是再也忍不住这心里,煎熬了她半辈子的愧疚感了,竟然掩面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造化弄人,还因为一片痴心,闹出人命的这桩往事,究竟谁对谁错,谁又该为此事负责,周笑笑听过后心里剩下的只有一声叹息,却也不好妄加评判。

    这世家贵族,妻妾成群本就是常态,沈氏为情,为了报恩,只求妾室身份,她在这事上所求的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而沈安爱护妹妹,不想她受委屈,执意为她争取来平妻的身份,亲情之下,这份对妹妹的守护,同样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还有那身怀有孕的楚夫人,由始至终沈家没有人,想要去针对她,算计走她的正室身份。

    但怀孕之人多忧思,为此竟然动了胎气,早产血崩而亡,她是最终的受害者,自然更算不得有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不禁忙上前,将沈氏搂在了怀里,轻声安慰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你想哭那就哭吧,但是咱们娘俩可得约定好了,这次哭完,你就得将楚夫人身死一事,彻底的释怀掉,不许再觉得此事是你造成的,而将愧疚积压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父亲和祖母,要女儿说他们那就是迁怒,而且当年楚夫人身死,若他们真觉得你是罪魁祸首,为何还许你嫁入家门呢。具我所知父亲都没等他那位发妻三年大孝过去,就将母亲娶回了侯府对吧,什么夫妻伉俪情深,要我说啊也抵不过父亲对权势的渴望。”

    沈氏一生善待旁人,从不做阴损勾当,所以楚夫人的死,对她的打击很大,她总觉得自己欠了侯府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她下嫁进侯府,明明母家兄长位高权重,她却对楚老夫人的苛待,忍气吞声,直至现在侯府对她的刻薄,沈氏也都一一忍下,更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份愧疚,她有一种赎罪的心态掺杂其中。

    但如今听完周笑笑这番话,沈氏不禁也露出迷茫之色的抽泣道:

    “当年侯爷的意思是,因为已经和我沈家,将婚事谈妥了。为表重视,这才连楚夫人死后三年重孝都未过去,便将我迎娶回侯府做了续弦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笑你说的对啊,若侯爷还有老夫人,厌弃我已经到了憎恶的地步,凭借侯府的地位,加上侯爷的丧妻之痛,退了这桩婚也没人挑的出半分毛病,那他们又为何要委曲求全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