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:婉拒吃糕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老夫人的告诫,周笑笑听得明明白白,但她在福身施礼,恭送对方离开的同时,却也丝毫惧色没有的笑吟吟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猕猴转世,孙女并不清楚。但我却知道,祖母虽说日日吃斋念佛,但仍旧是这世上一介俗人,连菩萨身都未修成,又岂会是那西方所谓极乐之地的佛主呢,祖母您惯爱说笑,这是又拿话打趣孙女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不卑不亢间,递出来的软刀子,却句句都正戳要害。

    老夫人气的都乐出声了,含怒连连点头,最终鹿头拐杖一收,负气的冷哼一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楚老夫人一走,齐氏这才凑到近前,有些担忧的讲道:

    “笑笑不瞒你说,母亲瞧着你啊,将那一向坏心肠的柳氏母女,给如此好好的严惩了一番,嫡母这心里看得解气又痛快。可是这些年来,嫡母不是不想惩戒了柳姨娘,委实是因为她最得你父亲欢心,又有老夫人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将柳姨娘母女,弄的这般凄惨,虽一时解气,但也算是彻底得罪了你祖母。嫡母我虽有心护着你把,但婆媳孝道压下来,我也是能力有限,未必事事都能庇护住你。所以笑笑你务必谨言慎行,千万别被你祖母抓住错处,否则到时必然有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深知,齐氏这番话原是不必说的,她只要坐山观虎头,必然是最受益的人。

    可齐氏却不顾避嫌,也要来提点她一番,可见这个嫡母,除了性子急躁外,对待不是己出的子女,也确实不是个苛待之人,到是有几分真心实意在的。

    周笑笑这人就是如此,旁人若害她,那她必十倍奉还。

    可别人心存善念的待她,那她也必然真心相对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再谢过齐氏后,就压低声音叮嘱道:

    “嫡母,我与柳姨娘之间,算是彻底结下死仇了,毕竟她一生的期盼,全都压在苏柔婉这个精心培养的爱女身上。如今我禁足了二姐在道观内,连侯府都叫她难以踏入家门半步了,试想一下柳姨娘恐怕要不了多久,就会出手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嫡母您,由始至终只有不插手到我与柳姨娘的恩怨之中,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,才能以旁观者的身份,来处理这件事情,如此最叫人心服口服,就算是父亲和祖母,也挑不出你半点过错。至于柳姨娘嘛,就交给我来处理吧,她只要敢出手,笑笑就有把握,这次叫她彻底倒台,永无翻身之日。”

    齐氏眼瞧着,周笑笑才收拾了苏柔婉,转而立刻劲头十足的,又开始谋算起,怎么扳倒柳姨娘了。

    有人帮她对付柳姨娘,齐氏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,因此就见她不住的赞许了周笑笑好一会后,这才起身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送走齐氏后,就马上回到了房间内,眼瞧沈氏除了脸色苍白了些,精神头到还是很好的,她总算松了一口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真是叨扰到母亲了,不过二姐姐半点便宜没讨到,还被禁足在了道观内,也算她自食恶果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这话,就见沈氏,不禁有些担忧的叹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啊,你虽然争得一时长短,确实赢的极为漂亮。可是等回到侯府后,你祖母必然要暗中,给你使绊子,穿小鞋不可,所以你这又是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过两日,你就亲自去同老夫人讲,说你气消了,顾念姐妹之情,就叫二小姐赶紧从石屋里出来吧。到底你们是亲姐妹,她纵使再不对,笑笑你把苏柔婉的婚姻大事都给破坏了,这个仇再不想着化解,可真要越结越深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沈氏急的,话一讲完,就连连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周笑笑赶紧给她端来茶水,而后就笑着忙安慰道:

    “我们母女俩啊,其实只要回到这侯府,就注定与柳姨娘之间,不死不休,必然要有一方以惨败收场不可。毕竟当年母亲被逐出侯府,就算你真的不想再去追究谁对谁错了,可是柳姨娘多疑的很,她完全就不会相信母亲的大度与贤德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女儿就算不出手,她也会千方百计害咱们母女俩的,与其如此,那自然是我先将她这个麻烦处理掉,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就见周笑笑,端起装着剩下,三四块红豆糯米糕的碟子,冲着宝珠,竹心等人招招手说道:

    “这苏柔婉真是可笑的很,我怎么会给自己的娘亲投毒呢,这糕点可软糯好吃的很呢,还剩下几块,你们要不要都来尝尝本小姐的手艺如何呀。”

    这能吃到主子亲手做的点心,本身就是个天大的恩典了,所以就见竹心,松果等人,马上欢喜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当周笑笑瞧见,唯独只有福宝,还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的时候,她不禁托着糕点碟子,来到对方面前,递上了一块糯米糕说道:

    “福宝你向来是最伶牙俐齿的了,可适才苏柔婉闯进来时,第一个冲上前去理论的,竟然是性格耿直,嘴也最笨的竹心。”

    “由始至终福宝你都没言语半句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,还是晨起没吃饭,饿的都没力气守护我这个主子了,那我赏你一块糯米糕吧,你快尝尝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面对周笑笑递来的糕点,就见福宝下意识的,竟然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当察觉到自己失态后,就见福宝马上擦了擦额头溢出的冷汗,强挤出一丝笑容,局促不安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睿智,小人今天一早起就腹痛拉肚子,浑身无力,四肢发飘,现在也就勉强在这站着,因此刚刚虽想护着您,怎奈却是有心无力啊。至于这红豆糯米糕,恐怕要辜负小姐的美意了,小的腹痛吃不下去,到时再上吐下泻的,岂非辜负了您的一番赏赐。”

    微微凝视了福宝一会,周笑笑露出了然之色,随即也没强求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腹痛不适,福宝你就先下去休息吧,这里不用你伺候了。其实刚刚我又一想,这碟子糕点,做的委实不好。不但母亲肠胃不好,不适合吃过软粘的食物,而且也是因为这一碟点心,二姐姐才闹上门来的,因此这糕点啊,你们谁都别吃了,一会本小姐就亲自将它们给丢了,全当将晦气丢出门。还有你们全都退下吧,我想和母亲单独说会话,就不用你们伺候在侧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