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:气昏倒地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闹到如此地步,那位左都御史的妹妹,话一说完,也不多做停留,以免两家人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向着老夫人施礼后,对方就立刻离开了。

    今天镇国侯府,算是丢了不小的脸面,围观的众人,眼瞧热闹都没了,也不好继续留下来碍人的眼,三三两两,全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眼瞧董卿卿转身也要走,周笑笑连忙上前,相谢的福身施礼后说道:

    “多谢董四小姐,出面相助,否则今天的事情,恐怕小女很难讨回一个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董卿卿闻言,脚步一顿,但却未转身,声音也透着股清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苏三小姐客气了,我并非是要帮你,只是看不惯亲人间,还如此步步紧逼算计,毫不念亲情血脉的卑劣之人罢了。所以你根本不用谢我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董卿卿就再不言语,手握软鞭,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微微有些诧异,这位董家小姐的脾气,还真是难以琢磨的周笑笑,忽然她就觉得,自己的肩头被人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吃惊的扭头瞧去,周笑笑就看见,吕青钰正拉着魏玲兰,站在她身侧,并笑眯眯的邀功道:

    “那董卿卿你甭理会就是,她的脾气一向最是古怪,和我们这些世家千金,也从来不亲近走动。不过笑笑你真想感谢,那还是谢谢我吧,毕竟适才我也为你仗义执言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瞧着你提议叫那苏柔婉,在观内修身养性时,我真是笑得肚子都疼了。比起那些挨了欺负,就会哭的女子不同,笑笑你据理力争,事后对刁难你的人,严惩起来也绝不手软,这雷厉风行,干净利落的性子,简直太对我的脾气了。你要是瞧得起我吕青钰,咱们以后做姐妹好不好,一会我准备好结拜用的烛台供果,咱们就对天盟誓吧。”

    瞧着吕青钰那说风就是雨,想一出就要做一出的率真模样,虽说这位吕家小姐言语是有些唐突,但因为她每一句话都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,所以并不会叫人觉得厌烦,反倒觉得她还挺率性可爱呢。

    不过魏玲兰,就属于做事很谨小慎微的性子,眼瞧周笑笑因为吕青钰的话,都忍不住掩嘴轻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魏玲兰赶紧歉然的看了周笑笑一眼,而后就满脸无奈的拦着吕青钰说道: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,你可是世家贵女,不是绿林好汉,难道还真要学着戏文里的那一套,烧黄纸斩鸡头,就此义结金兰不成,这若传扬出去,姐姐的闺名还要不要了。咱们女儿家,私下感情好,彼此互换个锦帕就是了,哪里需要郑重其事到,还得焚香祷告,跪地磕头的,传扬出去这是要闹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着,任由魏玲兰如何劝,就是执意要按绿林好汉那套,准备结义东西的吕青钰,她不免也帮忙劝说道:

    “这样吧,吕姐姐你瞧我这里,祖母气的不轻,我还得近前尽孝侍奉着,显然是抽不开身,马上就同你义结金兰的。所以过两日,若姐姐还心里惦记着这件事情,并且把想准备的都弄好了,那跪地祈告上天,就此结为姐妹,那是笑笑我的幸事,又岂有推脱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再周笑笑看来,这吕青钰啊,就是被娇宠长大,所以想一出是一出的,很可能今晚睡上一觉过去,对方就将她这个人抛之脑后了,结拜的事情当然也就熄了兴致了。

    因此她先将人,好说歹说的哄走了,省的留下来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简直吵的她头都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而在魏玲兰的再旁相助下,这吕家风风火火的大小姐,总算是被劝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四下再无闲杂人等了,周笑笑刚想松上一口气,却不料柳姨娘忽然冲到近前,扯住她的衣襟,就满脸含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,当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啊,你故意叫我那可怜的柔婉,当众颜面尽失,声名狼藉不说。你还把她赶到山里苦寒的石屋里去禁足,连她的一桩大好婚缘也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含笑你可真是够狠的,被你这样一闹,柔婉婚事不但又要拖延一年,这辈子都高嫁不出去了。她是得罪过你,说了叫你不喜欢听的话,可她到底也是你的亲姐姐啊,你却如此心狠手辣的将她的未来都给毁了,你的心怎么就这般铁石心肠,半点心软都不曾有,你真是太冷血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犹如疯了一般,对着她又喊又叫的柳姨娘。

    周笑笑直接一把将对方,很不客气的推开了,望着柳姨娘跌坐在地,哭的撕心裂肺,她却声音漠然的冷哼一声,不屑的俯视着对方说道:

    “说我铁石心肠,冷血无情,可是对于一个,连亲妹妹都眼巴巴的赶来迫害,恨不得将毒杀生母的罪名,往我头上扣的所谓至亲姐姐,我凭什么要对这种人心慈手软。就许你们千方百计的算计我,迫害我,却不许我稍作反击,自证清白,天底下哪有这般不讲道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二姐的谎话被揭穿,受到惩罚那是天经地义,这还是看在她是我亲姐姐的份上,我才只提议禁足道观之内,让她好好的修身养性。可若此事换成旁人,柳姨娘你可知道,我心里的愤怒,足以促使我将这构陷之人,下令直接活活杖毙,死后的尸身我都会叫人拉去乱葬岗喂狗的。所以你还是庆幸吧,因为我对二姐已经心慈手软的很了,你有什么可不知足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先上门闹出是非之人,的确是苏柔婉,先动手打人的还是她,指责周笑笑要毒杀生母的,依旧又是她。

    因此桩桩件件,苏柔婉都是最不占理,并且先挑是事端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周笑笑有理有据,一点都不理亏,中气十足的质问。

    柳姨娘被呛得,那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最后一口气硬生生卡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憋得她两眼一翻,直接昏死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眼瞧这一幕,齐氏解恨到,险些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至于老夫人,到是又惊又怒,连忙叫秦妈妈扶着柳姨娘下去休息,并叫人去寻郎中立刻上山。

    再路经周笑笑身边的时候,她老人家手中的鹿头拐杖向前一挥。

    直指向周笑笑的同时,楚老夫人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才回侯府时,原来三丫头你的唯唯诺诺,都是演戏给老身瞧的。如今是觉得在侯府站稳脚跟,所以就原形毕露了。放心好了,祖母早晚会叫你知道,这小小的顽劣猕猴,永远也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