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:修身养性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若说大云帝都内,有哪家门第,是镇国侯府都要忌惮三分的,相府吕家算一个,另外一个,就当属董皇后的母家,武威将军府了。

    虽说这武威将军,多年前负伤后,就闲置在家,只掌管宫内三千禁军,再未手掌兵权,出征立过战功了。

    但谁叫董家,出了一位做皇后的好女儿,这地地道道的皇亲国戚,自然是不好招惹的。

    而董家是将门,纵使如董卿卿这般的女子,都是自幼习武,功夫极好,就连帝都内一众的世家子弟里,都难逢敌手。

    当今顺帝陛下,曾对董卿卿这样评价过,说她是女中豪杰,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,若生得男儿身,必是大云百年难遇的将帅良才。

    也因为董卿卿,这不输男子的英气,实在与寻常世家贵女太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但顺帝对她另眼相看,就连膝下子女缘福薄,只生了楚亦宣这么一个皇子的董皇后,也最是疼爱这个侄女了,那打小就养在身边,完全是视若女儿般的去照顾宠爱着。

    所以董卿卿这话音一落,动手就挥鞭子的举止,简直无礼至极。

    可是衣袖被削去一角的老夫人,吓得脸色都白了一下,若非被岚霜姑姑扶的快,甚至都要当众失态,跌跪在地不可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老夫人鹿头拐杖往地上一敲,却不得不强压下气愤,颇有气势的质问道: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执掌六宫,我镇国侯府内宅的事情,岂敢劳动娘娘费心。但是董四小姐,适才究竟何意,老身管教自己的孙女,难道你有何异议不成,竟然挥鞭就打,莫非你武威将军府,是觉得我侯府苏家好欺不成。”

    董氏一族是皇后的母家,确实事事要礼让上三分,但镇国侯府也不是真怕了这些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因此楚老夫人的话,质问的也很硬气,显然董卿卿若不给她个满意的交代,此事她必然是要去武威将军府,讨要个说法的。

    再瞧董卿卿,面对质问,她那如冰山美人般冷冽的神情,总算有了一丝歉然的笑意,并颇为无奈的摆弄着软鞭说道:

    “真是晚辈的过错,叫老夫人受惊了,您老身份尊贵,德高望重的,小女岂敢对你无礼。只是晚辈向来瞧不惯那些,乱了嫡庶尊卑,欺凌姐妹,亲人间还彼此构陷的人。所以瞧见这种败类一次,晚辈就忍不住教训一次,恰巧你这位二孙女苏柔婉,不就正是这种人嘛”

    “但是小女鞭法没练到家,到是在老夫人面前献丑了,没打到贱人,却险些伤了您老。等从这凌烟观下山后,晚辈必亲自登门,带着薄礼去侯府,向您老人家郑重致歉,还望您老不要和我一个小辈计较,就息了雷霆之怒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冷言冷语的董卿卿,这态度一下缓和不少,还主动提出,要登门致歉。

    对方到底是皇后的亲侄女,楚老夫人又是做长辈的,因此她还能说什么,也只能摆摆手,适才的惊吓到也掀过不再提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周笑笑,也不想眼下的一出闹剧,最终真演变成私下解决,那楚老夫人必然是要偏袒苏柔婉的,她可就要吃亏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立刻相谢的对着董卿卿笑了下,而后就对楚老夫人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,老话说的话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之所以先有相府的吕小姐仗义执言,后又有皇后娘娘的亲侄女,董四小姐替孙女出头做主,说到底这都是二姐步步紧逼,欺人太甚的结果。眼瞧着二姐姐,这都是要引起公愤了,祖母还是先忍忍头痛,当众惩治了二姐,我镇国侯府的清誉才不会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就是因为二姐和柳姨娘,与祖母关系过从甚密,就算您老没有存心偏袒,可一味过于慎重的延后惩处,势必叫人非议,说祖母这是有意偏袒。若真叫人觉得咱们侯府,是个没有尊卑,庶欺嫡辱,毫无家法规矩可言的话,那我苏氏一族数百年的清誉,岂非要毁在您老的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每质问上一句,就会极具压迫气势的,向着楚老夫人迈近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向来说一不二的楚老夫人呢,却因为心神大乱,又想不出对策,竟然连连后退足足四五步之多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总算不再逼近了,楚老夫人的掌心里,甚至都溢出一层的汗来了。

    她老人家的眼角余光瞧着,围观的诰命夫人,世家贵女不但越来越多,很多人已然三四个凑在一起,对着她这边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苏柔婉,这次是真的保不住了,楚老夫人当然不会把自己也搭进去了,就见她神色一正,马上严肃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放心,祖母知道这次你受了天大的委屈,我大云重视孝道,你却险些被诬陷要毒害生母,你二姐姐确实做得太过分了。因此祖母就算头再疼,也决定强撑着严惩了二丫头,现在老身就叫你二姐,还有柳姨娘马上遣返回侯府,静思己过三个月以儆效尤,再罚二丫头一年的月银,以示惩戒,三丫头你的委屈,这下总该平复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能被逼着,惩处了苏柔婉,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周笑笑却胆大妄为的,直接摇了摇头,幽幽然的叹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孙女到想平复委屈至极的心情,可是一想到,二姐姐上次因为刁难我,而被父亲禁足,这才被允许随行前往这凌云观几天啊,就又栽赃我要毒杀生母。可见,区区在侯府内禁足,已然对二姐那劣性难改的做派,起不到一点惊醒震慑的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周笑笑,这是不肯轻易放过苏柔婉,楚老夫人气的心肝都发颤似得疼,从牙缝里,几乎是挤出几个字来的含怒说道:

    “三丫头,柔婉再不对,那也是你的亲二姐,凡事过犹不及,禁足你还不满意,那你想如何严惩才肯罢休。”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,就像没瞧出楚老夫人的怒火般,优哉的四下打量了两眼说道:

    “我听闻这凌云观的道姑们,时长去后山所建的一排石屋,参悟苦修,有时数月都不出来。这处道观,又是宁贵妃为皇家祈福之地,是再钟灵毓秀不过的了。所以我的意思,不如叫二姐,就去那后山的简陋石屋内,修身养性一年。日日与山清水秀为伴,吃的是粗茶淡饭,想来那些贪嗔之念必然尽消,再不会生出歹念害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