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:英姿飒爽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沈氏话音一落,果真拿起一块糕点,就要往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她的手腕就被周笑笑紧紧的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你今早因为我在山中遇险的事情,急的昏了过去,醒来后更是只喝了半盏茶。宝珠说的没错,这糯米是粘性的食物,不易消食,你空腹吃上一块,很可能又要难受一整天了。女儿自有办法证明清白,无需您当众吃下糕点替我洗清嫌疑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边说着这番话,边将沈氏手中的糕点,就给拿放回了碟子里。

    将这一幕瞧得真真切切的苏柔婉,她现在真是要恨死周笑笑了,因此马上落井下石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什么担心难以消食,根本是三妹你心里有愧,知道你母亲,若真吃下糕点,立时三刻就要暴毙在众人面前。三妹妹你是怕了对吧,但无论你如何巧舌如簧,你都甭想蒙混过关,等郎中来了,你就等着无所遁形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周笑笑对此,却轻笑出声,从碟子里拿起一块糕点,就见她竟然一口咬了下去,吃得津津有味不说,更是秀眉微挑间讲道:

    “不叫母亲吃这糕点,是怕她难以消食,身子难受。可是二姐姐,我亲自吃上几口,想来也能自证清白,就不劳你费尽心机的去寻郎中了吧。毕竟说句不中听的,你是庶出,却总是心比天高,更是对于我这个占着嫡出名分,却自小在侯府外养大的姐妹,那是妒忌厌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找的郎中,是不是提前收买好的,索性我在一众世家千金,还有各府夫人面前,亲自吃上两块点心,这糕点有没有毒,想来我不说,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说话间的功夫,又拿起一块红豆糯米糕,三两口就再次吃完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真是瞧得,苏柔婉眼睛都瞪大了,接着她更是不敢置信的摇着头,一脸慌张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,明明昨日傍晚,我到观里的厨房,想亲自给祖母做一碗银耳羹喝。结果我是亲眼在窗户外面,瞧见你鬼鬼祟祟,拿出一个小纸包,将里面的东西倒进装着馅料的碗中。我心里当时觉得很奇怪,就没惊动你,事后等你从厨房出来后,我进去查看,就在炤台坑里,发现你丢进去的那个空纸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贴身侍婢若秀,将小纸包上残留的白药末,拿下山寻郎中看过的,的的确确证实就是砒霜无疑。可是你吃了糕点,怎么会没事呢,这里面一定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此刻心里确实彻底慌了,毕竟来时她是因为十拿九稳,以为逮住了这个三妹的把柄,这才气势汹汹,连沈氏的房门都是一脚踹开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笃定有毒的糕点,周笑笑却亲口给吃了,并且过去这么久,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苏柔婉本就是庶出,栽赃嫁祸嫡出的妹妹,还是在一众世家千金,诰命夫人的围观目睹之下,这事若说不清楚,她这辈子算是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帝都,但凡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,谁还会要她这样一个,品行不端,德行毁于一旦的女子为妻,就算她是镇国侯的女儿,高嫁也必然成为一种奢求了。

    惶恐之下,苏柔婉扯着楚老夫人的衣袖,焦急的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,柔婉请求你立刻叫个郎中过来,仔细去检查下那盘子点心,定然能发现端倪的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若坐实了栽赃亲妹,楚老夫人,那是人老成精,她自然也想得到,这个二孙女的下场该有多凄凉。

    这楚氏一门,血脉稀薄,楚老夫人就是因为娘家没什么直系亲人了,这才对柳琳琅,这个楚家旁支出身的外甥女颇为的照顾。

    如今周笑笑亲自试吃糕点,并且安然无碍,苏柔婉的任何指证,就变得苍白无力,这一点楚老夫人岂会不懂。

    但人都有私心,她还是想护下苏柔婉的,所以她就想着寻些由头,将围观的世家贵女都请走,到时自家人关起门来,那这事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到时对外,再寻个下人,顶替罪过,说苏柔婉也是一时没看清楚,又被刁滑的侍婢,再旁怂恿这才做下糊涂事,这闺名至少还能保全住几分。

    心里边这样想着,楚老夫人的手也扶上了额头,脸上骤然露出痛苦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不省心的孩子啊,真是叫老身操碎了心,如今我被你们气的头疼欲裂,就算是天大的事,也等我这个老婆子缓上一缓,到时再帮你们评个是非曲直。全都散了吧,二丫头,三丫头你们跟我来,等祖母头痛缓和了些,你们谁有错,老身还是要严惩不贷的。”

    别管心里多偏袒苏柔婉,至少在外人面前,楚老夫人还是要脸面的,这公允不寻私的做派,自然要漂漂亮亮的摆出来。

    但真等到没了旁人,老夫人还肯主持公道替周笑笑说话,那恐怕太阳是真要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楚老夫人,如意算盘打的叮当直响的时候,却不料人群里,忽然一个身穿墨色戎装,上绣金丝骏马纹锦裙,脚踏一双白色矮皮马靴的女子,手握金银双丝流云软鞭,英姿飒爽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镇国侯府苏家,素有我大云第一世家之称,却不料这府中后宅内,却也是如此尊卑不分,处事不公。明明都是亲孙女,可老夫人这心未免偏的也太狠了,我董卿卿虽说是个外人,可委实都看不过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,要么就当着我们一种围观见证人的面,处理个清清楚楚,要么本小姐不嫌麻烦,这就立刻去告知给宁贵妃,叫她亲自出面替苏三小姐讨回个公道。若老夫人觉得贵妃的面子太轻,管不得你镇国侯府的事情,那本小姐可以马上入宫,请皇后姑母亲自过问此事。我董卿卿最见不得凉薄亲人,虽说我向来不喜欢管闲事,但今天这事,我却管定了。”

    面容绝色,却极为冷艳的董卿卿话一说完,手中的软鞭,竟然向着苏柔婉拉扯老夫人的手,就迅雷不及掩耳的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柔婉被吓得尖叫间,连忙把手松开了,虽说她到没被鞭子伤到,但老夫人的袖口一角,却被那鞭子上的金丝倒钩,给硬生生的扯下来了一块锦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