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:仗义执言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吕青钰瞧着,打趣完她,就在那用锦帕掩嘴娇笑个不停的齐沁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齐沁的眉眼,生的也很美,并且瞧着就颇为的讨喜,可偏偏那樱桃小嘴里,就是总说出冷嘲热讽,不招人待见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家贵女,自小在各府内宅长大,同镇国侯府一样,她们都有无数个,或嫡出,又或者庶出的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所以能前来凌烟观赴贵妃相邀,瞧着光鲜体面的,哪一个也不是省油的灯,不是身份尊贵,就是心机不浅之辈。

    所以齐沁的一番讥笑吕青钰的话,虽说是不中听,但是她也说出了,一众世家千金的心声。

    毕竟听见柳氏,刚刚唤楚老夫人的那一声姨母,谁又肯为周笑笑站出来作证,去得罪镇国侯府的老祖宗,这笔账根本是怎么算都划不来。

    但是哪曾想,吕青钰却满脸不耐烦的一下就将齐沁给推开了,几步来到周笑笑的身边,她就将小下巴一仰说道:

    “本姑娘天生就爱打抱不平,多管闲事怎么了,那也总比齐沁你们这些,站在那做睁眼瞎,是非不分的主儿来的强。一个个遇事就爱做缩头乌龟,唯恐得罪人,连句真话都不敢讲的,还好意思来讥笑本小姐,这才真是天大的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本来娇笑着的齐沁,她确实没想到,吕青钰竟然还会站出来管这出闲事。

    而被对方当众如此冷嘲热讽一通,就见得齐沁的脸色羞愤不已,跺了跺脚就躲回人群里了,算是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吕青钰在冲着齐沁的背影,皱起小巧的鼻子,娇蛮的哼了一声后,她又望向楚老夫人,福身见礼后马上鸣不平的讲道:

    “给老夫人请安了,关于你们侯府,两位千金争执的事情,小女吕青钰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这位吕家小姐,那在帝都内,可算是一号人物,这世家贵族间,对她也算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。

    毕竟单凭她是吕老相爷的心尖宝这一点,偌大的帝都,这位吕家小姐,只有她横着走的份,谁又敢给她半分委屈,相府吕家这个庞然大物,可不是好招惹的。

    并且这吕青钰还有位很疼爱她的小姑母,而她这位姑母就更不得了,乃是当今陛下,最宠爱的瑶贵妃,因为这位吕家小姐的靠山之大,一众世家贵女里,能与她比肩的,真就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而这位吕家小姐,偏偏还好打抱不平,这帝都内的纨绔子弟,偶有欺凌良家妇女的,被她知道的,领着挨欺负的姑娘家,闹上门去,将纨绔打到卧床不起的事情,那都不是一回两回了。

    所以眼瞧站出来,要给周笑笑作证的,竟然是这个小煞星,就连楚老夫人都是一阵阵的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镇国侯府,乃一众世家贵族之首,和相府都是平春秋色,楚老夫人到不惧吕青钰这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吕青钰背景太大了,她有话说,楚老夫人也不好拦着,哪怕明知这个没有深浅的吕家妮子,必然是要说出对苏柔婉不利的话了。

    但楚老夫人,还得装出一副即慈祥,又公允的样子,强忍着不乐意,脸上笑呵呵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相府的青钰丫头啊,上次见到你,还是正月过年时,你来侯府给老身请安那次呢。转眼都有大半年没瞧见你这孩子了,当真是出落得越发标致水灵了。至于说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孙女,究竟为何争执起来,青钰你当真瞧见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在老身看来,柔婉可被欺凌的不轻,委实不像我那三孙女说的,是先行寻衅之事的人,青钰你想来和老婆子我的看法,必然是一样的对吧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这偏袒苏柔婉的态度,已经明显的,就差指着周笑笑的鼻子,将脏水一盆盆的往她身上泼去了。

    这若换了旁人,为了巴结讨好楚老夫人,不得罪镇国公府的老祖宗,那自然是要顺着她的话,去指责周笑笑一番才对。

    可偏偏吕青钰,家世太好,又是被整个相府,甚至是宫里的瑶贵妃撑腰,娇宠着养大的。

    向来只有旁人看她脸色行事的份,什么时候有她吕青钰,需要察言观色的时候。

    因此愣是没往楚老夫人话上深意去领会的吕青钰,就见她立刻秀眉紧皱,手死劲晃个不停的反驳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你说错了,我就住在隔壁的香客房内,所以从发生争执起,我就听得真切,分明是你那二孙女苏柔婉,硬闯进房间,指责你的三孙女给自己的生母往红豆糯米糕里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身边的丫鬟气不过,维护了自己的主子几句罢了,就被你家二小姐扬起巴掌给打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吕青钰不喜的瞧了眼,还在也哭哭啼啼的苏柔婉,满脸鄙夷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哼,要换成我,旁人栽赃我给至亲下毒,那本小姐也必然是要恼了的。而且直到现在,二小姐连证据都没拿出来,就又是毁人清誉,又是动手打人的,临了自己没本事,让人给教训了一番,要我说啊那就叫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哭,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迷惑老夫人你,我看你家三小姐到是个敢说敢做的爽快人,至于这二小姐嘛,装可怜,扮无辜到是厉害的很呢,这心眼真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眼瞧着,任由吕青钰在再这般说下去,苏柔婉反倒要背负恶名,受尽指指点点不可。

    心里焦急之下,老夫人都不好开口,阻拦吕青钰,可柳姨娘却顾不得的马上讲道:

    “吕家小姐,还望您嘴下留情,我这可怜的二小姐,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,或许你只是听岔了,这才以为先惹事生非的乃是二小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说的句句属实,为何围观的世家贵女们这么多,却再无一人肯站出来作证呢,片面之词断然是不能取信的。”

    吕青钰眼瞧自己,明明说的是实话,柳姨娘为了维护自己的女儿,竟然还出言刁难。

    气不过之下的吕青钰,本就是个不服输的性子,就见她赌气的娇哼一声,马上将好姐妹魏玲兰从人群里拉着走出来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一人的话不可信,那若再加上铃兰的呢,她可是宁贵妃的外甥女,自幼养在深宫最是娴静文雅不过了。就连咱们陛下赞许有加下,都开恩册封为铃兰公主,想来有她同我一起作证,总能为三小姐说句公道话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