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:来者不善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要将红豆糯米糕端走,宝珠赶忙上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夫人脾胃不好,糯米吃了不易消食,因此这糕点送来,奴婢昨夜就没往桌子上摆。但小姐放心,奴婢知道这是您的一片孝心,因此很精心的收着的,即便现在拿出来吃,软糯的口感是一点也没有变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在山上被恶猿袭击,这事道观内都传开了,想来小姐也受到不小的惊吓吧,所以您还是别费心重做糕点了,快下去换身洁净的新衣,好好休息着吧。”

    宝珠到是一片好心,唯恐周笑笑重做点心,到时辛劳。

    可是对方伸来的手,周笑笑却还是避开了,毕竟她比谁都清楚,这一盘子红豆糯米糕,那是万万吃不得的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,有些犯难,想着用什么借口,将这盘点心端走,又不显得过于唐突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房门在此时,却被一把推开了,接着苏柔婉就面带讥讽的笑容,来者不善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宝珠啊,你可真是多嘴多舌,瞧瞧将你家小姐给难为的,都不知寻什么借口,将这盘子加了砒霜的红豆糯米糕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是硬闯进沈氏房门的,在外面当差的松果和竹心,那是拼命的拦,也没有拦住,所以也是跟着推推搡搡一并进了屋的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说,苏柔婉竟然指着周笑笑所做的糕点,说那里面加了砒霜。

    竹心暗叫一声不好,因为她知道,这就无异于在说,她家小姐要毒杀生母,若这等流言蜚语传扬出去,周笑笑的清誉瞬间就要毁于一旦了。

    护主心切之下,竹心可顾不得苏柔婉是府中的主子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不但怒气冲冲的上前,推着苏柔婉就往房门外赶去,更是满脸愤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二小姐还请你慎言,我家小姐再怎么说,那也是您同父异母的亲妹妹,你就算再不待见,也不该如此诋毁我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这里是我家夫人的住处,又没人相邀你过来,二小姐还是赶紧走吧,就不要在这里,继续胡言乱语,毕竟恶事做的多了,那是要挨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对周笑笑的恨意,那是由来已久的。

    毕竟周笑笑一回府,不但叫她这个本就难以熬出头的庶出女,更加被掩盖住光华了。

    而且柳姨娘和沈氏,当年的积怨太深,周笑笑才一回来,就和她们娘俩针锋相对,斗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因为周笑笑,苏柔婉被禁足许久,若非老夫人归府,她现在还在翠薇院内困着呢。

    所以眼瞧着刚刚她的几嗓子下来,此刻各府的世家千金,全都凑热闹的往这边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是要叫周笑笑,在众人面前,身败名裂的苏柔婉,她可从未将对方视若妹妹看待,因此当然不会顾念什么亲情。

    而竹心的推搡阻挠,当然是坏了苏柔婉的好事。

    因此一向瞧着柔柔弱弱的这位侯府二小姐,竟然扬起十指纤纤的手,对着竹心的脸,就是正反手,两记巴掌恶狠狠的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果真有什么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奴才,不过区区一个卑贱的奴婢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竟然也敢对我无礼,真是好大的胆子。这两巴掌是给你个教训,若下次再敢逾越,我就命人剁了你的爪子。”

    这竹心日日跟在周笑笑身边,任谁都瞧得出来,她深受器重。

    欺凌周笑笑身边的得力大丫鬟,倍感痛快,总算将压抑许久的心中恶气,稍稍出了一些的苏柔婉。

    她打了竹心耳光不算,瞧着对方嘴角溢血,跌跪在地,苏柔婉竟然抬脚还要去踩对方的手,这心思不可谓不歹毒。

    但是苏柔婉却忘了,竹心可是有个,护短成癖,见不得身边人挨欺负的主子呢。

    因此苏柔婉这一脚还没来得及落下,周笑笑已然上前,一把就将她推倒在了地上,接着更是一脚接着一脚,往对方身上狠狠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姐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,那咱们就有什么说什么,你冲着我来就是了。平白无故的,你拿我身边人出气作甚,真当我金香院的全是好脾气,任你姨娘算计个没完没了,现在还要受你欺凌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二姐你管不住自己的手脚,那妹妹帮你好好的舒筋活血一番,相信这通拳脚后,你下次就知道,巴掌不是那么好举的,这脚伸的太长,也是容易被人给打折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向来就是个心黑手狠的主儿,这一通连打带踢的,就见苏柔婉在地上不住的打着滚,周身尘土飞扬的不说。

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她的脸上,手背上就全是青一块红一块的了,可见周笑笑这踢的该有多狠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算是把一众的世家千金都给惊扰来了,瞧着周笑笑那举止堪称野蛮的一幕。

    有些胆小些的,吓得险些没哭出声来,更是不敢瞧的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可一众议论纷纷之中,反倒有一个身穿天蓝色上绣百蝶芍药花纹,极为俏丽灵动的少女,却对身旁另一位,瓜子脸,眼角带着一颗红色美人痣,气质非常娴静秀气的少女,一脸兴致勃勃的说道:

    “铃兰妹妹,你是公主,这宫宴可是每每都要到场,帝都内的贵女,你基本都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这正打人的那丫头,究竟是谁啊,这般为了身边的奴婢,竟然和自家姐妹大打出手的,还真是少有的真性情之人,姐姐我到不觉得她野蛮粗鄙,还很想去结交一番呢。”

    那叫铃兰的娴静少女,一听这话,不禁满脸无奈的笑了笑,有些胆小的瞧了瞧,此刻撸起袖子,对着苏柔婉的脸,又展开新一揍的周笑笑,她不禁吓得赶紧用帕子挡在眼瞧,怯生生的说道:

    “青钰姐姐,你可是相府千金,吕相爷最宠爱的嫡孙女,若和个举止野蛮的女子厮混在一起,到时姐姐的闺名,恐怕又要惹得非议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挨了打的,妹妹到是认识,她是镇国侯府的二小姐苏柔婉。那唤她姐姐,动手打人的,看样子也是苏家的一位贵女,但我从未见过她,否则这般叫人印象深刻的女子,妹妹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就在一众世家千金,全都猜测着周笑笑,究竟是何方神圣时,就见得楚老夫人,在柳姨娘和齐氏的陪同下,满脸怒火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她老人家瞧见,被按在地上打得鼻青脸肿的苏柔婉时,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,险些没被气得七孔生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