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:斩杀恶猿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楚亦宣负伤,肩膀鲜血直流的一幕,周笑笑眼神还是不错,全都看在眼中,当即焦急的忙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你快走啊,您何等身份,若真因为救我,而被这恶猿伤了性命,那我会内疚一辈子的。别管我了,你走啊,楚亦宣你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没有忘记,楚亦宣的一次次相救,她又不是真的铁石心肠,岂会不感动。

    所以她怎能眼睁睁的瞧着,楚亦宣堂堂一位太子,竟然为了救她,而身陷危险之中,那这个恩情未免太大了,她恐怕这辈子都要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周笑笑,为了楚亦宣担心不已的时候,哪成想楚云宸却在一旁,忽然发出讥讽的哼笑,更是冷飕飕的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咱们这位太子爷,瞧着也不像是个短命的,他没那么容易死,你犯不着急的又喊又叫的。有这个精力,还是抓紧我,咱们想办法赶紧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本王还真是担心,楚亦宣那手中的利剑乱挥之下,将这铁链给砍断了,到时不用等着那恶猿使坏了,咱们俩可就真要摔得粉身碎骨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楚云宸,其实周笑笑别瞧总和对方斗嘴,但其实这份搭救的恩情,她是感激在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楚云宸损她两句,周笑笑不往心里去,但她确实见不惯对方,总一副用小人之心,去看待楚亦宣的言行举动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忍了又忍,却终究没忍住的小声嘟囔道:

    “我说亲王姐夫,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嘛,你和太子之间那些恩怨,我确实也知道。可毕竟太子殿下,眼下是在奋力的搭救我们,阻挠那恶猿摇晃铁链,就算姐夫你不领情,也不该说出如此难听的话吧,一个大男人,心眼小成这样,你也不怕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的嘟嘟囔囔声音是小,可也架不住楚云宸耳力好啊。

    所以将这番话,那是一字不落,全给听了个清清楚楚后。

    就见得楚云宸当即眼睛一瞪,火气直冲脑门,恶狠狠的训道:

    “好你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片子,本王舍身涉险的救了你吧,没换来一声好也就算了。那楚亦宣道貌岸然,心思阴险你自己眼神不济,没瞧出来,还不许爷我讥讽他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抓好我,然后把嘴闭上,否则本王非但不会带着你脱险,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这踢下山去,省的哪天再被你给气出个好歹来。”

    虽说周笑笑闻言,心里还是不服的想着楚云宸,怎就如此小气,霸道,又喜怒无常的。

    可面上她却乖巧至极,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,更是一把将楚云宸的衣襟,抓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条小命全攥在楚云宸手里呢,周笑笑可向来不吃眼前亏,该低头时就低头,脸皮堪比城墙厚的人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一见周笑笑总算肯闭嘴了,心里的火气也熄了大半,晃动铁链间,向着山壁冲去,借势脚尖一点凸起的岩石,当即就如大鹏展翅般,向上一窜而起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连在山壁上,脚下连续借力了四五次,怀里还抱着周笑笑这么一个大累赘的楚云宸,却身手了得间,极为俊逸的在石阶之上,重新的牢牢站稳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什么都没干,稀里糊涂就获救了的周笑笑,到是被晃的七荤八素,险些没当场吐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勉强站稳,想要拱手向着楚云宸,好好道谢一声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楚亦宣那边却忽然发出一声闷哼,原来竟是他捂着右肩的伤势,再难支撑的单膝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楚亦宣会受伤,那都是为了阻挠恶猿,去晃动铁链所致。

    这个人情,楚云宸觉得对方是虚情假意,毫不领情,可是周笑笑却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赶紧上前,就要将楚亦宣从地上扶着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她才挽住楚亦宣的胳膊,那报复心极强,始终在旁窥视机会的恶猿,从楚亦宣的身后一跃而起,向着周笑笑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笑笑心里那是止不住的暗骂,这恶猿也未免太阴魂不散了,她又没招惹到这畜生,怎的就惹来这一身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是猿猴动作敏捷,哪里是周笑笑能躲得开的。

    不过危急时刻,已然负伤的楚亦宣,却再次不顾自己的安危,一把将周笑笑紧紧的护在怀里,任由自己的背,暴露在恶猿的利爪尖牙之下,显然是要硬挨上这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和周笑笑,紧紧相拥在一起的楚亦宣,等了半天,却没等来意料中,后背负伤的剧痛感。

    反倒是凶悍至极的那只恶猿,却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,瞬间响彻了整个山林。

    被这一变故,都有些弄懵了的周笑笑,她其实胆子一向都不小,只是因为不懂武功,这才被这山间的畜生,逼的险象环生的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没有危险了,周笑笑马上忍不住好奇的张望起来,眼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瞧不打紧,当看见那在她面前,简直是耀武扬威,将她逼的险些坠下山坡丧命的那只恶猿。

    已经被楚云宸捡起,楚亦宣落地的那把宝剑,一击就贯穿胸膛,显然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周笑笑又眼睁睁的瞧着,楚云宸一记利落的回旋飞踢,那还没有死透,不住惨叫的恶猿,就被踢下山坡,滚落下山底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觉得,背后都直冒寒气,对于楚云宸的武功之高,出手之狠辣,她之前只是听说过,眼下算是头回亲眼得见了,这心里还真是有点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,她在楚云宸面前的种种无礼,还有赖着对方做靠山的举动。

    周笑笑真是不住的庆幸,这个煞星竟然没被她惹火,直接摘了她的脑袋,她还真是挺走运的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,想要赶紧上前,拍拍楚云宸的马屁,讨好下这个有点爱记仇,还嘴巴奇毒无比的亲王姐夫,以免对方将来对她,秋后算账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楚亦宣却一把抓住了她,而后虚弱的向着地面险些站立不稳的倒下。

    这一下周笑笑才想起来,还有楚亦宣这个受了伤的大恩人在呢,当即她可顾不得溜须拍马了,连忙焦急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真是对不住,因为我,这次你被连累的都受伤了。我这就送你下山,给你敷药包扎。亲王姐夫,你也来帮把忙吧,这山路崎岖难行,我怕自己一个人扶不住太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