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:鲜血淋漓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,感觉自己仿佛浑身轻盈的,在空中飞起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楚亦宣的身影,赫然出现在了山壁石阶旁,并且口中焦急的唤着她的名字,神情震惊的看着她坠落的身影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知旁人,坠下山谷时,究竟这最后的刹那间,都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的脑海里,却飞快的回想起,楚亦宣一次次相救她的场景。

    在冲着山壁石阶上的楚亦宣,露出一个凄婉诀别的笑容后,周笑笑就将双眼闭上了,竟不忍再去瞧对方,为她焦急神伤的面容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无计可施,只能在心里默念,吾命休矣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她的耳边,忽然传来一阵铁链碰撞的巨大声响,而后一个低哑磁性的声音,骤然在她耳边响起: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只小狐狸,这才多久没见,你就又打算把自己变成飞天狐狸了不成。还真是除了有点小聪明外,完全就是个遇事闭眼等死的笨鹌鹑。赶紧把眼睛睁开吧,有本王在呢,你想死哪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凌烟观内,一得知苏含笑这位侯府千金失去了踪迹,自然是各大世家贵族,全都派遣下人相帮四处查找的。

    这次是宁贵妃相邀,而楚云宸自幼,就是寄养在她膝下的,两人虽不是亲生母子,但母子情却极深,因此一众的皇子公主,包括楚亦宣这位太子在内,全都很给面子的赶来赴邀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得知,失踪的人,竟然是周笑笑后,楚云宸和楚亦宣,同时坐不住了,全都亲自来寻。

    而两人在山下听到呼救,又几乎是同时赶到的,并且是一起眼睁睁瞧着周笑笑坠落山下的。

    楚亦宣第一反应,是上前想要拉住周笑笑,可怎奈她坠势太快,根本连衣袖都没碰到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却选择了,另外一种施救的办法,他当时取出随身携带,削铁如泥的匕首,斩断了石阶旁的铁链。

    而后抓着链子,一跃而下,仗着功夫了得,这才险之又险的,将周笑笑在半空中,凭着骇人的臂力,又把她的小命硬生生的给捞回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周笑笑,双眼睁开,眼瞧着自己被楚云宸拦在怀里,像荡秋千似得,悬于山谷之上。

    虽说低头一瞧,就是密林深谷,确实挺吓人的,但一想到自己的小命保住了,周笑笑还是欢喜的,立刻咧嘴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可哪成想,楚云宸却对着她,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,非常嫌弃的嘟囔道:

    “笑得这般傻里傻气的,连牙都露出来了,我说你这丫头,赶紧把那丑不拉几的笑容收一收,一会再吓到本王,到时我若握不住铁链真摔下去了,还得陪着你送命,那我楚云宸也太亏了。”

    甭管周笑笑,本来因为死里逃生多感谢楚云宸,甚至相谢的话都到了嘴边了。

    但是听完楚云宸这番挤兑她的话后,险些没被硬生生,气出内伤来的周笑笑,哪里还有心情道谢了,当即毫不相让的回敬道:

    “难怪王爷风流倜傥,可时至今日府中却连一个姬妾都没有。恐怕但凡在你身边待上一段时日的女子,就算开始多为您的英俊尊贵,迷的神魂颠倒,也架不住王爷这张损人的毒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想想,我都挺佩服长姐的,这是何等的勇气,叫她对您痴心不改。换了旁的女子,恐怕早就因为王爷这张得理不饶人的嘴,被硬生生的损到体无完肤,吐血身亡了吧。”

    望着明明靠着他的保护,才没摔个粉身碎骨的周笑笑,此刻窝在他的怀里,却喋喋不休的与他争锋相对个不停。

    楚云宸大觉恼火的同时,嘴角却也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毕竟这大云朝,所有的人,甚至包括当今的陛下在内,对他要么是防,要么是惧,就连未婚娘子苏清君,在他面前说话,何尝不是斟酌再三,从不会率性而为的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唯独和他没大没小的,细算下来,也就只剩下宁贵妃的亲儿子,六皇子楚亦真的。

    谁叫他是在宁贵妃的膝下长大,和楚亦真自小玩闹到大,这个堂弟和他调皮捣蛋,已然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但是若说女子,也就周笑笑敢如此胆大妄为了,不奉承讨好也就罢了,总是能说出一些,将他气到半死的话。

    可楚云宸也不知为何,明明每次他都怒不可歇,但就是下不去狠心严惩了这只牙尖嘴利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若说这世上,真有相生相克一说,那楚云宸觉得,周笑笑绝对是他命里的克星,敬而远之,他少生些闲气,省的早晚都得被气得少活几年不可。

    可心里将周笑笑想的刁钻可恶,但是嘴上,楚云宸就是忍不住,还想回击两句,去好好的挖苦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哪成想就在这时,本来瞧着人来了,而一个猛窜,跳到树上的恶猿,明显是瞧着砸伤它的周笑笑竟然未死,而感到愤愤不平了。

    趁着众人不备,它忽的又跳下树干,对着垂下山壁的铁链,就是一通的猛摇,显然是想将周笑笑甩下去,叫她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这凌烟观后山占地颇大,所以一众上山寻人的,全都是分散开,两两三三走的。

    楚云宸和楚亦宣,也是在半路上遇到的,所以此刻除了他们两个,身边就有一个小太监罢了。

    而这小太监伺候楚亦宣起居还成,瞧见那作怪还嘎嘎乱叫的大猿猴,早吓得腿都软了,就更别指望他敢上前去阻拦了。

    所以千钧一发之际,唯恐常年风吹雨淋,被腐得锈迹斑斑的铁链子,真被那恶猿给晃断,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楚亦宣也顾不得了,哪怕他武功平平,却还是冲上前去,抽出佩剑刺向了恶猿。

    可这山间猿猴,上树拔高,那是家常便饭,早就练就的身手何其敏捷。

    因此楚亦宣一击未中不说,那恶猿好像也深知宝剑的厉害,因此就见它龇牙咧嘴间,伸出爪子向着对方就狠狠的挠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亦宣文采出众,精通经史典籍,但在武艺上,不过是出于皇子身份,稍有修习,强身健体,微微能自保罢了,的确算不得精通。

    因此剑刺了出去,这恶猿的一爪,楚亦宣却是避无可避,结结实实的在肩膀上挨了一下,当即鲜血淋漓,马上就受了不轻的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