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:一体一魂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其实在意识深处,能瞧见苏含笑出现在这里,周笑笑就隐约猜测到,对方必然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现在一见苏含笑少了针锋相对,只是啜泣的同她道别,一副看破世事的样子,周笑笑的心,不禁猛然一沉。

    说实话对于苏含笑,她确实是一百个看不顺眼,对方虽说是比她小上一些,但做事冲动,遇事又胆怯,是非不分,甚至对亲生母亲还极为的不孝,总是随意顶撞,这都是叫周笑笑看不过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即便苏含笑有千百个不应该,但到底她们两个,一体双魂,朝夕相伴数月,这养个小猫小狗还有感情呢,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双眉紧皱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,你能不能别遇事就知道哭,我不过未在你身边提点半日罢了,你究竟出了何事现在就告诉我,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补救的。再怎么说我能继续弥留世间,也是借助了你的身躯,我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闻言,眼中后悔之色更甚的说道:

    “之前都是妹妹不懂事,是我不好,没听笑笑姐你的劝阻,还将你我一体双魂的事情,说与那杨子贡知晓了。结果他为了斩草除根,竟然连我也给推下石阶害死了。若非笑笑姐你那神奇的水滴印记,化为点点华光,叫我消散的残魂得以再次聚拢一会,否则妹妹甚至无法现身,和你做最后的道别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苏含笑将来龙去脉,全都说了一遍后,周笑笑才知道,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,这外面竟然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。

    她的最大秘密,杨子贡不但知道,苏含笑竟然还落得个惨死的下场,甚至就连水滴玉佩,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比一个惊人的消息,叫周笑笑都有些脑子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但事有轻重缓急,望着残魂渐渐变得透明起来的苏含笑,周笑笑不禁叹了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虽然我并不知道,你若消散后,我会不会因为你的死,也魂飞魄散。但眼下既然我还好好的,那至少你我之间,或许真能活下来一人。含笑我虽没本事救活你,但至少你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,全都可以说给我知道,咱们无论过去有何矛盾,至少你叫过我一声姐姐,我自然是会为你去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,这生前再如何争强好胜,眼热不甘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到了身死的那一天,就算手中攥得再多的荣华富贵,享受何等人前的风光,这些东西却是分毫都带不走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这一切,已然再没了**的苏含笑,就见她活着的时候稀里糊涂,这身死了反倒心头清明了不少,总算知道什么东西,才是她在这世间最宝贵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她也顾不得哭了,而是羞愧难当的看向周笑笑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昨天猪油蒙了心,听了柳姨娘的一番话,觉得娘亲是拖累,有她在不但会连累我,还会叫杨子贡不待见我,去和四妹红兰双宿双飞。”

    “我妒忌眼热之下,就想着若娘亲死了,那就不会有人,再因为她而嘲笑我了。所以笑笑姐,我在娘的糕点馅里下了毒,你一定要救救娘亲,若她有个闪失,我无言在黄泉路上见她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沈氏竟然有性命之危,这若换成以前,周笑笑早就对苏含笑破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但是望着下半身,都已然透明消失的苏含笑,周笑笑强忍住火气,不禁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早就将你的娘,视若自己的母亲看待了。而且我手中有很多珍贵良药,解毒丹丸也有一些,只要母亲误服糕点,还有一息尚存的话,我定能救下她的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闻言,脸上的愧疚之色,总算缓和了不少,也意识到她自己,就要消失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,却越发凝结起来的魂魄身影,苏含笑总觉得,对方定然不会和她一起消失,而是会接替她继续活着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苏含笑就恳切的再次望向周笑笑,难掩恨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还有最后一件事情,你一定要答应我,那杨子贡害的我惨死山间,虽说我无法亲自报仇,但你一定要叫他生不如死,千百倍的帮我把这笔血仇讨回来。算妹妹求你了,我要叫他潦倒一世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否则我死不瞑目,做鬼都不会甘心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苏含笑最后凄厉的喊声,还在久久的回荡不休,可是她的身影,却彻底透明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周笑笑,她不禁叹了口气,忽然想起那日大雨磅礴间,苏含笑亲口发誓,不会再做出伤害她,故意划破掌心叫印记消失的事情,否则就会人神共弃,自尝苦果,饱受追悔莫及之痛。

    若叫周笑笑说,这苏含笑死在杨子贡的手中,何尝不是誓言应验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但是说到底,苏含笑虽然行事作风,一直不受她待见,但对方到底不是大奸大恶的人,会一意孤行,也是女儿家情窦初开,难以自控心中的情愫罢了,虽然有错,但不该为此丢了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周笑笑的眼中一丝寒芒闪现而过,声音彻骨冰寒的说道:

    “含笑你安心的去吧,今天我也在这里向你起誓,就算眼下我再卑微,无法奈何杨子贡这个郡侯。但是这辈子,只要有我在,终有一日我要叫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,活得凄凄惨惨,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要了他的性命,而会一步一步推着他走向绝望的深渊。若不叫他用潦倒的一世赎罪,如何能抵消你我两条人命,惨死在他手中的这笔血债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话一说完,双手合十间,向着苏含笑消散的地方,凭空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而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朦胧晦暗的意识深处已然不见了,转而眼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景象。

    尤其耳边传来的阵阵晨起欢愉的鸟鸣声,还有鼻间淡淡的青草芬芳的气息,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提醒着周笑笑,她确实没有随着苏含笑一起消失,而是就此一体一魂重获新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