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:起死回生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自鸣得意的站在石阶上,自言自语了一会的杨子贡,提着灯笼向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当走到二三十米远,石阶的一个拐角处时,杨子贡就瞧见,苏含笑就斜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但头撞在石头上鲜血流的满脸都是,甚至因为石阶的磕碰,她的左脚踝,彻底的骨折了,小半截裂开的骨头,都支出到皮肉外来了,看着分外的吓人。

    而杨子贡巴不得苏含笑死透些呢,上前谨慎的查验了下鼻息,还有脉搏后。

    再确定苏含笑,不但浑身骨头尽数骨折,人也断了气,一命呜呼后。

    杨子贡总算露出满意至极的笑容,更是对着苏含笑的尸身,假模假样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三小姐,你死了以后,可别变成鬼来纠缠我。要怪你就去寻那周笑笑报仇吧,若非她附在你身上,又多次出现与我为难,那我杨子贡又岂会为了自保,而对你痛下杀手呢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就见杨子贡将腰间挂着的一个小竹筒,解下来丢在了苏含笑的身边,而后笑吟吟的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你这个女人,之所以会死,也与你的愚不可及分不开关系。明眼人谁瞧不出来,在你和红兰小姐之间,我杨子贡大小也是个郡侯,岂会选择你一个侯府弃女。不自量力的前来找我,将一体双魂的秘密尽数告知,相约你来后山,苏含笑你竟然真就一点提防都没有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何会约你在寅时见面吗,因为再过一个时辰左右,这天就要蒙蒙亮了。到时旁人就算发现你,瞧见你身旁专门用来采集露水的竹筒,也会以为你是上山采露,无意间失足滑下石阶而死的,谁也不会把你的死,和我牵扯到一处,旁人只会以为这是场意外罢了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在得意的狞笑了两声后,反复确认现场,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他的蛛丝马迹后,立刻扬长而去了。只留下苏含笑渐渐凉透僵硬的身体,凄惨至极的斜躺在石阶上,浑身伤处的鲜血已然将她的衣服都染成殷红之色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等到天蒙蒙亮时,这山间本就爱起大雾,雾气一上来自然就会凝结出露水。

    若是有过晨起上山,采药捕猎经验的人就会知道,这早上大雾天,尤其是太阳没出来前,若在山上走一遭,那杂草树叶间的露水,足可以将衣服甚至是布鞋全都给打湿打透,水气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得没一会的功夫,石阶上不但都变得湿漉漉的,就像下过一场牛毛细雨似得。

    就连已经尸身僵硬透的苏含笑,她的头发上,也凝结上稀碎的露珠,而她受伤手掌向上的右手心,也渐渐变得湿漉漉起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雾气和露水,越聚越多,苏含笑右手掌上的那道伤口,渐渐的被露水给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就见本来化为掌心一块印记的水滴玉佩,竟然凭空幻化成虚影,慢慢悬浮在了苏含笑的尸身之上。

    接着这玉佩的虚影,绽放出柔和的华光,最终化为点点月光般的稀碎光点,向着苏含笑的尸身洒落而下。

    那光点落下的同时,就见得满地的鲜血,全都被光晕包裹成一滴滴的血珠,向着苏含笑的身体无声的浸去。

    不但衣服上的血色尽褪,就连尸身也从新恢复了柔韧,甚至就连一身严重的骨折伤势,也全都恢复如初了,

    而苏含笑的尸身,此刻不但发生着,翻天覆地的转变。

    其实在她的意识深处,因为玉佩印记,被伤口破坏,而不得不承受烈火般煎熬之苦的周笑笑,突然就觉得浑身轻盈起来,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折磨了。

    诧异之下的周笑笑,不禁愣了愣,而后就自言自语的猜测道:

    “这苏含笑将手掌割破,按理说不可能隔天伤口就愈合的。莫非这丫头又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,所以才急忙忙的恢复伤势,想叫我出去帮她。说起来我能以一缕残魂留恋在世上,也算是承下她不小的人情了,可这个苏含笑啊,我纵使想将她视若妹妹般的照顾着,可对方当真是太叫人寒心了,这回说什么,我也懒得再管她了。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,就算苏含笑怎么相求,都不想再现身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谁成想她话音才落,就听得背后传来一阵哽咽的啜泣声,还有苏含笑阴柔空灵的轻唤:

    “笑笑姐笑笑姐,我死的好惨啊,都怪我不肯听你的劝阻,明明知道杨子贡做下毒杀你的事情,却还妄图以为,自己是侯府千金,他瞧不上你,却一定会爱重我。结果却害的我自己身死山间,尸身僵硬透了,都无人发现为我收敛,妹妹我当真死的好生凄凉啊。”

    在意识深处,周笑笑从未听过旁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 加上苏含笑此刻的哭声,凄凉空灵的很,骤然一听,真是叫人汗毛都会根根倒竖起来。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周笑笑,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后,就赶紧转身望去,结果就看见身穿血衣,脸色惨白的苏含笑,赫然就站在她的身后,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呢。

    周笑笑自己也是做过冤魂厉鬼的,苏含笑此刻的样子,虽然鬼气森森,但她稍稍适应了下,就不觉得怕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赶紧上前,想要拉住苏含笑的手,问问究竟怎么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苏含笑是故意将掌心划破,伤口弄的极深,所以周笑笑适才,犹如火烧般的煎熬,比之上次强了数倍有余。

    所以这期间,苏含笑做了什么,备受煎熬,气息极为微弱的周笑笑,根本无暇分身去暗中留意,所以她对于杨子贡暗中出手迫害的事情,直到此刻也是浑然不知的。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伸出去的手,在握向苏含笑的时候,对方的手却化为一道虚影,根本难以碰触到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,那神色间的担忧,是如此的焦急。

    苏含笑不禁凄然一笑,潸然泪下的摇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真容,原来姐姐生的这般美。以前啊总是听你,对我千叮咛万嘱咐,可妹妹我却觉得厌烦,甚至认为你全是虚情假意,不过是想哄弄住我,为了多掌控我的身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看见笑笑姐,我才知道就算你如何的生气,至少是真的对我有着一丝丝的关心。可是我知道的太晚了,姐姐你无需上前,我马上就要走了,还望姐姐万事珍重,也替我好好的活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