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:红豆米糕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话一说完,根本不管沈氏那备受打击,想要上前安慰解释的凄楚样子。

    就见苏含笑冷着脸,一把将沈氏直接推开,任由这个生母的后腰都撞到桌角上了,她的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动容,转身直接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等到一路负气的,回到了自己下榻的香客房间后,苏含笑坐着生了好一会的闷气,最终就像下定什么决心般,一拍桌子后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福宝你进来一趟,我有事情吩咐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话音才落,就见得福宝,就赶紧推门进来询问道:

    “小姐,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小的去做,是不是这屋内的茶凉了,我这就叫小丫鬟们,赶紧给您从沏一壶送来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闻言,却烦躁的摆摆手,对着屋内四下一通的乱指后说道:

    “这屋内有老鼠,刚刚可把我吓得不轻,福宝你去给我弄些毒鼠的砒霜,若不四下撒些,今天晚上还怎么能睡个安稳觉。”

    福宝闻言,眼中不禁露出困惑之色,毕竟这镇国侯府的女眷,身份何等尊贵,凌烟观一早就将香客雅间全给备好了,甚至还熏了香,怎么可能有老鼠躲在屋里呢。

    可是苏含笑发了话,加上她脸色难看的厉害,福宝也不敢多问,连忙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这福宝不得不说,做事确实麻利干练,这凌烟观地处半山腰上,而修道之人追求天道合一,对小动物都不喜打杀过甚,观中自然是没有砒霜的。

    但是福宝偏偏就是有办法,下了山在农户家,寻了小半包的砒霜回来。

    等到苏含笑接过砒霜后,她先是满意的接到手中,可紧接着整个下午,都显得惴惴不安,在房内走来走去的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苏含笑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守在外面的福宝,赶紧迎上来询问道:

    “小姐,那砒霜撒下去后,可有毒到老鼠,要不要小的进去瞧一眼,省的真有老鼠死在里面,您回头瞧见,又该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闻言,却将房门紧紧的关上了,接着忙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砒霜我自然一点不剩都撒好了,只是老鼠到没瞧见中招,可能刚刚真的是我眼花瞧错了,这屋内本来就洁净的很。因此这件事情福宝你就不用费心了,陪着我去这观内的后厨一趟吧,母亲舟车劳顿的,想来又该没有食欲了。我准备亲自做些糕点给她送过去,也方便她入夜后,若是饿了好用来果腹。”

    福宝本就机灵嘴甜,当即连忙笑着恭维道:

    “就知道小姐心里,最惦念的就是夫人了,不但将竹心姐姐,还有松果全都送去服侍夫人,此刻都来了道观,还不忘亲自做糕点尽孝。若夫人瞧见小姐您送去的糕点,必然心里欢喜,就算再没有食欲,也会吃上几口的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面对这番赞许,她却表情很不自然的笑了笑,接着更是心虚不安的低语道:

    “但愿娘亲真能喜欢,毕竟是最后一次,给她尽尽孝心了,以后她就算想吃也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苏含笑这话,自语间说的声音实在太小了,所以福宝根本就没听清楚,她到底讲了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福宝想要询问的时候,苏含笑却摆摆手,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这凌烟观虽说全是女道姑,但我一个堂堂的侯府千金,在人前做糕点,也委实不合身份。因此福宝你先快步赶去后厨,将道姑们暂时屏退出去,就说本小姐稍稍借用下厨炤,叫她们多担待着些。”

    别瞧苏含笑在侯府内,不太受待见,但是就凭着她是镇国侯府的嫡出千金,外人还是颇为恭敬,不敢违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此等到苏含笑进了后厨,就瞧见里面,果真是空空如也,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当即她就将福宝,一早帮她准备好的半碗红豆馅端到近前,接着又从袖口里,将那用来毒老鼠的砒霜取了出来,稍稍犹豫后,她还是将这毒药撒在了馅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总说欠女儿我的东西太多了,女儿不用你还,但却想借你的性命一用。其实柳姨娘说的对,只要你还活着,旁人想到你是罪臣之妹,就会连带着小觑我苏含笑的。现在我已然回了侯府,已经不需要和你相依为命了娘亲瞧着你日日被病痛折磨着,女儿也确实不忍心,所以还不如你早早的走了,我就能彻底摆脱沈家的谋逆污名了,你也不用日日服药,受尽煎熬了。时间久了,旁人想不起我的娘是罪臣之妹,只记得我是镇国侯的女儿,那含笑我的日子就会好熬很多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没了你的拖累,我就不会连累到子贡的前程,他与我是两情相悦的,到时自然也不会去寻苏红兰了。所以娘亲,你可千万别怪女儿心狠,你不是总说什么都可以为我牺牲吗,只盼着我过的好,那现在机会来了,你就安心的去吧,以后女儿会照顾好自己的,就不劳您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毒杀生母,所以等到苏含笑,颤颤巍巍的将一碟子红豆糯米糕捧出来的时候,根本不敢亲自给沈氏送去,因为她也怕看到,这个娘吐血暴毙在她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因此她将糕点递给了福宝,接着深吸一口气,稳了稳心神后说道:

    “去将糕点送到母亲房里吧,切记别叨扰到夫人,直接交给竹心,她办事妥帖,知道什么时候该将糕点送进去。以免母亲若吃了药正休息到了,再被你给打扰醒来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红豆糯米糕的毒,是苏含笑亲手下的,可她是为了摆脱沈氏这个亲娘的拖累,却不想暴露自己,跟着一起送命。

    因此苏含笑自然要找个替罪羔羊的,而竹心最得周笑笑的重视,对方自然就成了她的眼中钉。

    所以苏含笑才会吩咐福宝,必须将糕点经由竹心的手送给沈氏,为的就是叫对方,在东窗事发后去做替罪羊,这样她才能将自己安然的保全下来。

    对此自然是毫不知情的福宝,虽然觉得苏含笑今天的吩咐,全都怪怪的,但他还是点点头,马上端着糕点前往了沈氏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