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:华服美饰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红兰的瞧不起,还有言语莽撞,事后虽说齐氏不愿周笑笑存下心结,还亲自来探望过她。

    但未免不必要的麻烦沾身,周笑笑就此深居简出,哪怕事后具她所知,杨子贡出入锦宁院,比之过去还要勤快一些。

    可她好意提醒过一次,既然人家不听,她自然不会费力不讨好的,再次上门劝阻的。

    而一晃又是七八日过去了,随着明天就是前往凌烟观,赶赴宁贵妃相邀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齐氏也给各院的子女们,送来了秋天的新衣,还有一应的贴身用物。

    松果年纪小,虽说才来到侯府时,她胆怯极了,不敢说话,不敢走动,终日都低着个头,就怕做错事挨罚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一久,加上周笑笑确实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子,到底松果年纪小,那活泼好动的性子,可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见松果从屋外一进来,望着琳琅满目的衣服,绣鞋,以及珠钗首饰,各色的摆件时,她不禁笑嘻嘻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,这大夫人待您真是极好的,适才奴婢去账房领茶叶时,可是瞧得真真的,这各院各房送去的东西,您的比红兰小姐的都多,在一众小姐中,也就仅次于清君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松果眼睛发亮的,拿起一对金丝嵌五色水晶的流苏耳坠,忽的压低声音,神秘兮兮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而且小姐您不知道,奴婢偷偷的往大小姐院里,要被送去的珠钗首饰上仔细瞧过了。别看样式也很多,可是要奴婢说啊,那精巧的做工,还有样式的新颖程度,可远远不及咱们金香院送来的这些珠钗首饰呢,可见在大夫人心里,是多看重小姐您。”

    自己小姐受嫡母的欢心喜爱,这自然是件好事,所以就见竹心不禁也跟着露出了笑容,更是指着那送来的八套秋装襦裙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快瞧,大夫人是多将你的话放在心上,前阵子来闲坐时,夫人问了句您喜欢什么颜色款式的衣服。结果小姐也不过是随口说,喜欢对襟小褂,百褶及腰的下装套穿襦裙,您瞧瞧这送来的可全是您最喜的款式呢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小姐偏爱暗雅的素色,这些罗裙也都是藏青,湖蓝色的居多,稍微鲜艳些的,也都以橘色,绛红色,这些偏暗的料子,裁剪做成新衣。虽说这些颜色的衣服,看着略显沉重老成,但上面配上月白,浅粉,碧色的花鸟纹饰,瞬间就变得清新脱俗,又不失端庄稳重,可见夫人在小姐的这些新衣上,必然是下了一番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竹心和松果的满脸喜色,饮了一口茉莉香茶的周笑笑,却显得极为从容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府上的嫡次女,嫡母本就不是个苛刻刁难之人,为了告诉府中上下,她对待所有子女全都一视同仁,所以这份额自然是要按嫡庶长幼来配送。当然了,若我只是一个回到府中,就忍气吞声的可怜虫,恐怕全府上下,也无人会在意我的吃穿用度。所以啊,今时今日咱们金香院所得的一切,那都是咱们自己争取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嫡母眼中,我是个对她有用的人,之前四妹对我当众无礼,她会想尽办法,在规定的份额内,花心思哄我开心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一会竹心你去锦宁院代我向嫡母道谢一声,叫她心里踏实,知晓我没因为四妹的事情,与她生分就可以了。若过分的道谢甚至是巴结,只会叫人看低,平白显得小家子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周笑笑的话,竹心和松果,都受教的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且她们两个,真是觉得只要跟在周笑笑的身边,哪怕这位主子瞧着年岁也不大,可总是能说出些,发人深省,受益匪浅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她们俩都很喜欢,跟在周笑笑的身边侍奉着。

    一想到明天就要去凌烟观了,松果迫不及待的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,明天启程前往凌烟观,好不容易能出府,去瞧瞧外面的景致,要不您带着我得了,竹心姐姐稳重,还是留下来照看院内一切的好。”

    世家贵族的女子,尤其像周笑笑这种未出阁的,因为不能轻易出府抛头露面,所以一年到头,能离府游玩一番的次数,真是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贴身侍婢的,主子都不能离府,做奴才的当然更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所以难得能出去一趟,竹心一见松果,竟然张嘴就要把机会夺过去,虽然她们两个平日里,相处的和亲姐妹似得,但她还是焦急的忙说道:

    “好啊松果,一听说有的玩,马上就想撇下我了是不是。其实这院里,福禄福宝兄弟俩,留下一个就成了,小姐身边哪能缺人照顾,还是叫我也跟着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凌烟观的枫叶,红如火焰,漫山遍野全都是,那景致就如同身处红色山河之中,美轮美奂的很呢,奴婢也好想亲自去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瞧着竹心和松果,那没骨气到,互相争着要去的斗嘴样子,她不禁掩嘴轻笑间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你们两个,我又没说不带着你们。只是我此行,会陪伴在嫡母身边,这锦宁院的丫环婆子,必然是要带上一堆人的,不会少了伺候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的意思,是想调你们两个,去夫人身边伺候着。母亲身体不好,出府赏玩,就宝珠一个在她身边,我如何能安心。到时叫福宝跟着我,真有事跑个腿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内眷出游,换成老夫人主事那会,自然是不待见沈氏,也不会相邀她同往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主事的人,已然换成了大夫人齐氏,为了拉拢周笑笑,也为了给沈氏脸面,她自然是一并相邀的了。

    毕竟内宅的女眷,除了还未解了禁足的段姨娘,全都前去赴宴。

    沈氏不在府中还好说,如今她就在金香院,若单独撇下她一个不带着,周笑笑也会脸上无光,私底下不知要被人讥笑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而沈氏原是不想去的,上回老夫人相邀赴宴,都闹得如此不愉快了,沈氏现在,就想待在金香院内,一个外人都不想瞧见。

    是周笑笑觉得,沈氏这般心情郁结,再将养身子,早晚还得病倒。

    所以她这才替沈氏做了主,应下齐氏的相邀,同往凌烟观赏游,全当舒缓下心情了。

    而且到时当着外人的面,周笑笑料定,楚老夫人不会过多苛责沈氏,以免坏了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到时她有意再护着些,想来出不了什么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