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:毫不领情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其实挺诧异齐氏竟然能相中杨子贡,还大有一副,真动了要将他招为女婿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她和苏红兰,都是侯府的嫡女,这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可这嫡出之间,那也是有差别的,至少她徒有嫡女之名,却处处不受待见,必须步步为营才能在府中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苏红兰就不同了,她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,父亲和母亲,两边都是权贵世家出身,这就注定了她的身份,是极其尊贵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不禁疑惑的微一皱眉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您多心了,汝南郡侯只是教导过我礼仪,因此私下彼此才来往的密切了些,但我对他可没有别的情意夹杂其中。但我有一点,却委实想不明白,四妹出身尊贵,远不是我能比的,按理来讲,她就算下嫁皇子,将来成为嫡王妃,那都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汝南郡侯,在地方到也算是个贵族,可和咱们镇国侯府苏家一比,说他是小门小户都不为过。嫡母你不将四妹妹高嫁,偏偏要将她低嫁给杨子贡,如此岂非要误了她的一生,说句多嘴的话,笑笑觉得此事似有不妥。”

    齐氏想招谁为女婿,周笑笑从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,她更不想出言去干涉,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知道,杨子贡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面兽心之辈,不想瞧见再有女子,被他那道貌岸然的样子给哄骗了,她这才多嘴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是再瞧齐氏,一听说周笑笑,对杨子贡并无男女之意,她在暗松了口气的同时,苦涩一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啊,你应该也知道,我出身左武将军府这的确不假,但我其实也是个庶出。只因当年,我的嫡母不愿叫我嫡出的长姐,给侯爷做续弦,觉得有辱身份,委屈了她的爱女。而我呢又心高气傲,不愿因为是庶出,将来婚事掌握在嫡母手中,被她故意低嫁,默默的过完一生,所以我自告奋勇,主动向父亲提出,甘愿给比我大了整整十五岁的侯爷,做了第三任的续弦妻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年轻时的心酸事,齐氏的眼圈不禁红了,用锦帕微微拭泪后,她这才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可是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心高气傲的个性啊,在这侯府大宅里,也早就被磨的快没了棱角。就是因为亲身经历过,所以很多事情看开了的同时,也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。笑笑或许你现在还未嫁人,根本无法领会到,但嫡母还是想告诉你,高嫁未必就是件好事,外表再如何光鲜亮丽,背地里的心酸隐忍,又有几人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相反的,若是当年,我不争一时的长短,只是嫁给一个小官小吏,看着婚事是被嫡母给耽搁了,低嫁过的不如意。可有左武将军府这个娘家在,那在小门小户里,就算是公婆,甚至是夫君,碍于我娘家的势力,谁敢给我半分的脸色瞧。纵使身份不够尊贵,就是一般的官家夫人,可那又能如何,咱们做女人的,注定不能像男人般建功立业,一辈子也就围着内宅大院生活,不看人脸色,活得事事顺心,那才是最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当年,虽然和杨子贡都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,可终究被对方算计的,一条性命毒害而死。

    所以嫁人为妻的不易与辛酸,还有婆媳间的矛盾,她确实没有什么心得。

    但是齐氏话里的意思,她也算听懂了,瞧着对方一片慈母之心,更加被触动的周笑笑,她不免再次从旁规劝道:

    “嫡母一心为了四妹妹,这份不求子女荣华富贵,只求他们日后幸福如意的心,当真是叫人动容。不过这杨子贡,我昔日曾听云亲王提及过,好像人品并非他表现出来的这般好,甚至于他昔日曾有过的那个未婚娘子,在身死一事上与他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还将女方家的产业,全都给占为己有了,嫡母你该知道,很多人那都是知面不知心的。所以笑笑在这里,还是希望你能私下里,多多打听一下,以免被有些人斯文有礼的表面功夫在给蒙骗了,到时可就真要耽误四妹妹的一生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常言道,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说就绝对不会错。

    而此刻周笑笑,因为不想杨子贡那禽兽不如的东西,再用一副假斯文的样子,去蒙骗了无辜女子,这才多番劝阻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送走杨子贡的苏红兰,却在瞧见齐氏回来了,就欢欢喜喜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适才,又只顾着和齐氏说话,并未留意到身后靠近的苏红兰,所以她的一番话说得也没有顾忌,所以全被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当即就见苏红兰,马上气的脸颊通红,一把将周笑笑向着旁边推开,而后气鼓鼓的指着她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您别听她胡说八道,别看她摆出一副,好像是关心我的嘴脸。可实际上我心里清楚的很,她根本是自己对子贡有意,瞧着人家不待见她,也不想搭理她了,心中埋怨妒忌之下,这才在此污蔑子贡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苏红兰娇生惯养长大,她本就瞧不起这个,从乡下回来的三姐。

    加上后来她们在学习礼仪时,又对杨子贡都很钟意,彼此闹得更是不睦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若非齐氏拦着,苏红兰的巴掌,都快直接冲着周笑笑的脸上招呼过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泼辣至极,犹如小辣椒似得苏红兰,周笑笑不禁暗暗苦笑,但也立刻告辞的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,该说的,不该说的,我今天确实讲的太多了。信与不信,您和四妹自己斟酌即可。眼下瞧着四妹妹情窦初开,纵使我说什么她也是听不进去的,还望嫡母务必要替红兰,好好把关才是。如此女儿就先告辞了,省的我留下,四妹一会就该更加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这情窦初开的女子,心心念念的本就全是意中人。

    加上苏红兰脾气火爆,因此周笑笑都走出挺远了,而对方那破口大骂,对她诋毁不休的话,仍旧是滔滔不绝的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