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:杖杀灭口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确实没想到,岚霜姑姑竟然肯私下,如此的提点她。

    一愣之后,周笑笑还是立刻微微颔首,相谢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祖母唤我过去,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,承蒙姑姑抬爱,这次提点的恩情,我必牢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岚霜姑姑闻言,却摆摆手,风平云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只是看着三小姐颇为投缘罢了,我本就不是侯府的人,待来日大小姐出嫁后,我也算功臣身退了,到时就会离开侯府,回家乡过几天安逸无忧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的功夫,宜安院也到了,而周笑笑还未迈步进去,在院门处她就听到女子的凄厉惨叫声,断断续续的传来。

    等到守着院门的小厮,进去回禀,老夫人允许她进去后。

    周笑笑迈步进了内院,就立刻瞧见,柳姨娘身边的那个贴身侍婢翠荷,竟然正被死死的按在院中央,受着庭杖之苦呢。

    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下,但周笑笑却未失态的多言多语,反而来到正堂内,就对着楚老夫人,以及陪坐在侧的镇国侯,还有齐氏见礼请安。

    原本对这个三孙女,可谈不上多喜爱的楚老夫人,却不料今天竟然慈眉善目的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好孩子快起身吧,回到府中休息了几天,老身这精气神恢复过来后,再得知你昔日落水一事,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。毕竟柳姨娘,自从入了侯府,就是循规蹈矩,与人为善,若说她故意针对你啊,这话祖母我可是断然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你不受委屈,也为了叫无辜的人,不要白白受了责罚,因此老身就算费些精神,此事也接管过来,亲自彻查了一番。结果闹了半天,这一切的事端,全是翠荷这个贱婢暗中挑唆起来的,简直是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因为从岚霜姑姑那里,已然知道了老夫人,想保下柳姨娘的那份私心。

    所以打从周笑笑一进了院子,瞧见被打的后腰血肉模糊的翠荷时,老夫人想要将过错,全推到一个奴婢身上的心思,她就已然猜到了。

    眼下一瞧老夫人,果真和她预料般的,说出这番袒护柳氏,让翠荷沦为替罪羔羊的话时,周笑笑简直是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并且在下一刻,她没有据理力争,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,反倒很心悦诚服的翩然施礼道:

    “有劳祖母费心了,既然此事得以水落石出,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了,如此到是我冤枉了柳姨娘,当真是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虽说回府时日不长,但是镇国侯却也品出来了,他这个自小不在身边看着长大的三女儿,可不是个好糊弄的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难缠。

    所以眼瞧周笑笑这次,竟然如此痛快的妥协了,镇国侯不禁都是一愣,但随即就颇为高兴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不愧是本侯的女儿,正所谓家和万事兴,你能如此识大体,知进退,本侯瞧着也甚为欣慰。说起来还是母亲明察秋毫,这才叫此事这般快的水落石出了。正好琳琅也在您这,不如叫她出来,当面和笑笑化干戈为玉帛,都是一家人哪来的隔夜仇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位高权重,他每日要忙,要去费心的事情太多了。

    手握的权势有多大,他就有多担心,有一日被取而代之,或者荣华尽灭的一天。

    因此这后宅内的事情,说到底都是家事,也是一群女人的事情,他根本就不想去查个水落石出,究竟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这些妻妾,只要能叫他觉得身心放松,心情愉悦,那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谁对谁错,又是谁算计了谁,只要闹得别太出格,影响了侯府百年的声誉,镇国侯懒得管,也根本不愿去刨根问底的追究。

    他所追求的,就是一大家子的表面和气,内里就算斗的你死我活又如何,几个女人之间的争斗,在他看来,与朝野相争比起来,那就和孩童过家家没有区别,根本入不了他的眼,也根本不值当他为此费心。

    而镇国侯发了话,很快就见得柳姨娘,就从内堂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柳氏也确实很会做事,一上来就直接快步来到周笑笑面前,又是主动请安,又是去拉她的手,哽咽啜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,都是妾身教导无方,才出了翠荷这等,欺上瞒下,搬弄是非的刁婢。平日瞧着她本分老实,所以她讲的话,我才觉得颇为可信。结果这个贱婢,明明知道三小姐是无辜的,却还睁着眼睛说瞎话,在我和侯爷面前说了天大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的柳姨娘,当即又讨好乖巧的看向楚老夫人,满脸佩服的赞叹道:

    “亏得是姨妈您老回来了,明察秋毫之下,马上审问出这翠荷是因为不满于之前,做事不当心,打碎了我珍爱的琉璃花瓶,被我训斥的这件事情。所以怀恨在心,这才暗中报复,故意挑拨是非下,叫我和三小姐闹的不睦,她好从旁看笑话,当真是好歹毒的心肠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被这般奉承着,自然听得很是满意,眯着眼,含着笑的直点头,显然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结果,也算是皆大欢喜了,可偏偏齐氏实在听不下去,这柳姨娘满嘴胡说八道的话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愤愤的站起身,指着被庭杖到,就快断气的翠荷说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您这是屈打成招,您未归府前,这翠荷一直都是媳妇我来审问的,并且这两日她已然熬不住心里的那根弦了,询问我若是肯如实招供,是不是能放她离府,并保她家人不受牵连。这翠荷话里话外,很明显她的背后就是有人指使的。区区一个侍婢,借她个胆子,想来也不敢拿府中小姐的清白开玩笑,更别谈报复自己的主子了,这根本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正被柳姨娘奉承的,极为受用满意的楚老夫人,可想而知此刻齐氏的话,该有多叫她厌烦了。

    就见楚老夫人,当即一拍椅背,满脸气愤的训斥道:

    “齐明欣,你就算是将门之女,可入了侯府,你就得给老身守好为人妻子,为人儿媳的本分。老身是你的婆婆,你没能力将事情彻查清楚,叫我这个老婆子一回来就要劳神费力,亲自审问翠荷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适才那番话,莫非是公然在说,老身处事心偏的很,故意睁眼说瞎话不成,你好大的胆子,当真是气死我了。怀仲啊瞧瞧你给为娘娶回来个什么样的忤逆悍妇,这样的儿媳,老婆子我可真是消受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