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:雨中包扎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马上就要落得个,横死当场的惨烈局面,连她自己都被吓得双眼紧闭,无力回天之时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只觉得自己右脚踝,被人一把扯住了,往前冲去的势头,也是为之一缓。

    等到她的腰身,也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,搂住的时候,周笑笑总算长松了一口气,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小命的保住了。

    双眼被吓得还未敢睁开,头顶上方,就已然传来,楚云宸那熟悉的声音,还有对方劈头盖脸落下来的骂声:

    “你这妮子,平日里瞧着一副机灵狡黠的样子,可真到出了事的时候,你是傻子不成,旁人欺凌你,那你到是还手打回去啊。只知道惊呼尖叫的去撞石头,这次算你命大被本王给救回来了,下次你要还这么蠢,我都懒得再救你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本就被吓得不清,适才虽未被撞个头破血流,可她的额头也是在那石头的菱角处,险之又险的擦过去的,所以此刻额上也被划出了个小拇指长短的伤痕出来。

    本就被楚老夫人,欺凌的够狠了,现在又莫名其妙挨了骂,饶是周笑笑一向心性再稳,可她也是个女子,也有柔弱的一面,当即眼圈一红,就哭唧唧的小嘴一瘪嚷嚷道:

    “楚云宸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当我不想反抗吗,我要有你那么俊的功夫,我早把这些人给打趴下了。你当我想任人欺凌吗,若我有你皇亲贵胄的身份,他们别说动手伤人了,早就满脸堆笑的小心侍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身尊贵,又是个孔武有力的男子,你的优势就摆在那里,我比不得,也从未羡慕过,但这不是你说教我的资本。若你我的处境调换一下,你未必能如我这般,在侯府内艰辛的生存下去。我是什么身份,一个打从娘胎里还没降世,就被丢出侯府的弃女罢了,下人都敢不将我放在眼中,你知道我活得又有多不容易,你凭什么在这指责我,就因为你的优越和出身不凡吗。”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那仰着头,倔强的看着他,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云宸才忽然发现,他适才的话,似乎真的说重了,将这个丫头的自尊心给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就在楚云宸懊恼的,想要解释他不是这个意思,甚至要放低身段,说两句致歉的话时。

    却不料跟着他一并来了侯府的楚亦宣,这位太子殿下,却先一步将周笑笑拉到了自己的身边,并一脸维护之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云宸堂兄,我与三小姐,到底教习过一段礼仪,自然更熟络一些。所以她就交给我照顾吧,堂兄还是快去看看清君小姐吧,她是个女子,若在雨中跪的久了,恐怕会伤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本来伸手,就想将周笑笑扯回自己身边的楚云宸,一听这话不仅伸出的手,默默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向着跪在雨中的苏清君,那柔弱的背影看了一眼,楚云宸到底没在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只是不喜的看了楚亦宣一眼,接着他就快步上前,将苏清君扶着站起身来,解下身上系着的披风,围在了对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并且楚云宸这般,性格乖张,阴晴不定的人,竟然还亲自为苏清君撑起了油伞,那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温柔体贴,真是将堂内苏柔婉等一众女子,羡慕的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苏清君这边,有楚云宸这个未婚夫照顾着,而周笑笑那边,到也并不形单影只,因为楚亦宣撕了衣袖,竟然不够穿戴有失体统,并亲自帮她包扎起了额头。

    周笑笑感觉着,楚亦宣那指尖,偶尔轻触到额头的举动时,虽然她被雨水淋湿,浑身都微微发冷的直打寒颤,可脸颊却飞快的升起红云,更是语带追忆的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算起来,这都是太子殿下,你第二次相救我了。您的恩情,我真是都不知道,究竟要如何去还才够了。”

    楚亦宣闻言,却儒雅的微微一笑,接着就看似打趣的接话道:

    “想感谢还不容易,要不三小姐以身相许吧,用一生的陪伴,报答我的恩情,本殿下觉得如此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是真没想到,如楚亦宣这般,一举一动都极为稳重妥帖,又斯文有礼的人,竟然也会说出这般孟浪调侃的话。

    她向来自认口齿算是伶俐的,但这回却不知该怎么去接这话了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被楚亦宣的话,逗弄的整个人都难为情到,不敢去瞧对方,心也如小鹿乱撞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额头上因为敷药,而传来的刺痛感,总算叫她的理智,再次又战胜了心里泛起的那一丝丝甜蜜缠绕的情愫。

    马上想起来,沈氏已然被强行扯出了院子,周笑笑脸色不禁一变,再顾不得包扎了,直接就要跟着追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她才一动,就被楚亦宣拉着胳膊,强行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楚亦宣到也是心思缜密之辈,就见他马上看出了,周笑笑在担心什么,因此立刻安抚的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沈夫人无碍,适才我和堂兄赶来的时候,瞧见你娘被侯府恶奴强拉硬拽。我已然制止了,并且叫你身边,追出去阻挠的那两个丫鬟,竹心和松果将沈夫人先行送回金香院了。有我这个太子,外加上堂兄这个亲王一同力保,不会有人再敢妄动你们母女的,笑笑你只管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那边将苏清君领回正堂内的楚云宸,他武功高,耳力眼神自然也极好。

    所以楚亦宣的话,还有周笑笑那担忧沈氏的神情,他全都一点不落的听见也瞧见了。

    当即就见楚云宸,冷着的脸,更加阴沉上了三分,并且带着质问的口吻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本王若没记错,那丫头在回府的当天,是同我楚云宸求得的恩典,叫她母亲沈氏,得以留在府中陪伴她,同时将养身体。此事当时侯爷也是应允的了,怎的如今才过去一月有余,你就要翻脸变卦,莫非你是根本没把本王放在眼里不成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此刻,真是哭死的心都有了,他真想告诉楚云宸,放眼整个帝都,谁敢不把他这位活祖宗放在眼里,这可这是太冤枉他了。

    可心里如此想,镇国侯口中,自然不敢将这话说出来的,就见他只得硬着头皮,连连告罪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是本侯处理的不当。说起来也是因为那沈氏蠢笨,惹得老夫人不悦。这亲娘下了吩咐,我这个为人子女的,当然也要表个态度才成。其实啊我也就是想叫沈氏,离府小住一段时日,等老夫人不再生气了,立刻就将她再给接回来。只是这话没有明说,到是叫王爷误会了,这真是本侯的不该,还望王爷海涵,太子殿下息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