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:纷纷求情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是如何才得以回府的,楚老夫人自然暗中留意过,因此当然晓得。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搬出了楚云宸,纵使将来这位煞星,是要做楚老夫人孙女婿的人,可她听到云亲王三个字时,这心里也是一阵的打怵。

    尊卑有别,皇亲贵胄与臣下之家,自然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即便将来楚云宸真做了老夫人的孙女婿,那见了面她也是要客客气气,长辈的架子那也是断然没资格摆的。

    所以一时间还真不敢妄动周笑笑的楚老夫人,可她心里如何咽得下这个恶气。

    因此思来想去,她眼睛里狠厉之色闪过,决然的伸手一指沈氏说道:

    “三丫头你提醒的可真好啊,没错我与你生母,确实算不得婆媳了,所以她一个被我苏家休了的女人,有什么资格还重新踏入镇国侯府的大门。所以,来人啊,将这个女人给我立刻赶出府去,老身不想再多看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本来就是故意激怒楚老夫人,希望对方将所有的愤怒,都对准她一人,别再伤了沈氏。

    可是这楚老夫人到也真不是个善茬,震怒之下,这么快就冷静下来,并且借着沈氏被休的这件事情,马上进行了回击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一见沈氏,马上被三五个婆子,强行的往正堂外拽去,她急的不行,上前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但是楚老夫人哪里肯叫周笑笑如愿,当即就看向镇国侯,声音哽咽的说道:

    “怀仲啊,瞧瞧你生的好女儿,这是要气死老身不成。湘惠当年为何会死,还不都是这个沈氏给克的,如今为娘我一瞧见她,也是胸闷气促,说不上来的烦躁,若她还留在府里,恐怕娘的这条命,早晚也得被她克死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孝道大于天,一见老夫人再说上两句,眼泪似乎都要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镇国侯连忙安抚的同时,也对身边站着的李安,这位府中的大总管吩咐道:

    “快叫两个老妈子,将三小姐带回金香院去,不许她继续在这里撒野。至于沈氏,备好马车立刻将她送回月湾村去,派人看着她,这辈子都不许她再踏出村子半步。”

    一得了镇国侯的吩咐,李安立刻怨毒的看了周笑笑一眼,接着就将府中,最壮实的婆子,调来了四个,将她给围住了,不许她去搭救沈氏。

    这李安和秦妈妈,那是上了岁数,老来得女才生下子娟这个孩子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他们捧在手心里疼着,宠着的爱女,就是因为周笑笑,却沦落得要日日受苦,做尽挑水砍柴的下等活,他们夫妻俩,早就将周笑笑都给恨到心眼里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有机会刁难周笑笑,李安自然不会客气,而这四个老妈子,也算是他手底下得力的人。

    因此一早就得了吩咐的几个老妈子,强行扯着周笑笑要将她送回金香院的同时,私底下却是故意推推搡搡,对着她又掐又拧,下了不少的黑手。

    等周笑笑实在忍不住,痛哼出声的时候,早在一旁看得委实不忍的齐氏,她那耿直的性子,也算是仗义了,竟然站起身来,立刻求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,侯爷,你们瞧今天这大雷雨,恐怕要一整日都不会停歇的。沈夫人身体一向羸弱,受不得马车的颠簸啊,而且她现在浑身都被雨水打透了,送回乡下又无良医能为她立刻驱寒诊治,弄不好会有性命之危的。所以我恳求老夫人,至少等雨停了,再叫沈夫人离开可好,还有笑笑这孩子,其实是个妥帖懂礼的,叫几个婆子对她推推搡搡,委实不妥,不如我亲自送她和沈夫人回金香院吧。”

    齐氏话一说完,就要撑伞去将,被强行拉扯得,跌坐到雨中的沈氏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她才转身,连步子都没来得及走出正堂的门呢,老夫人已然恼怒的一戳拐杖呵斥道:

    “我说媳妇,你别以为我赶沈氏离府,没来得及说你呢,你就真的没有半点错处。想善心泛滥的去帮人,你还是先好好的给老身反省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琳琅多温婉温顺的一个人,她可是我的外甥女,可你竟然为了子虚乌有的事情,怂恿着怀仲非要将她给禁足了你才甘心。你可是正室啊,连这点肚量都没有,传扬出去你不要脸面,也别拉着我们镇国侯府陪着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这满堂之内,府中的小辈可都在场呢,当着这些子女的面,被老夫人如此不留颜面的训斥。

    齐氏此刻都自身难保了,尴尬的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爱莫能助的停下脚步,她这个做媳妇的,除了把这口气给忍下来,自然也不能将楚老夫人真的如何。

    否则说的越多,她越是犯了不孝之罪,到时难看的还得是齐氏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齐氏才一落座,叫人谁都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个站出来,为周笑笑母女求情的人,竟然是苏清君。

    就见苏清君,竟然直接走到正堂外,跪在满是雨水的长阶上,神色真挚的恳求道:

    “祖母息怒,我与三妹,之前小有接触,她只是才回府中,一切规矩礼数有些不周罢了,但她绝无冒犯您的意思。还有沈夫人,到底昔年,我也叫过她一声母亲,眼下瞧着她病容憔悴,于情于理孙女都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清君想在这里恳求您,就叫沈夫人留在府中吧,哪怕只是暂住,也请叫她将病养好了再离府也不迟。到底她也曾是父亲,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,我镇国侯府不能如此无情无义,这也有损父亲的声誉,旁人会说父亲刻薄寡情的”

    先有齐氏的阻挠,后又有苏清君跪于大雨里,恳切的求情。

    所以一众拉扯着沈氏的下人,到不知该如何办了,纷纷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则趁此机会,一把推开身前挡路的老妈子,向着沈氏所在处,就快步想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就站在一侧的李安,却不肯叫她如意,就见这位侯府的大管家,极其阴毒的竟然抬起脚,故意去挡周笑笑的路。

    而满眼满心,此刻都落在,虚弱不已的沈氏身上的周笑笑,加上大雨将她的眼睛,弄的也有些模糊睁不开。

    所以毫无防备之下,周笑笑被绊了个正着,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,她整个人都离地向着前面,重心不稳的跌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她的额头正对着的,就是院内围着花圃,用来装饰的菱形方石,这若撞上,必然要落得个头破血流,性命难保的下场不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