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:雨中争执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深知,这府中若论起,最不能开罪的人,恐怕就当属楚老夫人了。

    因此她身边的下人,周笑笑是愿意客客气气,给上三分薄面的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虽然态度已经极好了,并且所求,只是不再淋雨,去更换湿衣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秦妈妈,却重新板起脸来,适才避开周笑笑一礼,而稍微让开的路,又被她上前一步,给堵得死死的了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,奴婢之所以在这里,也陪着您站在大雨之中,就是因为老夫人觉得你不守规矩,不懂孝道,要好好的罚一罚你,而我就是监督之人。其实要奴婢我说,这场雨下的可真是及时,三小姐跪在雨中,被从头到脚这么一淋,想来头脑清醒了,就该知晓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,才叫老夫人如此不悦。”

    秦妈妈倚仗有楚老夫人撑腰,一番不分尊卑,对周笑笑冷嘲热讽的话,那说的可谓相当不留面子了。

    可秦妈妈眼瞧,周笑笑不言不语,就站在那里低着个头,只当对方是被楚老夫人吓破了胆,当即她讥讽一笑,接着刚刚的话,压低几分声音的又嘲弄道:

    “别看我家老夫人,这段时间人在别苑避暑,可这侯府内的事情,桩桩件件哪一个能逃得掉老夫人的法眼。三小姐你身份卑贱,是从沈氏这个下堂妻的肚子里爬出来的,所以你和府中的小姐比不得,就算占了个嫡出的身份,你还真想摆主子的谱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柳姨娘可是我家老夫人的亲外甥女,结果你到好,竟然害的柳姨娘被禁足,三小姐你可真是好本事啊。还有我那可怜的女儿子娟,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,可现在竟然去了杂洗院当差,这都是你害的。你还是好好的跪下继续淋雨吧,若真的就此病了,那府中还消停了呢,这是好事,奴婢得成全你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本来周笑笑,不想招惹楚老夫人,可是耳中听着,秦妈妈那话一说完,得意至极的戏虐笑声时。

    周笑笑就明白了,今天就算她再如何处处忍让,恐怕还是要被刁难,甚至会觉得她软弱好欺,加倍羞辱于她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始终低着头的周笑笑,扬起下巴,双眼微眯注视着秦妈妈,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浅笑说道:

    “本来吧,我念在你也是个下人,在这大雨的天,监督我也只是听命行事罢了,所以我觉得和你之间,没有必要去争论什么。可是如今秦妈妈的一番话,我也算听明白了,你是替祖母当差不假,可也是在给柳姨娘鸣不平,更是为了你那以下犯上的女儿,故意刁难我呢是吧,那既然如何,我与你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,哪怕你是祖母身边的老奴仆了,可没规没矩,同样该罚。”

    当周笑笑骤然变得凌厉的眼神,向着秦妈妈瞪去的瞬间。

    秦妈妈只觉得心都一颤,还没等她想明白,这个打从一见面起,就唯唯诺诺的三小姐,怎的忽然就像变了个人似得呢。

    就见得周笑笑,已然一个箭步上前,扯住秦妈妈的衣领子,将她向着正院内,防备着火,而准备的两口大缸处,强行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见周笑笑,更是不由分说,将秦妈妈的头,向着装满水的铜缸内,就直接按了进去。

    直到秦妈妈,双手一阵乱挥,珠钗落地,披头散发,被水呛得也就剩下半条老命的时候,周笑笑这才冷哼一声,将手给松开了。

    大口喘息,总算缓过一口气来,险些没被硬生生憋死的秦妈妈,她气得手指发颤,指着周笑笑厉声喊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好放肆,我可是老夫人身边的,你竟然敢如此戏耍我。此事我一定要告知给老夫人,叫她老人家给我做主,到时你就等着吃不了丢着走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已然将丫环手中的伞,拿来给自己撑着的周笑笑,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,很轻巧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啊,秦妈妈你赶紧去告诉祖母,到时她老人家必然会传唤我去近前,同你当面对质。到时我也想问问祖母,她老人家罚我下跪,也是一心为了我好,希望我记住之前的教训,下回能规规矩矩,更有侯府千金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祖母何时说过要我淋雨,就算我娘是下堂妻又如何,父亲和嫡母都承认了我这个女儿,祖母她老人家回府第一件事,也是要见见我这个从未谋面的孙女,秦妈妈当时也在侧,祖母也认同了我的身份,难道你区区一个下人,却不将我视若主子,觉得我好欺不成。我到想问问祖母,这是何道理,秦妈妈可想瞧瞧,到时咱们就竟谁会先被严惩。”

    面对周笑笑,渐渐脸色冰寒下去的质问,才从地上狼狈站起身的秦妈妈,不禁被问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虽然在气势上,秦妈妈已然输了阵势,可是倚仗楚老夫人,狐假虎威惯了的她,岂会甘心吃下这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秦妈妈,竟然睁着眼睛,耍赖起来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的话,恕奴婢实在听不懂。我怎么不敬着你了,又何来刁难一说,你可不能因为是府中的主子,就随便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生前经商那会,什么刁滑的人没见过,没应付过。

    正所谓无商不奸,就秦妈妈这两下子,和那些狡猾如狐的同行一比,其实这些后宅女子,那些所谓的手段,终究因为格局本身就太小,在周笑笑眼中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她当即笑了,继续步步紧逼的走向秦妈妈说道:

    “行啊,秦妈妈你若这般底气十足,那我们这就去寻祖母吧。你试想一下,咱们两个同时犹如落汤鸡般的站在祖母,还有父亲嫡母的面前,然后各执一词,他们是信你一个下人的话,还是更该体恤安慰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将,就算祖母有心维护你又能如何,我才是她的孙女,哪怕我与她老人家祖孙女缘分浅薄,可是你是她的人,为表公允,也为了叫侯府小一辈的人,觉得她慈爱有加。秦妈妈到时被重重严惩的只会是你,所以你还不打算放行叫我离开吗。我可不管你私交与柳姨娘有多好,连她都是我的手下败将,现在被发落禁足了,就凭你一个奴婢,也敢来刁难我,当真是瞎了你那狗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