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:对天起誓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本来重新听到周笑笑的声音,对于此刻跪在大雨之中无助的苏含笑来讲,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求也求了,好话也说了,周笑笑还是不肯帮她的时候,苏含笑就想着软的不行,那就来硬的。

    当即她就将右手掌从新摊开,言语间充满威胁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我年轻不懂事,就算冒出些糊涂的想法,你也该多担待才是。要知道咱们可是一体双魂,我苏含笑过的好了,你也才能有好日子得享。若你对我不闻不问,那我实在也没有留着你的必要了,难道你想看着我再一次划破掌心,将你困在意识深处,动弹不得,备受苦楚不成,恐怕这也不是你想面对的局面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不禁被气乐了,更是语带嘲弄的说道:

    “含笑妹妹,看来你对我还是不够了解啊,我周笑笑虽是女子,但最恨的,就是被人威胁。谁要自以为聪明的,在我面前卖弄不休,能拿捏住我的七寸。那一般这种人,最后我都会叫她付出惨痛的代价。而且我本是已死之人,与其苟且偷生,你有本事,就叫我立刻魂飞魄散好了,毕竟是你更需要我,有我你才有好日子可过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被这番话,呛得哑口无言,可不得不说,周笑笑讲的确实很对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她们之间就是一种公平的交换关系,周笑笑帮她扫清障碍,而她拿出时间去做交换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确实不欠她的,而又不敢真的将掌心再次划破的苏含笑,她当即是彻底老实下来了,可怜巴巴的服软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那你说我究竟要怎么做,你才肯从新帮我。要不以后你出来两天,我出来一天还不成嘛。”

    反正当时和周笑笑就有约定,她只在一年的时间里,与她交替出现。

    为了能叫周笑笑,再次出手帮她,苏含笑也是豁出去了,竟然肯再次将时间,更多的分给对方去支配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,却没有贪心的应下,反倒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只有像我这种死过一次的人,才知道生命到底有多宝贵,所以我不会过多暂用你的时间,咱们还是一人一天轮流交替出现。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情,其一不可故意去弄伤右手掌心上的水滴印记,其二你可以不配合我,但也不能成为我向杨子贡复仇的绊脚石。你只要起个重誓,我就再信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听闻周笑笑的两个要求,苏含笑的神色间,立刻就露出不愿之色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,适才楚老夫人那不怒自威,吓人至极的眼神,苏含笑简直都没勇气,再次面对这个亲祖母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在雨里继续跪着,也为了在侯府之中,还有一席之地叫她容身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苏含笑,就算满心的不愿意,可还是一咬牙,点点头后,竖起三根手指,指尖直指向雷声滚滚的天空说道:

    “那好,不就是发誓嘛,我现在就遂你心愿。我苏含笑在此对上天起誓,答应笑笑姐适才的两个要求。若有违背,人神共弃,叫我自尝苦果,追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的话才一说完,也不知是凑巧,还是真的有天人感应,一个比之前,都要大的雷声,轰隆隆的传来,接着更是一阵的电闪雷鸣,将乌云密布的天,都硬生生照的通亮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想敷衍周笑笑,所以誓言发的,并未往心里去的苏含笑,被这雷声吓得,当即浑身都一激灵。

    心虚之下,她不免焦急的连声催促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,你说的我也照做了,你现在总该现身帮我解围了吧。毕竟我这副身体真淋出个好歹来,你也得一同难受着,咱们是一体双魂,谁也丢不掉谁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何尝不知,若起誓就能叫人因为敬畏神鬼,从此不再表里不一,那这世上岂非全都是坦诚相待的人了,哪里还有那些个阴谋算计。

    说到底这誓言,不过是周笑笑,希望苏含笑在针对她时,能在心里稍稍起到些警醒的作用,那她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示意苏含笑,将随身携带的千梦丹服下,而等到下一刻她的双眼从新睁开的时候,已然是周笑笑接管了这副身躯。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,当即完全无视楚老夫人的交代,直接就从满地泥泞的雨水里站起身来了。

    而楚老夫人身边,自打嫁入侯府,就是陪嫁跟过来,从她的贴身侍婢,一直做到现在掌事妈妈的秦氏,她被吩咐监督苏含笑罚跪,此刻就站在廊前呢。

    因此这秦妈妈,一瞧这位惹得她家主子不悦的三小姐,竟然没得了吩咐,就敢自己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秦妈妈的脸色立即就沉了下来,更是叫小丫鬟,替她撑着伞,几步就来到了周笑笑的近前,将进入内院的路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见此,不禁脚步停下,而后抬头间笑吟吟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知您又是我苏家的哪位长辈,笑笑我才回府,对苏家的亲戚还不甚了解,您告知后,也好叫我请安见礼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要翩然施礼,本来绷着个脸的秦妈妈,就算她是楚老夫人身边,最倚仗信任的人,可说到底她仍旧是侯府的下人,这府中嫡出小姐的一礼,她自然不敢托大的去受下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秦妈妈,被周笑笑这以退为进的举措,逼的顿时慌了手脚,连忙向旁避开这一礼,而后有些声音急促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说笑了,我是老夫人身边的秦妈妈,当不得您的拜礼。”

    其实瞧着秦妈妈的穿戴,虽然比寻常下人要体面,但一瞧就不是府中的主子。

    还有她站在廊下,一瞬不瞬盯着她瞧的样子。周笑笑早就猜到,她是老夫人派来,监督她罚跪的奴婢。

    只是老夫人身边的亲信,不好一上来,就没因由的得罪,周笑笑这才故作糊涂的去施礼,实则就是为了逼秦妈妈方寸大乱,这才能给她摆脱困局,营造出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后,马上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祖母身边的人啊,可秦妈妈不去侍奉祖母她老人家,在这里拦住我的去路作甚。眼瞧这大雨倾盆,恐怕一时半刻非但不会停,更有越下越大的趋势。所以还望秦妈妈将路让开,我要回后院梳洗换下湿衣。”